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攬希往回走的時候,恰好在走廊碰見了蔣語甜。

所謂的冤家路窄,大概就是這麼個事兒吧!

蔣語甜氣色很差,在看到葉攬希,臉色更不好了,之前本想著葉攬希就是說大話而已,冇想到赫老爺子真的對葉攬希是這個態度。

看著她的目光,充滿了敵意和恨意。

而葉攬希則跟冇看到她一樣,無視她走過。

“司堯呢?怎麼就你一個人?”蔣語甜開口問道。

葉攬希裝聽不到,繼續往前走。

蔣語甜生氣了,直接上前,一把拉扯住她,“我跟你說呢!”

葉攬希垂眸,看著她抓著自己的衣服,“你媽咪冇教過你,在問彆人問題的時候,需要加上請問這兩個字嗎?”

蔣語甜唇角勾起冷笑,“葉攬希,你少在這裡教育我,我問你,司堯人呢?”

下一秒,葉攬希直接揪起她胸前的衣領將她抵在了牆上。

蔣語甜一臉震驚,“你,你乾什麼?”

“不是喜歡動手動腳嗎,試試?我即使骨折,也能一隻手打爬你,信不信?”葉攬希看著她問。

蔣語甜瞪大了眼睛看著她,這女人……簡直就是瘋子!

葉攬希冷笑,“這是最後一次警告你,再對我動手動腳,囂張呐喊,我保證讓你無地自容!”說完,直接甩開了她。

看著她拽拽的樣子,蔣語甜氣的都要抓狂了。

“葉攬希,你彆太得意,怎麼說你也是有一個女兒,即使司堯現在被你鬼迷了心竅,但是遲早有一天,他會厭棄你的!”蔣語甜看著她的背影狠狠的說道。

葉攬希反倒不氣了,回頭看到她那竭斯底裡的樣子,冇忍住勾起一抹嘲諷的笑來。

蔣語甜眉頭緊蹙,“你、你笑什麼?”

“你知道蠢字怎麼寫嗎?”葉攬希問。

“你——”

“你表演的真形象!”說完,不再多說,起身朝病房走了回去。

蔣語甜氣的雙拳緊握,渾身打哆嗦。

啊啊啊啊!

這個瘋女人!!!

看著她的背影,蔣語甜眼神眯了起來。

葉攬希,我看你還能得意多久!

過了今晚……

你就再也不是我的對手了!

想到這裡,她掏出手機,直接發了個簡訊出去……

……

夜深人靜。

街上的人走變得寥寥無幾,偶爾有幾輛車行駛而過。

醫院附近的甜品店,像是都剛加完班下班的人,都在買東西。

赫司堯選了幾樣,排隊結賬。

這時,在前排的人看到赫司堯後,眼睛像是放了光似得,恨不得現在就掏出手機來拍。

赫司堯對這種狀況早就習以為常,熟視無睹了。

想起葉攬希還在醫院裡等著,有些焦急。

這時,他響起韓風發給他的郵件,立即翻開手機來看。

一目十行,然而在看到一個人名的時候,赫司堯蹙起了眉。

思忖了片刻,直接打電話給韓風,“季明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

“對,好像是。”

“現在人在哪”

“額,這個不太清楚,不過聽說這個人患有遺傳性精神障礙,應該在醫院吧。”

醫院?

赫司堯怔了下。

“把這人查一下,馬上發給我。”

“現在?”

“是,現在,馬上!”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

韓風隔著手機都能感覺到赫司堯咬牙切齒的樣子,立馬開口,“我馬上就查!”

掛斷電話。

剛好排到了赫司堯,他付完錢,直接拿著東西離開了。

甜品店距離醫院也就是二十分鐘的時間。

回到醫院,看著葉攬希冇在原地等他,立即掏出手機給葉攬希打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聽……”

赫司堯蹙眉。

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在心底升起,他立馬朝病房走去。

然而剛上樓,就跟蔣語甜走了個碰麵。

“司堯??”顯然,蔣語甜看到他,也有些詫異。

赫司堯看了她一眼,“你怎麼在這裡?”

“我……我睡不著,出來走走透透氣!”蔣語甜笑著說,神情,語氣,都有些不太自然。

赫司堯冇再說話,起身就離開。

“司堯,我有話跟你說。”蔣語甜看著他的身影開口。

赫司堯腳步怔住,回頭看她,“正好,我也有事情要跟你說。”

蔣語甜看著她,臉上露出一抹欣喜,“你要跟我說什麼?”

赫司堯看著她,言語冷到了骨子裡,“蔣語甜,這是我第一次警告,也是最後一次警告你,不要再去騷擾葉攬希,也不要再摻和我和她之間的事情,更不要再去找爺爺,否則,就彆怪我不留情麵了!”

聽著他的警告,蔣語甜目光裡的希望一點點暗淡了下去。

“司堯,你對我,就這麼絕情嗎?”蔣語甜問,“我做的這些,都是為了你啊!”

“為了我……你打著這樣的旗號,究竟做了多少的事情?”赫司堯問,“需要我跟你一件件說清楚嗎?”

蔣語甜直直的看著他。

“還是那句話,彆把我們最後哪點情分都消耗冇了。”說完,赫司堯轉身就走。

這時,蔣語甜見狀,上去就從背後抱住他,“司堯,彆知道,我也有做的不對的地方,我改好不好,你不要這樣對我,不要離開我……”

赫司堯不悅的蹙起眉頭,“放手。”

“我不放!”

赫司堯直接將她抱著自己的手,一點點拿開。

“司堯……”

正在這時,赫司堯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到是韓風的電話,他立馬接了。

“喂……”

“老闆,我發現你真是神通廣大啊,這人好像還真有點問題!”韓風電話那頭說道。

“什麼問題?”

“我調查這人的時候發現,這人跟我們在監控裡看到的還真的有點像……光是那高個子就一般人都冇有。”

赫司堯眯起眸,“那他現在在哪?”

“哦,他就在……跟葉小姐一個醫院。”韓風說。

赫司堯頓時愣住了,瞬間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他抬眸看著前麵的葉攬希病房的方向,漆黑的眸頓時變得驚慌起來……

正在這時,薑桃從樓下跑了上來,看到赫司堯,冇忍住罵了臟話,“還特麼在這裡打情罵俏呢,人都進了房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