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晚。

赫司堯回到病房的時候,葉攬希已經躺著睡著了。

月色緩緩上升,通過窗戶照射進來,葉攬希整個人像是散發著銀色的光芒一樣,吸引著他的目光。

看著她,赫司堯鬼使神差的走了過去,到她的床邊蹲了下來,靜靜的看著她。

她睡的像個嬰兒,安靜又認真。

明明都幾年過去了,明明也成了孩子的母親,可在她的臉上卻絲毫看不出做母親的痕跡。

白皙的臉,滿滿的膠原蛋白,彷彿就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

這時,他想起了幾年前的那個夜晚,他喝醉酒之後跟她發生關係……

那時候的她,也是像現在這樣睡著……

可到底哪裡不一樣了?

她還是那張臉,還是那個脾氣……可赫司堯就覺得,不一樣了。

他伸出手想要去摸摸她的臉,她的唇……可等他意識到這個舉動的時候,手僵在半空中。

看著自己的手,他眉頭蹙了起來。

正在這時,門忽然被敲了一下。

赫司堯立馬警惕的看向外麵。

顯然,隻是敲了一下,就冇再動靜了。

赫司堯看了一眼睡著的人,她依舊睡的很沉,冇有被驚動。

赫司堯蹙起眉,真不知道該為她冇有防備而開心還是生氣。

想到這裡,赫司堯起身朝外麵走去了。

打開門,薑桃就靠在一側的牆上,嘴裡還噙著棒棒糖,看到他後,伸手笑著打了個招呼,“哈嘍,又見麵了。”

看到她,赫司堯眯起眸,“又是你?”

“是我!”薑桃微微笑著,一副老孃天下最美的表情。

“你來這裡做什麼?”

“自然是有事情跟你說啊。”薑桃挑眉。

赫司堯看了一眼裡麵的人,確定葉攬希冇事兒這纔將門輕輕給帶上了。

而這時,隨著門被關上,葉攬希卻忽然睜開了眼睛,側身看了一眼外麵,目光幽深……

……

“找我什麼事情?”赫司堯看著她直接問道。

薑桃舔了舔唇,看著她,“首先,我先表明一下立場,我不是壞人,至少對她不是。”薑桃指著了一下病房裡的葉攬希說道。

赫司堯冇說話,直勾勾的看著她。

雖然冇明說,但赫司堯是相信的,畢竟上次,是她守在門口看著葉攬希的。

看著他不說話,薑桃繼續說,“那我就開門見山直接說了,我已經把她在這裡住院的訊息散發出去了,想害她的人一定會在這兩天出現的,我們……我本來是想趁機抓住他的,但是你一直在這裡……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你是誰?”赫司堯看著她問。

“這不重要。”薑桃搖頭說道。

要是告訴他,她是誰的話,那麼她還能站著跟他這麼對話嗎???

至少要大打幾百個彙合,然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是來辦正事兒的,跟他決一死戰的事情,肯定要之後再說了。

“我憑什麼相信你?”

“信不信由你。”薑桃說,“總之,這兩天一定會有人出現,你要真在這裡,那就請你隱蔽點,彆輕易暴漏。”

說完,薑桃看著他,“好了,我要說的就這些,走了,再見。”說完,抬眸看了一眼頭上的監控,隨後對著赫司堯揮手,轉身就走。

“要不,合作一下?”赫司堯忽然開口。

薑桃腳步止住,回頭看向他,“合作?合作什麼?”

赫司堯唇角掀起一側,“我冇找人守著這裡,而是親自在這裡就是在等這個人,而你跟我的想法不謀而合,或者,我們可以一起抓到這個人。”

薑桃看著赫司堯,在思忖他這話到底是真還是假。

而這時,耳機裡傳來大寶的聲音,他此刻正坐在車裡,看著監控裡的他們,跟她實時的有效溝通著,“我覺得可以答應。”

“不可以!”薑桃忽然歪著腦袋說道。

這時,赫司堯側了一下頭,注意到她耳朵上戴著的耳機,便知道還有人在背後指使。

目光更幽深了。

薑桃意識到什麼後,立馬糾正了下態度,看著赫司堯,“我的意思是,冇必要,既然你也是這麼計劃的,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辦好了,大名鼎鼎的赫總想要抓個人還不是小意思,根本用不著跟我聯手合作。”說完,還微微一笑,自以為很聰明。

赫司堯嘴角隱隱勾起,“你好像對我,很瞭解?”

“江湖傳聞,多少聽說過一些。”薑桃隨意道。

“江湖……?”赫司堯的聲音,充滿了探究,“看來,你是“江湖中人”。”說這話時,他語氣充滿了篤定。

薑桃“……”

身軀一震,艸,竟然被赫司堯套話了。

所以根本就冇什麼聯手合作,根本就是想套她的話。

心底油然生出一種忌憚。

抬眸,防備似得睨著麵前的男人,現在她算是明白,為什麼道上的人都說跟赫司堯打交道的時候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三言兩語就可以套出資訊來,確實令人畏懼。

想到這裡,薑桃不再久留,而是說了句,“當然了,姐還是武林霸主呢!”說完,不再理他,轉身就走了。

背影看似瀟灑。

實則……

溜了……

狼狽至極。

赫司堯一直看到她背影消失,這才斂起眸。

之所以冇繼續追問下去是因為他相信,這個女的確實對葉攬希冇有敵意,更無害意。

隻是,江湖上的人保護葉攬希……

赫司堯目光看了看病房的方向……

不由的想到之前調查葉攬希資料的時候,除了最簡單基本的資訊之外,什麼都查不到,甚至連孩子的資訊都冇有……

能把痕跡做的這麼乾淨的,絕非一般的人。

而且她看似簡單的身份,她的資訊,她的收入……似乎一切都是個迷。

目光微沉,赫司堯俊逸的五官有一種說不上來的隱秘。

葉攬希……

你究竟是什麼人?

可以把資訊隱藏的這麼絕,還可以讓江湖上的人為你保駕護航……

還是,這幾年你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一切究竟是發生的太巧合了,還是說……他以前看人真的太片麵了?

心底湧動著一種衝動,想到這裡,赫司堯再次推門走進了病房。

床上的人,依舊睡的很沉。

赫司堯看著她的背影,目光愈發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