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的一天。

葉攬希說去學校接她們,顧名思義去見學校那個長的神似楊洋的校主任,所以葉小四很興奮,一早就起來給葉攬希準備穿的衣服。

其實葉攬希是對穿什麼無所謂的,但是葉小四不行,要求很高,每天把她打扮的像個時尚博主似得。

好在葉攬希很白,又瘦腿又長,所以不管穿什麼都撐得起來,而且又仙又美。

是那種女人看了都會嫉妒,男人看了都會多看兩眼的那種。

葉攬希也是難得早起一次,早飯間,葉小四看著葉攬希,“媽咪,我希望你今天的美可以持續到下午接我們的時候。”

“我隻是說今天可能會去,冇說一定。”

“沒關係,那我就每天給你打扮的美美的,反正總有一天你會去的。”

葉小四的性格就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葉攬希無奈點頭,“OK,OK!”

“那媽咪我們走了。”葉大寶說,“今天彆太累。”

“乖。”

“媽咪拜拜。”葉二寶揮手。

“聽祖父的話。”

“知道了!”

看著三小隻出門,葉攬希繼續窩在餐桌那邊吃早餐,慵懶的像隻貓。

……

下樓的時候。

葉二寶看著葉小四,“你真的要給媽咪介紹男朋友?”

“對啊!”葉小四穿的粉粉嫩嫩的,還揹著一個可愛的小熊揹包,回答的直接又利索。

“你不想找爹地了啊?”葉二寶問。

葉溫書站在他們三個跟前,聽著對話,這三個人精現在是毫不避諱他啊。

葉小四思考了一會,“我覺得不耽誤吧,萬一我們的爹地不是個好人呢,媽咪離開總有原因吧?我們總不能因為自己的私心想找爹地,就害了媽咪一輩子吧?”葉小四說。

“可是……”

“我覺得小四說的有道理。”葉大寶也站出來說。

“哥,你也跟著小四胡鬨。”

葉大寶看著二寶,“媽咪的幸福纔是最重要,我問你,如果媽咪不讓我們找,你還找嗎?”

“額……不找。”葉二寶如實說。

“媽咪雖然從來冇有阻攔過我們,但是作為孩子,我們應該也心疼心疼她。”葉大寶說。

葉二寶聽著,竟然被說服了,“其實我也不是想找爹地,我就是想弄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兒……但是跟媽咪的幸福比起來,肯定是媽咪更重要。”

葉大寶拍了拍他的肩,“真想總有一天會浮出水麵的。”

葉溫書站在電梯的最前端,忍不住輕咳了一聲,好在這也算是他們兄妹間的小秘密,現在就這麼當著他的麵肆無忌憚的討論,這是當他不存在啊。

不過聽著他們最後的總結,心中又是欣慰的,這三個孩子成熟的實在不像這個年紀該有的。

這時,葉小四拉住了葉溫書的書,昂著頭可愛的問,“祖父,你不會把我們的對話告訴媽咪的哦?”

葉溫書看著她訕訕一笑,“不會,祖父耳朵不好使,什麼都冇聽到!”

“我就說吧,祖父不會說的。”

三個人小鬼大。

……

一早。

葉攬希剛到公司,就被經理叫走了。

到辦公室後,卻發現是蔣語甜在。

經理看著葉攬希,“蔣總想跟你聊聊。”

葉攬希看了蔣語甜一眼,點了點頭,“好。”

誰知,蔣語甜看著經理,“嚴經理,我想跟葉小姐單獨聊聊,你不介意吧?”

言下之意,請他出去。

經理愣了下,隨後立即笑著說,“當然不介意,你們慢聊,我剛好有點事情出去一趟。”說完,走了出去,還貼心的把門關上了。

蔣語甜坐在沙發上,雙腿交疊,看起來高人一等的姿態。

“坐吧葉小姐。”她說。

葉攬希心中冷笑,“喝咖啡嗎?”說完,直接按了桌子上的內線,“給蔣小姐送杯咖啡進來。”

“不用了,我喝不慣速溶咖啡。”

“那給我送一杯就好,謝謝。”說完,掛了內線。

蔣語甜看著她,一般的女人看到她,心中多少都有些打顫,可是葉攬希在她麵前絲毫冇有畏懼的樣子。

很快,外麵送進來一杯咖啡,人出去後。

葉攬希走過去坐在了她的對麵,慢慢的品起了咖啡,“蔣小姐找我什麼事情,說吧。”

比拽,葉攬希從來都不是輸家。

從小就養成慵懶性子,這麼多年已經被三小隻鞭策的很少發作了。

但是在盛氣淩人的麵前,葉攬希這副模樣,還真是能夠把人氣死。

蔣語甜冇調查到她任何的資料,原本來找的時候就挺冇底的,所以隻能用氣勢壓她一頭,卻發現這個女人根本不吃這一套。

“你跟赫司堯什麼關係?”蔣語甜被逼的直接開門見山的問。

“所以蔣小姐今天找我是私事?”葉攬希反問。

蔣語甜看著她,“可以是公事也可以是私事,就看葉小姐怎麼理解了。”

葉攬希思忖了一會,點頭,隨後看著她不緊不慢的喝著咖啡,“那你認為呢?”

“你——”

“連我跟他之間什麼關係都不知道,蔣小姐就直接找來了,是不是有點太倉促?”葉攬希反問。

拽和尊重人,是兩回事。

葉攬希習慣對方什麼樣子,就對她什麼臉。

蔣語甜三言兩語就被葉攬希壓的氣勢低了一頭,“葉攬希,我不管你跟赫司堯之間是不是認識,有多少過去,但如今,你們之間已經不可能了。”

“嗯,我知道啊!”葉攬希點點頭,一副我毫不在意的模樣。

“既然知道,那就不要再糾纏他。”蔣語甜說。

葉攬希冇忍住笑了一聲,“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你什麼時候見我糾纏他了,這句話還麻煩你告訴赫總一句,讓他不要再糾纏我纔是。”

蔣語甜盯著她,像是要從她身上看出一個洞來。

“既然冇彆的事情,那我就先去工作了,赫總那裡,就麻煩幫我轉告一聲了,謝謝。”說完,起身就要走。

“如果你是為了這個項目,我可以成全你。”蔣語甜忽然開口。

葉攬希回頭看她。

“其實項目給誰,就是我一句話的事情,用誰家的項目對我們來說也冇有太大的所謂。”蔣語甜試著拋下魚鉤,又重把自己抬到了贏者的姿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