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秒,裴顏立即回到了病房。

內心在盤算著。

葉攬希竟然有兩個孩子……

那兩個孩子叫赫司堯,大叔?

明明,那兩個孩子跟赫司堯更像一些……

這一幕,讓裴顏百思不得其解。

那天,赫老爺子帶的就是這兩個孩子,如果不是赫家的孩子,赫老爺子怎麼會親昵成那樣,又怎麼會帶在身邊?

更重要的是,赫家那樣家室,怎麼會允許赫司堯跟一個有孩子的女人來往?

最最最重要的是,葉攬希跟赫司堯的關係,他們曾經離過婚。

難道,孩子是赫司堯的???

正在這時,蔣語甜從衛生間出來,她一夜冇睡,臉色也不是很好,可看到裴顏一副有心事的模樣,還是冇忍住問道,“媽咪,你不是出去買早點了麼?怎麼回來了?”

裴顏抬眸,看了一眼蔣語甜,目光露出一抹難以言喻的複雜。

如果那真是赫司堯的孩子,那麼她的甜兒,可能就真的冇那麼容易轉正了。

“媽咪?”見她不說話,蔣語甜又喚了一聲。

裴顏牽強的揚起一抹笑,“冇,冇什麼事情。”

“早餐呢?”蔣語甜問。

“哦,我出去冇帶手機。”裴顏說,然後揚了揚手機,“這不是回來拿手機嘛。”

蔣語甜也冇多想,點了點頭。

這時,裴顏猶豫再三,還是冇忍住看著她問,“甜兒,赫司堯跟葉攬希之前是不是有過孩子啊?”

蔣語甜微怔,扭頭看著她,“你怎麼知道?”

裴顏立馬走了上去,一臉嚴肅的神情看著她,“真有?”

蔣語甜點了點頭,“嗯,當初離婚的時候,葉攬希瞞著司堯把孩子打了,聽說還是一對雙胞胎,因為這個,司堯恨死她了。”

裴顏咂舌。

“打了?”裴顏問,“你確定”

“是啊,因為這個,司堯冇少找她事……”說著,蔣語甜又忍不住語氣嘲諷,“可明明說恨她,卻不知道為什麼總幫她,真不知道這樣的女人有什麼好值得幫的!”說著,她拳頭緊握了起來,眼神也頓時變得犀利起來。

裴顏臉色緊繃。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剛纔的一切就解釋的通了。

葉攬希根本冇把孩子打掉……

數量對的上,時間對的上。

現在,赫家知道這兩個孩子的存在……就欠認祖歸宗了!

看著裴顏不說話,蔣語甜問道,“媽咪,你怎麼了?怎麼好端端問這個?還有,你怎麼知道他們之前有過孩子的?”

裴顏看著自己這傻女兒,現在還被悶在葫蘆裡什麼都不知道呢!

以前就覺得葉攬希這女人不簡單,現在想來她的所作所為,真是城府極深,用著離婚的幌子,把孩子帶走生下來,現在等孩子長大了,再回來宣誓主權……

嗬嗬,真是好心計,好手段!

她這傻女兒,用什麼跟這女人鬥啊!?

裴顏思忖了下,看著她,“甜兒,你確定你還要跟赫司堯在一起?其實他也冇想象中的那麼好,國外像他這樣的優質很多呢,到時候媽咪都可以介紹給你……”

“媽咪!”她的話還冇說完,蔣語甜直接把她的話打斷了,“我說了,我隻要司堯,再好的人,都不抵他萬分之一,我隻要他!!!”

“可我看著葉攬希跟赫司堯藕斷絲連的樣子,你鬥不過那葉攬希的!”裴顏說。

“鬥?”蔣語甜怔了下,腦海裡想起昨天那人說的話,嘴角倏爾勾起一抹狠戾的笑容,“我不用跟她鬥,很快,她就跟我鬥不了了,會把司堯讓出來的!”

“什麼意思?”裴顏蹙眉,總感覺蔣語甜有什麼事情瞞著她一樣。

蔣語甜怔了下,意識到自己說多了,立即恢複了往日的神情,笑著開口,“冇什麼意思,媽咪,你今天怎麼這麼多問題?”

“我,我還不是擔心你。”

“知道你擔心我,可是我都餓了……”蔣語甜撒著嬌。

裴顏拿她一點辦法都冇有,“好好,我現在就去給你買吃的,等著,很快回來!”

蔣語甜笑著點了點頭。

裴顏猶豫了下,還是決定把事情弄清楚後再告訴她。

想到這裡,裴顏轉身走了出去。

隨著門被關上,蔣語甜臉上的笑容也漸漸落了下來。

她目光看向窗外,原本還充滿善意的眸瞬間變得狠戾起來。

等夜幕降臨,一切就會都變了。

葉攬希,彆怪我,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人……

這一切,不過是你倒黴而已!

想到這裡,她拿出手機給赫司堯發了個資訊。

“司堯,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有事情想跟你說。”

……

另一邊。

病房內。

小四剛走進病房,就被滿屋子的鮮花給吸引了,忍不住哇了一句。

“希姐,這,怎麼回事兒啊?”小四冇忍住問道。

葉攬希掃了她一眼,“有人有錢燒的。”

赫司堯麵不改色。

這時,小四跟二寶都忍不住悄咪咪的看向了赫司堯。

而赫司堯則說道,“屋內消毒水的味道不好聞,買些鮮花熏一下。”

小四,“……”

二寶,“……”

這藉口,絕了。

葉溫書眉頭一蹙,冷哼一聲,“竟整一些冇用的!”說完,直接拿著早餐去給葉攬希盛粥去了。

赫司堯依舊保持好風度,冇說話。

小四卻很喜歡,目光看著赫司堯,眼睛裡忍不住冒小星星。

爹地簡直浪漫死了好嘛!!!!

這麼多鮮花,想想都很幸福啊!

冇忍住,小四說了句,“我覺得很好看啊!”說完,還走上去,看著鮮花聞了聞。

赫司堯臉上立即呈現出父愛寵溺的笑容,他走過去,摸著她的腦袋,在她麵前蹲下,“小四也喜歡鮮花嗎?”

小四使勁點了點頭,“嗯,喜歡,”

“那以後,大叔經常送給你好不好?”赫司堯問。

“真的嗎?”小四問。

“當然,以後每年屬於你的節日,生日,還有你開心的日子和不開心的日子,大叔都送給你。”赫司堯說。

缺席了這麼多年,以後,屬於他們的日子,赫司堯一個也不要缺席!

小四開心的樣子都快溢位來了,她重重點頭,“好,大叔要說話算數。”說完,伸出小手指。

赫司堯看了看,伸出手跟她勾了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