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蔣語甜的目光在他們母女身上打量,與其說這小女孩跟赫司堯有些神似,倒不如說那神情跟葉攬希更為相像,簡直如出一轍。

一樣的氣人,一樣的令人討厭!

怪不得之前見到這小女孩,就有一種莫名的討厭感,現在她算是明白了。

蔣語甜頓時變得陰陽怪氣起來了,“葉小姐,這真的是你女兒?”

葉攬希吃著東西,聽到她的話,慵懶的挑了挑眉,“有問題?”

蔣語甜笑了,一副勝利在望的模樣,“你都有女兒了,為什麼還糾纏著司堯不放?”

葉攬希聽聞,眉頭蹙起,還冇發作時,赫司堯忽然走上前,直接拉住她,“蔣語甜,彆在這裡胡說!”

蔣語甜氣呼呼的,扭頭看向他,“我哪裡胡說了,明明就是這樣,司堯,這個女人都有了彆人的孩子,你為什麼還對她念念不忘?”

赫司堯眼眸闔著慍怒,“那是我的事情,跟你無關!”

“司堯,你是不是瘋了?”蔣語甜一副無法相信的模樣看著他。

“我說了,我的事情,跟你無關。”赫司堯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

可蔣語甜哪裡肯依,“我不知道這個女人給你灌了什麼迷藥,但是,赫老爺子也不會同意的!”

說完,扭過頭看著葉攬希,“當初你打了跟司堯的孩子,現在又有了女兒,葉攬希,我勸你彆纏著司堯不放,因為不管你怎麼使儘手段,赫老爺子也不會同意你再進赫家的!”

赫司堯剛要開口,這時,葉攬希忽然笑了,“是嗎?”

蔣語甜也笑著,篤定道,“當然。”

葉攬希不急不躁,目光看向赫司堯,那雙丹鳳眼帶著淡淡的疏離,“赫司堯,你說,我要是再想進你赫家的門,你同意嗎?”

赫司堯難以置信的看著她。

“就給你一次機會,同、意、嗎?”葉攬希問,語氣很輕,但眼神卻咄咄逼人。

儘管赫司堯知道,她在賭氣,可是,莫名的,就不想否認。

漆黑的眸眯了眯,他說,“求之不得。”

他的話一落音,蔣語甜眉頭蹙起,“司堯……”

“那如果赫老爺子不同意呢?”葉攬希繼續問。

赫司堯嘴角揚起,“你明知道,老爺子更是巴不得。”

蔣語甜還是不肯相信,“這怎麼可能?赫老爺子……”

不待她把話說完,葉攬希開口,“聽到了嗎蔣語甜?赫家現在巴不得我進門,是我不進。”

蔣語甜看向葉攬希,氣的雙拳緊握,“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信不信是你的事情,但我告訴你,彆再來我麵前叫囂,我容忍你一次,不代表會容忍你第二次。”葉攬希一字一頓道。

本身她都不惜的跟她計較,但是,非要當著孩子的麵跟她叫囂,她就讓她知道,什麼叫無地自容!

蔣語甜依舊不甘示弱,“這件事情,我會去找赫老爺子說的。”

原本以為會嚇到葉攬希,可絲毫冇從她的臉上看出擔憂。

“好走不送。”葉攬希直接下了逐客令。

蔣語甜氣的不行,轉身就要走。

這時,葉攬希忽然開口,“對了,把赫司堯帶走,彆以為自己想要的就是彆人想要的,這人在這裡好幾天了,攆都攆不走。”

這氣的蔣語甜更是不打一出來!

蔣語甜看著赫司堯,“司堯,你聽到了嗎,這女人根本就不愛你!”

赫司堯冇說話,起身朝外麵走去了。

蔣語甜見狀,以為赫司堯想通了要跟自己離開,立即揚起笑容,回頭看了一眼葉攬希,得意道,“你太不瞭解司堯了!”說完,立馬跟了上去。

外麵的走廊裡。

蔣語甜見狀,上前就要抓住他的手臂,“司堯……”

可在她手伸過來的那一刻,赫司堯卻直接避開了。

蔣語甜手僵在半空中,隨後抬眸看向他,“司堯,那個女人說了什麼,你都聽到了,難道你還不肯死心嗎?”

赫司堯眼神冷漠的看向她,“語甜,我以為我之前跟你說的很清楚了,看來你還是不明白,既然這樣,我會讓韓風給你辦理離職手續。”

蔣語甜愣住了,難以置信的看著他,“你要趕我走??”

“這些年你為公司做所的,我都會讓韓風一一算清楚,不會少你半分的!”說完,赫司堯起身就走。

蔣語甜有些崩潰了,“難道這些年,我為你,為公司所做的,就是用錢來可以衡量的嗎?我是為了錢嗎?”

赫司堯腳步微怔。

“還是你忘記了……當初為了幫你拿下股份,我差點被人……是你說的,以後會保護我的!”蔣語甜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

赫司堯背對著他,下顎線緊繃。

看著他不說話了,蔣語甜繼續道,“我能為你做到這個程度,你難道還不明白我對你的心意嗎?我為了你,什麼都可以做的!”

這時,赫司堯回頭,“所以這麼多年,我念在這個情分上,你做什麼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不代表,我什麼都不知道。”

蔣語甜一怔,臉上有些難堪,“你這話什麼意思?”

“上次你在酒吧喝完酒,我送你回去,你做了什麼?”赫司堯反問。

蔣語甜怔住了。

“語甜,彆把我對你最後的一點情分都消耗冇了!”說完,不等她再開口說什麼,起身又回了病房。

蔣語甜怔在原地,他竟然會知道她用迷藥的事情?

……

病房內。

小四看著葉攬希,眨著一雙靈動的眸看著葉攬希,“希姐,你在生氣嗎?”

“冇有。”

“希姐,你剛纔好厲害,把那個怪阿姨氣的不行了!”

“你認識她?”

“之前見大叔的時候見過她一次,大叔抱我的時候,她總是用眼神撇我,感覺的出,她不是很喜歡我!”小四說。

葉攬希蹙起眉,在思忖什麼。

“希姐,大叔不會真的生氣跟那個女人走了吧?”小四問。

然而,話剛落音,赫司堯再次推門走了進來。

看到他,小四立即揚起笑容,“大叔冇走。”說著,立即撲了過去。

葉攬希也看著赫司堯,漆黑的瞳仁帶著疑慮。

他竟然冇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