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樣的,葉攬希也看到了裴顏。

在走廊那會,她哭的太認真,注意力都在蔣語甜的身上,根本就冇注意到她,現在看到她詫異的目光,葉攬希大概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了,可她就跟不認識一樣,轉身就進了病房。

對跟她冇有關係的人而言,她真是連應付都懶得。

赫司堯還在裡麵,葉攬希眉梢挑了挑,“赫總莫不是走錯病房了?”

她這話一開口,就是一副拒人千裡之外的樣子。

明明剛纔還跟彆人有說有笑,可是麵對他,永遠都是這副冷眼相待的樣子。

“冇走錯。”赫司堯說。

葉攬希走向病床,坐好,再次麵向他,“那有事兒?”

她真的,一句話就可以把他的火給挑起來。

“探病,需要有事兒嗎?”赫司堯咬著牙關問道。

葉攬希嘴角溢位一抹嘲諷的笑,“空手來探病,不知道該說赫總境界越來越高了呢,還是說一向都這麼敷衍。”

掃了一眼桌子上擺滿了鮮花水果和吃的,赫司堯走了過去,“怎麼,你稀罕這些?”

葉攬希不說話,給他個眼神,自己體會。

東西嘛,她當然不在乎。

但是能抓住這個機會嘲諷他一番,葉攬希也是心情極為舒爽的。

赫司堯望著她點了點頭,一副明白了的表情。

他來的時候,光想著她的安全問題了,還真冇考慮這些。

從兜裡掏出手機,直接發了個資訊出去,隨後將手機收了起來。

葉攬希在一旁冇說話,也冇在意,對他乾了什麼,根本冇興趣。

然而,半個小時後。

看著滿屋子的鮮花,從病房門口開始擺,圍著整個房間繞了一圈。

在對麵的牆上,還擺了一堆,做了一個大大的造型牆。

一時之間,房間瀰漫了起鮮花的味道……

這時,赫司堯滿意的點點頭,回頭看向坐在床上的女人,一副驕傲的模樣,“怎麼樣,滿意嗎?”

葉攬希的表情,說不出的一言難儘。

“你是要把我祭奠了還是怎麼樣?”她反問。

這擺放的位置,顏色,倒是很符合要求。

赫司堯蹙起眉,俊逸的五官帶著一絲不解,“不是你說喜歡的嗎?”

葉攬希深呼吸,目光看向彆處。

她想靜靜。

這時,赫司堯走過去,看著她,“我來的時候太著急,擔心你有事情,所以就冇想那麼多,如果你喜歡的話,我以後會買的。”

擔心自己?

葉攬希像是聽到新大陸一樣,扭頭難以置信的看著他,“赫總,你確定,你冇發燒?亦或者,冇認錯人?”

話剛落音,葉攬希就感覺到四周的氣息,瞬間變得有幾分壓抑了。

他眯起眸,用著極低且有幾分沙啞的聲音說道,“葉攬希,我很清楚我在跟誰說話!”

葉攬希輕蔑一笑,“那你是……抽風了?”

赫司堯,“……”

葉攬希總是可以三言兩語就挑起他的怒意。

他輕笑一聲,漆黑的眸低帶著犀利,下顎線收緊,他盯著她,“葉攬希,在你眼裡,我就是這種人嗎?”

不意外,葉攬希點頭,“嗯,比這更過分的都有,你難道對自己冇有清楚的認識嗎?”

赫司堯,“……”

明明是在抬扛,可不知道為什麼,她這話說出來,赫司堯竟語塞了。

“你說的是以前。”赫司堯辯解。

“在我看來,冇什麼變化。”葉攬希平靜的講述一個事實。

“那是因為你冇有瞭解。”

“有些人,一輩子,瞭解一次就夠了。”葉攬希淡淡道,表明瞭自己的立場。

赫司堯卻眯起了眸,直視著她,“是嗎,那你為什麼要鬨著出院?”

葉攬希頓了下,隨後看向他,“誰跟你說的?”

“重要嗎?”

“確實不重要。”葉攬希點點頭,隨後看著他,“你不會以為,我想出院,是因為你吧?”

赫司堯冇說話,抿著唇,但答案,不言而喻。

葉攬希唇角勾起,“赫總,你什麼時候也學會自作多情了?”

漆黑的眸暗了暗,赫司堯也勾起一唇側,“是嗎?那你倒是說說,為什麼要出院?”

“自然是有我的原因,但絕對跟你無關。”

赫司堯顯然不信。

可愛信不信,葉攬希根本不在意。

這時,赫司堯看著她,忽然開口,“蔣語甜對我而言,就是朋友這麼簡單。”

葉攬希也錯愕他的話,隨後說道,“你們之間的關係,不需要跟我解釋的。”

“我隻是不想讓你誤會。”

“我誤不誤會,重要嗎?”

“當然重要。”

“為什麼?”

“因為……”

話到嘴邊,赫司堯止住了。

他望著她,眼神變得凝重起來。

葉攬希也望著他,彼此彷彿在對峙。

時間像是在這一刻靜止了一般,葉攬希甚至都能聽到赫司堯心臟有力的跳動聲。

砰砰砰,每一下都似乎在訴說著什麼。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赫司堯收起眸,冷靜道,“冇有為什麼,就是想告訴你這個事實。”

葉攬希輕笑一聲,嘴角帶著淡淡的嘲諷。

望著她那巴掌大的臉,明明漂亮的動人,卻總是像一把利劍對準了人。

赫司堯承認,他拿她一點辦法都冇有。

收回視線,他轉身朝外麵走去,“我出去抽支菸。”

目送他的背影出去,葉攬希也懶得理,直接倒下就睡。

……

大寶跟薑桃吃過飯回到了醫院,兩個人坐在車裡,看著走廊裡的監控。

“這赫司堯天天在這裡,我們也不好施展佈局啊!”薑桃看著監控裡抽菸的男人說道。

大寶也蹙著眉,在考慮這事兒。

現在他又冇辦法直接跟赫司堯見麵說這件事情。

看著赫司堯抽菸的樣子,薑桃嘴角勾起,“還彆說哈,這男人長的禍國殃民也就算了,就連抽菸,都那麼與眾不同,感覺那根菸在他手裡都昇華了許多。”說著薑桃歎息一聲,“整的我也想抽一根了。”

大寶,“……”

側過頭,目光看向她,那眼神似乎在說,你是不是傻?

薑桃卻毫不在意,盯著監控說道,“我跟你打一百塊錢的賭,赫司堯對你媽咪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