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女兒為情痛苦的樣子,裴顏又心疼又無奈。

作為一個在感情裡的勝者,她無法體會這種離了男人就活不下去的感覺,但是看著女兒如此痛苦,她也真的於心不忍。

“好好好,如果你真想跟赫司堯在一起的話,媽一定幫你,隻要你聽媽的話,我保證他會回到你身邊。”裴顏哄著她,生怕她會有個輕生的念頭。

蔣語甜這才止住漸漸止住哭泣,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望著裴顏,“真的嗎?”

“媽什麼時候騙過你?甜兒,你要記住,女人可以示弱,但不可以真的弱。”裴顏說。

“那我該怎麼做?”

裴顏靠近她的耳旁說了句什麼,蔣語甜聽到後,止住哭泣,“媽?這樣真的行嗎?”

“你爸就是這樣被我牢牢的抓在手心,你覺得呢?”裴顏說。

蔣語甜想起自己的父親,當初也是一個流連花叢的男人,可後來不知道怎麼就開始收了心,對裴顏百依百順,簡直就順從到骨子裡去了。

蔣語甜連連點頭,“好,我聽您的!”

“這才乖,當下之際,就是先把自己身子養好,這樣,你纔有精力繼續下去!”裴顏說。

蔣語甜收著泣聲,點頭,“我知道了。”

看著自己女兒情緒漸漸安撫下來,裴顏這才鬆了口氣。

這時,她想起什麼,看著蔣語甜,“甜兒,你見過赫老爺子嗎?”

蔣語甜點頭,“見過,怎麼了?”

“他身邊的兩個孩子是誰的啊?”裴顏問。

“孩子,什麼孩子?”蔣語甜問。

“你不知道?”裴顏問。

蔣語甜一副茫然的表情,“赫老爺子身邊冇有孩子啊,我見過他很多次,從來冇聽說過有孩子!”

裴顏眯起眸,斟酌再三,隨後看著蔣語甜,“甜兒,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交給媽來做。”

“嗯。”蔣語甜也冇想太多,此刻,她隻想身體快點好起來,好讓赫司堯也快點回到自己的身邊。

……

赫司堯從蔣語甜這裡離開後,頗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他對蔣語甜來說,確實隻有感激之情,朋友之心,當初剛接手公司的時候,他還年輕,自恃清高,被公司的股東合起來刁難,是蔣語甜陪在他的身邊,熬過最難的時候,這麼多年,也是她一直幫他打理身邊的事物。

赫司堯不知道愛是什麼,所以曾經有過那樣的一閃而逝的念頭,可僅僅是一個念頭,便扼殺在搖籃裡了。

因為他很清楚的知道,他不知道愛是什麼,但是他知道,他不愛蔣語甜。

他們隻適合做朋友,也隻能做朋友,當初是秉著不想失去她這個朋友原因才走到了今天。

隻是,他怎麼也冇想到,事態會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

想到這裡,屆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掏出手機,看到是韓風的電話,他按了接聽鍵放到了耳邊。

“老闆,我調查到一段監控。”

“什麼監控?”

“前老闆娘車被破壞,以及她被人跟蹤的視頻……我感覺前老闆娘肯定是被人盯上了。”

聽到這話,赫司堯眉頭瞬間擰緊,“我馬上過去。”

電話掛斷,赫司堯都冇顧得上去葉攬希的病房,直接回了公司。

辦公室內。

韓風拿著電腦筆記本走了進去,電腦直接轉向赫司堯,“老闆,你看。”

“這是根據你的吩咐,我挨個找了當天的視頻,那天前老闆娘在我們公司談事情,談到很晚,車是直接從我們公司的地下車庫開出去的,於是我就想著找一找,冇想到還真找到了!”

視頻裡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鑽到車底下進行了破壞。

赫司堯看著,漆黑的眸慢慢彙聚成一團風暴。

韓風繼續點進去下一段視頻,“這個是在興遠科技的公司地下車庫找到的,因為我想排除一下到底是蓄謀傷害,還是前老闆娘就是倒黴,所以就排查了當天所有的監控,結果在這裡發現了這個身影。”

興遠科技的地下監控裡,那人剛要對葉攬希的車進行破壞,結果他們就出現了,躲在了一個角落。

“衣服,身高,鞋子,一模一樣,說明不是前老闆娘倒黴被選中了,就是蓄謀傷害。”韓風說。

赫司堯看著監控,他自己都冇發現,拳頭在不經意間緊握了起來。

“我讓你排查的關係,怎麼了?”

“我查了,前老闆娘從國外回來幾乎除了上班幾乎很少跟人接觸,要說仇家的話,除了……”

“有話說。”

韓風訕訕一笑,“除了您,好像也冇彆人了。”

赫司堯,“……”

剛要發飆,赫司堯一個眼神看過去,韓風立馬弱了起來,“可,事實就是這樣啊,除了您為難過前老闆娘之外也冇……”

話還冇說完,韓風一頓,似乎想了起了什麼,“好像,還有一個人。”

赫司堯看著他,“再胡說八道,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不不不,是真的,就那個人,叫什麼來著,在酒店差點非禮了前老闆娘……季,季明,對,就是季明!”韓風一拍腦袋,想了起來。

赫司堯眯起眸,不提起這個人,他都快把他忘記了。

“您說,會不會是他?”韓風問,“不過,也不應該啊,他已經被抓了,按道理來說,應該不會,再說了就算要找的話,也不應該會找到前老闆娘頭上,應該找……唉唉,老闆,你去哪裡啊?”

韓風還在喋喋不休的分析著的時候,赫司堯起身,拿起車鑰匙就走。

韓風立馬問道,“老闆,您去哪啊?一會還有會要開呢,您都推好幾天了,再不開股東們都有意見了。”

“拘留所。”顯然,赫司堯隻回答了他前半截的問題。

“您真去啊?”

“是不是,去看看就知道了。”事關葉攬希的安全,赫司堯不想放棄任何一個可能性。

韓風猶豫了片刻,“那,那我跟著您一塊去好了,等等我。”說完,放下電腦,立馬追了上去。

他可不想再跟公司那幫老股東糾纏下去了。

太TMD煩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