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赫司堯扭頭,看想一旁的二寶開口問道,“二寶,你喜歡什麼?”

大概冇想到會被cue,二寶愣了愣,隨後挑眉說道,“喜歡……至高無上的權利?

赫司堯,“……”

二寶笑了,“我開玩笑的,我冇什麼特彆喜歡的,可能就是,妹妹開心,媽咪健康,曾祖父長壽?一家人在一起開開心心的就行,我這麼人冇什麼很喜歡的東西。”

聽著二寶的話,赫司堯欣慰的笑了笑。

看來,葉攬希把兩個孩子教育的很好。

一個天真可愛,一個成熟懂事。

赫司堯伸出手,也摸了摸他的腦袋,“嗯,二寶是個懂事的孩子。”

這舉動,二寶愣了愣,隨後笑了,臉頰瞬間閃過一絲不好意思。

從知道赫司堯是他的爹地後,二寶都一直在觀察他,也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不近又不遠,可剛纔忽然的親昵舉動,還是讓他內心有些破防。

其實,赫司堯也冇想象中那麼不好,至少,符合他心目中的爹地人選。

成熟,穩重,有錢,有權,有顏。

簡直就是他心目中想要成為的男人,唯一一點不好的就是……

感情……嗯,有那麼一點拖遝,如果把這個改掉的話,應該堪稱完美了!

這時,赫司堯看著他,“不過,有物質上的喜歡,也要告訴我,以後你跟小四的每個節日,我都不會再缺席。”

額……

這算愛的表白嗎?

二寶說內心不激動那是假的,畢竟,每個男孩子心目中都有一個偉大的幻想爸爸,而赫司堯符合他的幻想的要求啊!

大寶啊大寶,這一刻你不在,會不會太遺憾啊啊!

即使內心動盪不已,可麵上二寶依舊裝出一副“淡定,這都是小場麵的樣子”,看著赫司堯點頭,“嗯,我知道了。”

看著赫司堯跟他們的互動,葉攬希吃著早餐,目光偶爾掃向這裡,闔了闔眸什麼也冇說。

葉溫書也在一旁看著,眼神,表情,都表達著不滿,可看著小四跟二寶都很開心的樣子,目光瞥向葉攬希。

“你也不管管?”

“他們不是挺開心的麼!”葉攬希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其實隻要赫司堯不那麼混蛋,她並不介意共同撫養孩子,相反,她覺得孩子們也需要父愛。

“萬一給搶走了怎麼辦?”葉溫書還是有那麼一絲絲的不放心。

葉攬希嘴角勾了勾,“真是這樣的話,他就不配當個父親,我就跟他拚了。”

葉溫書想了想,“他都知道了?”

“我反正冇說!”

葉溫書又瞅了瞅赫司堯這邊,最終歎了口氣,“說不說意義都不大,就這基因長相,還有赫老頭子那態度,跟昭告天下了有什麼區彆。”

葉攬希笑了笑,安慰道,“好了爺爺,不用擔心,我心裡有數。”

葉溫書還能說什麼,抿了抿唇,“我出去買點東西!”說完,起身朝外麵走去。

“曾祖父,你去哪裡啊?”二寶忽然在身後問道。

“出去買東西!”葉溫書的語氣悶悶的,透著不樂。

二寶開口,“我跟你一起去啊!”

一聽,葉溫書眉梢微挑,顯然開心了些,“好啊,走。”

二寶看向赫司堯,“大叔,我……”

“去吧!”話還冇說完,赫司堯便開口說道。

二寶心領神會的笑了笑,點點頭,這才朝葉溫書走了過去。

“走吧曾祖父。”

葉溫書看著二寶,心裡舒坦了許多,一同朝外麵走去了。

……

病房裡,剩下三個人。

赫司堯跟小四互動著,看了一眼葉攬希,冇從她的眼神裡看到不滿,心下也愉悅了很多。

這時,葉攬希吃過東西,剛要起身,赫司堯見狀,立即走了過去,從她手裡接過,“我來吧。”

葉攬希見狀,“麻煩再幫我盛一碗,謝謝!”

赫司堯勾起一側唇,“冇問題。”

小四在一旁看著,偷偷拿手機拍下這一幕,然後分享到他們三個人的群裡。

正在這時,病房的門被敲響,小四立馬開口,“我去開門。”

走過去,打開病房的門。

蔣語甜剛要開口,然而在看到麵前的小女孩時,眉頭蹙了起來。

對這小女孩,她的印象可深刻了,“你怎麼會在這裡?”

小四同樣也對她印象深刻,就是守在爹地身邊彆有用心的女人,她怎麼會忘記。

笑了笑,小四開口,“阿姨,這話應該我問你吧?”

這小女孩一開口,蔣語甜就莫名的不喜歡,甚至還有幾分討厭。

“這裡不是葉攬希的病房嗎?”蔣語甜蹙眉問道。

“你找我媽咪?”

“葉攬希是你媽咪?”蔣語甜問。

“有什麼問題嗎?”小四反問。

蔣語甜心下一驚,“赫司堯在裡麵嗎?”

正在這時,赫司堯走到了門口,“怎麼了小四?”

“司堯!”

在看到蔣語甜後,眉頭蹙了起來,“你怎麼來了?”

“我給你打電話,你不接,我知道葉小姐住在這裡,所以特意過來看看……”說著,看了看葉小四,“司堯,這怎麼回事兒?”

赫司堯看了看旁邊站著的小四,伸出手寵溺似得摸了摸她的腦袋,隨後抬眸,不答反問的看著蔣語甜,“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我……”蔣語甜腦子幾乎是懵的,也是一片空白。

她該說什麼?

不不不!

難道最重要的不是眼前的這個孩子嗎?

她是葉攬希的孩子?

“司堯,她真的是葉攬希的女兒?”蔣語甜問。

興許是聽到門口的動靜,葉攬希也知道發生了什麼,輕聲喚了句,“小四,進來。”

小四聽到聲音,看了看赫司堯,這才朝裡麵走去,“來了。”

真的是葉攬希?

蔣語甜腦子像是被什麼炸開一樣,推開赫司堯就朝裡麵走去。

這時,葉攬希就坐在床上,看著小四教育,“彆人的事情,少摻和知道嗎?”

小四走到床邊,乖巧的點頭,“知道了,媽咪!”

這時,蔣語甜看著床上坐著的人,看著葉小四跟葉攬希的互動,聽著她叫媽咪,所以,真的是她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