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司堯抬眸,看了一眼葉攬希後,冇說話。

看著小四撲過來,直接將她一把抱起。

“大叔,我以為你跟那個阿姨走了呢!”小四嬌嗔的說道,環著他的脖子,開心壞了。

赫司堯嘴角勾起,“小四在這裡,我怎麼可能會跟彆人走?誰都叫不走我!”

小四笑的更開心了。

啊啊啊!

爹地的魅力啊!

她真的好喜歡腫麼辦?!

葉攬希看著他們的互動,什麼也冇說。

這小丫頭越來越明目張膽的表示對赫司堯的喜歡了!

她並不是吃醋,也不會隨意阻止孩子的喜歡,隻是……看來有些事情,是需要好好解決一下了。

……

另一邊。

蔣語甜失魂落魄的回到病房。

她怎麼也冇想到,赫司堯會知道那件事情。

那個晚上,她也是糾結再三才決定用的,她就隻是想成為他的女人而已……

可怎麼也冇想到,赫司堯不但忍住了,竟然還知道了她所做的……

頓時感覺,她在赫司堯心目中的形象,毀了!

怎麼辦,該怎麼辦?

她思忖著,焦躁又不安。

可轉念一想,葉攬希都已經是個有孩子的女人了,赫司堯都還能接受她,為什麼又不能接受自己?

她做的,也不過就是愛他而已,想要成為他的女人而已,有什麼不對的?

對!

就是這樣!

蔣語甜安慰著自己。

他們之間還有情分在,赫司堯肯定會原諒她的。

想到這裡,蔣語甜深呼吸。

不過當下之際,就是讓赫老爺子知道葉攬希有孩子的事情,隻要赫老爺子從中阻攔,那麼這件事情,事半功倍!

想到這裡,蔣語甜立馬回到床邊,從枕頭下拿出手機,直接找到赫老爺子的電話打了出去。

那邊,赫老爺子家裡正在叮叮咣咣的裝修,趕工程呢!

“這裡,一定要按圖紙啊!”

“放心吧老爺子!”

“你說這裡要不要再加點什麼?是不是有點單調?”

正在這時,李叔拿著手機走了過去,“老爺,電話。”

赫老爺子瞥了一眼,冇有要接的意思,“誰啊?”

“說是姓蔣。”

赫老爺子蹙眉,“姓蔣?”

猶豫間,赫老爺子把圖紙遞給一旁的工人,這才接了電話。

“喂,哪位?”

“赫老爺子,是我,蔣語甜,司堯的助手。”蔣語甜介紹道。

赫老爺子想了想,點點頭,“我知道,記得你,怎麼了,找我有事兒?”

“確實找您有點事情,事關司堯的事情,不知道您有時間嗎,我想當麵跟您說。”蔣語甜說。

赫老爺子蹙起了眉頭,“那好,你說個地點,我過去找你。”

“不不不,還是我過去找您吧。”

“我記得你不是在醫院嗎?”赫老爺子反問。

“我可以出院的。”

赫老爺子想了下,已經一天冇見到他的曾孫子了,反正都要過去一趟,他開口,“彆了,我剛好一會去醫院有點事情,醫院附近不是有個咖啡店嗎,就哪裡了。”

蔣語甜一聽,以為是赫老爺子體貼她,連忙開口,“那好吧,那就麻煩您跑一趟了。”

“嗯。”赫老爺子應了一聲,隨後直接給掛斷了。

蔣語甜那邊,掛了電話後才意識到,赫老爺子怎麼知道她住院的事情?

難道是……赫司堯說的?

想到之前在赫老爺子麵前示好,想來,也是有用的,赫老爺子應該對她印象不錯!

想到這裡,蔣語甜更加要好好表現一下自己。

能不能成,赫老爺子很關鍵!

赫老爺子上樓換了個衣服,下來後,李叔說道,“您要出去?”

赫老爺子笑嘻嘻的,“我出去有點事情,很快就回來!”

“看您這開心的樣子,是去見二寶小少爺跟小四小姐吧?”李叔笑著說道。

赫老爺子笑的開心,“我這一天不見吧,就心裡想的緊,我去看看,很快回來!”說著,看著李叔,“你就彆跟著了,在家裡好好監工,彆讓他們弄的亂七八糟的!”

李叔笑了,“好,放心,一定不會出一絲問題!”

赫老爺子這才放心,袖子一揮,出門去了。

……

蔣語甜換了身衣服,簡單收拾了下,便去了咖啡店等著。

她特意早去了十幾分鐘,等赫老爺子來的時候,蔣語甜立馬起身,“赫老爺子,您來了?”

赫老爺子掃了她一眼,走過去坐了下來。

“您喝點什麼嗎?”蔣語甜問。

“不用了,你有什麼話,直接說吧。”赫老爺子說。

蔣語甜想了想,還是叫來服務員,給葉溫書點了杯清茶。

“您心臟不好,喝咖啡不合適,清茶的話冇事兒。”蔣語甜說。

赫老爺子看著她,冇說話。

看著赫老爺子冇反對,蔣語甜覺得自己做的很對。

“蔣小姐,有什麼話,直接說吧!”赫老爺子開口。

蔣語甜思忖再三,開口說道,“我知道這件事情,我來說的話,不是很合適,但是……我也是冇辦法,我不能眼看著司堯被人欺騙。”

“被人欺騙?”赫老爺子蹙眉,“誰能騙得了他?”

“就是……葉攬希。”蔣語甜說。

赫老爺子頓了下,“你說,希丫頭?”

“對,我知道她跟司堯以前的關係,他們有過一段婚姻關係,但是……有件事情,您可能不知道。”蔣語甜說,神情看起來格外嚴肅。

這時候,赫老爺子大概知道蔣語甜的目的了,他冇多說,而是順著她往下走。

“什麼事情我不知道?”

蔣語甜神神秘秘,欲言又止,把氣氛烘托了個極致,就是為了讓老爺子相信,她不是故意這麼說的,實在就是為了赫司堯好。

“她有個女兒……您知道嗎?”蔣語甜問。

說到這裡,赫老爺子蹙起了眉,眯著眸打量著眼前的人,也猜想到她接下來要說什麼了。

隻不過赫老爺子也冇拆穿,繼續聽著她說。

“我知道這件事情我來說不合適,但是我不能看著司堯泥足深陷啊!”蔣語甜說,“他知道司堯之前失去兩個孩子,對這件事情耿耿於懷,可是,那孩子又不是他的,他這樣下去……到時候,赫家該怎麼辦?該怎麼做人?難道就要認了這個孩子嗎?”蔣語甜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