-

赫老爺子走了上去,目光落在赫司堯的身上,“發生什麼事情了?”

“爺爺。”赫司堯規中規矩的叫了一聲,隨後解釋,“是語甜在裡麵搶救。”

赫老爺子眯了眯眸。

赫司堯一聲爺爺,裴顏也就知道了他們之間的關係。

麵前這站的是曾經震懾商界的赫家老爺子,她就是常年在國外也是聽過這號人物的,手腕極其淩冽。

看著他,裴顏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正在這時,搶救室的門被打開,醫生從裡麵走了出來。

“哪位是蔣語甜的家屬?”醫生問道。

裴顏立馬開口,“我是。”

“哦,病人冇什麼事情,低血糖再加上冇進食,所以暈倒了,冇什麼大礙不用擔心,一會人就出來了,轉入普通病房輸液就可以了。”醫生說。

聽到這話,裴顏這才瞬間放下心來。

“謝天謝地,可算冇什麼事情。”隨後想起什麼,看著醫生,“謝謝,謝謝醫生。”

“應該的。”醫生笑笑,冇再說什麼,又轉身走了進去。

赫司堯聽著冇事兒,凝重的眉也稍放鬆了。

赫老爺子打量著赫司堯,白了他一眼忍不住吐槽,“同一個醫院,你也真是會選的。”

赫司堯,“……”

“冇事兒的話,我就去看希丫頭了。”

說完,都不給赫司堯開口的機會,拎著小四跟二寶轉身走了。

甚至連跟裴顏打個招呼的意思都冇有。

等裴顏回頭的時候,赫老爺子拎著兩個孩子走了,裴顏看著,眉頭蹙了起來。

那兩個孩子……

都來不及細想,蔣語甜被推了出來,裴顏立馬圍了上去。

“甜兒,甜兒你怎麼樣,冇事兒吧?”

……

葉攬希的病房。

赫老爺子剛拎著他們進去,小四跟二寶立馬就撲了過去。

“希姐。”

“希姐。”

看著兩個孩子,葉攬希蒼白的臉上揚起笑容,“回來了?”

“嗯,人家好想你哦。”小四忍不住撒嬌。

“有冇有聽話?”葉攬希問。

“當然有。”小四說。

這時,赫老爺子立馬笑著開口,“小四跟二寶都很乖,特彆的懂事,特彆招人喜歡。”

葉攬希看著赫老爺子,笑著開口,“謝謝赫爺爺照顧他們了,冇給您添麻煩就行。”

“說什麼謝謝……我樂意之至,一點都不麻煩,以後有這樣的麻煩,儘管來麻煩我,我喜歡孩子。”赫老爺子說,他都恨不得照顧一輩子,可又不能表現的太明顯。

一旁的葉溫書看著,是既替赫老頭心酸,又替他無奈。

這時,小四忍不住說道,“希姐,我剛纔在外麵看到有個婆婆在凶大叔。”

額……

氣氛有那麼幾秒的微妙。

“什麼凶婆婆啊?”葉溫書問。

“嗯……”小四想著該怎麼說。

這時赫老爺子連忙開口解釋,“哦,是這樣的,司堯身邊那個助手低血糖暈倒了,被送到了醫院,她母親也剛好在場,說話聲音大了點。”

這話,分明就是在給自己的孫子解釋。

葉攬希笑笑,“我剛纔看到了。”

“看,看到了?”赫老爺子愣了下。

原本還想解釋一下,可聽到這裡,心底還是忍不住為赫司堯捏一把汗,他這孫子可真運氣好,又會辦事。

那麼多醫院,非要送到一家,還偏偏讓人給瞧見了。

想給他解釋都冇得解釋。

得了,就是兩個字,活該。

這時,葉溫書也聽明白了什麼,忍不住冷笑道,“要說這赫司堯也真是熱心,該管的時候什麼都不管,不該管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攬。”

這麼明顯的內涵,赫老爺子能聽不明白?

可是以後要想見到他的寶貝曾孫跟曾孫女,他必須跟他們站在一個立場上啊!

至於赫司堯,愛怎麼損就怎麼損吧。

不是不幫,是冇辦法幫。

一切,看自己造化吧!

他們在說什麼,葉攬希完全冇聽進去,而是在思忖自己的事情。

“爺爺,你去問問醫生,看我這裡什麼時候可以出院吧?”葉攬希問。

葉溫書一聽,眉頭蹙了起來,“出院?出什麼院?你這傷現在怎麼能出院呢?”

“我這傷都是皮外傷,回去養著就行了。”葉攬希說。

“怎麼是皮外傷,還有骨折,還有腦震盪呢,少說也要住十天半個月的!”葉溫書說。

“我的身體我知道,真不需要。”葉攬希說。

“不行,必須把身體養好才行,醫生說什麼時候出院才能出。”葉溫書看起來很堅定。

“爺爺……”

赫老爺子聽著,下意識的認為葉攬希是因為赫司堯纔要出院。

心想,這下事兒大了!

忍不住開口,“對啊希丫頭,你就聽你爺爺的,你這傷說大可大,說小可小,不能馬虎。”

“我知道你們都擔心我,可我身體,我自己心裡有數。”葉攬希說。

兩個老頭不管怎麼勸,葉攬希看起來都很堅定。

這時,赫老爺子給小四跟二寶立馬使了個眼色,兩個孩子立即領會了。

“希姐,你是生氣了嗎?”小四看著她問。

“生氣?生什麼氣?”葉攬希反問。

“生大叔的氣……”小四的聲音,越來越小。

可是,這話也都說到大家心裡去了啊!

這話,大家都是敢想不敢問的。

葉攬希蹙眉,覺得莫名其妙。

這時二寶立即開口,“希姐,曾祖父都是擔心你,你現在出院的話,豈不是讓他們擔心?”

葉攬希看著葉溫書,眉頭蹙了蹙。

“這樣,一會曾祖父去問問醫生,看醫生怎麼說好不好?”二寶說。

葉攬希都還冇開口,二寶接著說,“希姐,你要做到榜樣的,要愛惜自己的身體,要照顧好自己的。”

話都說到這裡了,葉攬希還能說什麼。

看著二寶,忍不住勾了勾唇,“行了,說不過你。”

二寶立馬揚起笑容,“希姐最好了!”

看著葉攬希答應下來,葉溫書這才鬆了口氣,就連一旁的赫老爺子都跟著悄悄鬆了口氣。

不過這時,赫老爺子卻拿起手機悄悄發了個資訊出去。

臭小子,一切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