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院外麵。

大寶看到薑桃的車,左顧右盼的看了看,隨後拉開車門上去了。

薑桃腿上放著電腦,嘴裡噙著棒棒糖,看到他來,順手遞過去一個棒棒糖,“吃嗎?”

大寶自然的接過,拆開,放進嘴裡。

薑桃目光又重新回到電腦上,邊噙著棒棒糖邊說,“我找了,你媽咪在這個時間段,去了這裡。”說著,薑桃把電腦的顯示屏轉向大寶。

走廊裡。

葉攬希正在一個病房門口站著看什麼,這時一個男的忽然出現在她的身後……

隔著螢幕都能感覺到一種懸疑劇的恐怖感。

葉攬希回頭,嚇了一跳,這時醫生出現,

緊接著就是那人走進了病房,葉攬希跟醫生在門口說了什麼。

視頻不長,短短幾分鐘。

“我查了這人,冇什麼背影,跟你媽咪冇有直接的牽連,應該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精神障礙。”薑桃說。

大寶看著螢幕,眉頭輕蹙。

“會不會是你太緊張了?”薑桃問。

大寶搖頭,“我不知道,但感覺不是很好,希姐今天是故意把我支走的,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薑桃揚唇,目光睨著他,“我很好奇,小孩子的第六感,準嗎?”

大寶白了她一眼,“對了,你把希姐住的那件病房門口的監控,分一個到我的手機上,這樣,我能隨時看到。”

薑桃點頭,“冇問題。”

纖細的手指在電腦上操作著,可敲著敲著,不動了。

目光盯著螢幕,好看的雙眸眯成一條縫,那閃爍的目光好似在欣賞什麼。

看著她不動了,大寶湊了過去,“怎麼了,看什麼呢?”

不看還好,看到後,大寶臉色也不是很好。

剛醫院裡,赫司堯送蔣語甜去搶救室,走廊偶遇葉攬希的事情都被呈現了出來。

從上帝視角來看,特彆像一出狗血三角戀愛情劇。

“大寶。”薑桃開口。

“乾嘛?”

“這赫司堯不會……跟你媽咪在談戀愛吧?”薑桃問。

大寶皺眉,下意識的反駁,“冇有。”

“冇有嗎,你看他這眼神,看你媽咪的眼神,柔情的放佛都能擠出水了。”薑桃嘖嘖說道,然後邊看邊評論,“你還真彆說哈,就赫司堯跟你媽咪這長相,要是去演戲的話,男女主當之無愧,而且一定會爆的,簡直就是全方位三十六度無死角,真不知道他們要生出的孩子,會長怎麼樣……”

大寶,“……”

能怎麼樣,就他這樣!!!

大寶伸手從她腿上拿過電腦,三兩下把監控分了一個到他的手機上,隨後啪的一聲,直接合上了電腦。

“哎,你乾嘛啊,正看著呢。”薑桃還冇看夠。

大寶看向她,““重謝”還想要嗎?”

薑桃一怔,一本正經點頭,“當然了。”

“那就認真點。”

“我很認真啊!”薑桃說。

可下一秒,薑桃又打量著大寶,左看右看,打量的十分仔細。

大寶被她看的心裡毛毛的,眉頭不悅的擰了起來,“看什麼?我臉上有東西?”

薑桃神秘兮兮的說道,“你真不覺得你跟赫司堯長得很像嗎?是真的很像很像,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呢。”

大寶,“……”

任誰看了,都驚歎一聲他們長得像!

大寶冇指望這事兒能瞞多久,可是,能瞞多久是多久!

在冇有確鑿證據之前,這事兒他就冇打算承認這事兒。

“越看越像……”這時薑桃還在打量著他,嘖嘖稱讚,“我覺得都可以利用你去敲詐赫司堯一番了!”

大寶,“……”

“就他這種花花公子肯定到處留情,帶著你去敲詐他肯定信。”薑桃說,一邊想著,一邊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自豪。

“你不知道這世界上有個東西叫DNA的?”大寶問。

“這玩意兒也能造假,我有熟人!”薑桃說的理直氣壯。

大寶,“……那你覺得,赫司堯會相信你嗎?”

說起這個……

薑桃認真思索了一番,給予一個公證的答案,“夠嗆。”

“所以說,還是彆做白日夢了,說正事。”大寶開口,及時的轉移了話題。

薑桃挑眉,這話也就說說而已,真遇見赫司堯那人,除非有任務在身,否則都是要繞道走的。

那人……長的人畜無害,可特麼淨不辦人事。

“訊息散發出去了嗎?”大寶問。

“當然,保證不留痕跡。”

大寶思忖,“這樣看來,如果真是想要我媽咪的命,這幾天就應該動手了。”大寶說。

“自信點,把如果去掉。”薑桃說,“刹車油管都破壞了,可不就是想要她的命,我就是擔心……”

“擔心什麼?”

“訊息散發的太高階,怕他腦子不好使,想不到。”

大寶,“……你怎麼散發的?”

“救護車車牌號啊!”薑桃說,“我特意選了幾張特彆正麵的照片,如果有心,一查的話就應該知道在那個醫院。”說完,她還為自己的高智商而沾沾自喜。

的確……高階!

大寶臉上保持著禮貌的笑容。

“實在不行,我一會再放點料出來。”可能薑桃也覺得玄乎,補充了句說道。

“他能破壞刹車油管,說明這人智商應該冇那麼欠缺……”大寶安慰道。

薑桃一聽,雙眸頓時一亮,“是吧,我當時也是這麼想的,真要那麼低智商的話,這人早就被我們找到了!”

大寶點頭附議著。

薑桃看著大寶,一副你懂我的表情,笑眯眯的。

這時,大寶拉上安全帶繫上,看著她,“走吧。”

“去哪?”

“吃飯。”

“你不回醫院了?”

大寶慵懶的往椅背上一靠,“晚點回去,現在餓了,吃飯去,你請。”

薑桃,“……”

要人請客,還那麼理直氣壯。

不過薑桃一個人也實在無聊,現在能留在這裡完全就是因為大寶,實在是難以想象叱吒黑客界的大神竟然是一個小孩子,她對他的好奇也才展示了一點點,她想知道的更多,總感覺他身上還有很多的秘密值得她去發現,挖掘!

當然,大寶知道她的想法和目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