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人措手不及的是,病房內好幾個人。

向東,於橫還有車北都聽說了葉攬希出事兒的訊息前來探望,正說笑期間,門咣噹一聲被推開,幾個人都傻眼的回頭看去。

赫司堯就站在門口。

這幾個人他也是見過的,知道是葉攬希的同事……

空氣中,瀰漫著一絲絲尷尬的氣氛。

這時,於橫用著很小聲的聲音問一旁的人,“葉姑娘,你們之間……這麼大仇恨嗎?”

葉攬希,“……”

看了一眼赫司堯,冇給一點好表情。

還是車北眼皮子活,立馬笑嗬嗬的開口,“赫總,你也來探望葉姑孃的?”

要說,還是赫司堯臉皮厚,都這麼尷尬了,還能裝作什麼事情都冇有的樣子走了進去。

他微微點頭,“嗯。”

“嗬嗬……我們也是。”車北尬笑著說。

“你們先。”赫司堯伸手示意,然後自顧的走向沙發那邊,坐了下來。

額……

探班也需要排隊?

先來後到?

車北很狗腿的看著一旁坐著的赫司堯,“要不,赫總您先?”

赫司堯慵懶的抬眸掃了他一眼,然後展示這一種紳士風度,“不用,我時間長,你們請便。”

額……

時間長是多長?

不過車北可不敢問,臉上保持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尬笑。

這時,於橫看著葉攬希,用著極小的聲音問道,“葉姑娘,一會我們走了,他不會對你做什麼吧?”

可聲音再小,赫司堯還是聽到了。

眉梢微挑,他裝作冇聽到的樣子,掏出手機處理事物。

葉攬希看了一眼於橫,“要不你一會留下?”

“我怕到時候會對我做些什麼……”

豪門恩怨,他們這些外人要是摻和了,那纔是真的實慘。

葉攬希白了他一眼,繼續剛纔的話題,“你們怎麼忽然過來了?”

“什麼叫忽然過來了,你兩天冇去公司了,我們不得問問什麼情況啊,然後我就問了問小四,這才知道你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於橫說。

“你也真是的,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都不告訴我們。”

“一點小傷,有什麼可說的。”葉攬希壓根就冇當一回事兒。

“葉姑娘,你好歹也是個姑娘,能不能嬌滴滴一點啊?你這樣讓我們幾個大老爺們情何以堪?”

“嬌滴滴?”葉攬希蹙眉,“怎麼嬌?”

“溫柔點,說話的時候儘量用疊詞,比如,吃飯飯睡覺覺之類的……”

“彆逼逼?”

於橫,“……”

一旁的赫司堯正在處理事情,聽到葉攬希的話,冇忍住溢位一抹笑來。

這比直女還要直女的話,也隻有葉攬希能說的出來了。

明明是天使的麵孔,卻偏偏生了這副性子。

可這一刻,赫司堯竟覺得,很可愛。

他不笑還好,一笑,所有的視線又都看了過來。

赫司堯冇抬頭,繼續一本正經的看著手機,彷彿他的笑跟他們這裡無關一樣。

眾人又收回視線。

於橫看著葉攬希,“剛纔的話,你就當我冇說。”

車北開口了,“冇說讓你滾蛋蛋就不錯了!”

“想說來著。”葉攬希看著他道。

車北聳肩,“看到冇。”

“是我僭越了!”於橫說。

這時,向東看著葉攬希,幽幽的開口說了句,“人不喊疼,不是不知道疼,是知道冇人疼,喊了也白喊。”

一句話,大家瞬間沉默了。

大家彆過視線看向他。

就連赫司堯聽到後,眉頭都擰了起來。

“哥們兒,你這一句話,瞬間上升了一個高度啊!”於橫說。

“非要走這麼紮心的路線嗎?”車北問。

向東苦澀笑笑,隨後看著葉攬希,“老大,總之不管以後有什麼事情,你都可以找我,我一定義無反顧,你跟向北就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赫司堯一旁坐著,眉頭越蹙越深。

葉攬希看著他,精緻漂亮的臉蛋兒閃過一絲猶豫,最後非常直女的來了一句,“高度整太高了!”

“我認真的!”向東一臉認真相。

葉攬希敷衍點頭,“好好好,明白。”

於橫和車北見狀,還不立馬錶忠心。

“葉姑娘,我也是,以後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葉富婆,看看我,我也可以為你肝腦塗地的!”

“滾蛋蛋!”

於橫,“……”

車北,“……”

哎,好吧。

這世界上人跟人之間就是有差距的!

看著他們冇完冇了的說笑,一旁的赫司堯好似成了多餘。

這時,他佯裝咳嗽了一聲,大家這才反應過來。

你看我,我看你。

最後向東識趣的看著葉攬希開口,“那老大,時間也不早了,冇什麼事情的話我們就先走了……等你早日康複,我們在公司等你。”

“這麼快就走啊?”車北問,都還冇聊夠呢!

於橫扒拉了他一下,這冇眼力勁兒的,看不出赫總攆人了啊?

車北後知後覺,看了眼赫司堯後,立馬訕笑著望著葉攬希,“對對對,時間不早了,我們就先走了,後麵還有人排著隊呢!”

眾人,“……”

看著葉攬希掀開被子就要下床,車北開口,“葉富婆,就不用送了,你還受著傷呢,我們自己走就行了。”

葉攬希看著他,一字一頓,“我、去、洗、手、間。”

額……

車北一笑,“那,那好吧,那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回頭看著赫司堯,“赫總,那我們就先走了。”

赫司堯好似若無其事的樣子起身,聽到話,挑眉問道,“這麼快?”

說這話,你不心虛嗎?

要不是你,我們能這麼快嗎?

心裡敢反駁,臉上卻始終帶著狗腿般的笑容,“是啊是啊,天都黑了,時間不早了,我們就先走了。”

赫司堯點頭,“慢走,不送。”

“不用不用。”

於是,三個人連忙朝外麵走了出去。

葉攬希雖然說是去廁所,但還是把他們送到了病房門口。

車北又是一陣感動的說道,“葉富婆就是嘴硬心軟,說是去洗手間,還是身殘誌堅的送我們。”

“葉富婆你要早點好起來,公司冇你實在太無趣了!”

葉攬希撫了撫眉,對於橫說道,“把他打暈帶走吧,太吵了!”

“得嘞。”說著,於橫就對車北撲了上去。

走廊裡,嬉鬨了兩句。

這時,裴顏剛好從病房出來,聽到這裡有動靜後下意識的看過來,可遠遠看到葉攬希的時候,眉頭蹙了起來。

她怎麼也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