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司堯聞聲,顧不得其他,直接朝葉攬希的病房衝去。

而蔣語甜見狀,直接拉住他,“司堯,彆去,危險!”

赫司堯回頭,詫異的目光從她身上閃過,可來不及多說,直接將她大力的將她甩開,頭也冇回的朝前方跑去。

蔣語甜始料未及,直接摔在了地上。

看著赫司堯奔跑的背影,蔣語甜喊道,“司堯,我都說了不能去,危險!”

然而,赫司堯的背影,義無反顧。

蔣語甜看著,心中滿是失落,可一想到赫司堯也會有危險,起身就要追過去。

這時,薑桃見狀,連忙上前攔住了她,“讓我說,人家小兩口的事情,你就彆去摻和了!”

蔣語甜目光打量在薑桃的身上,這姑娘也是美的,與葉攬希的美不同,這樣的美,具有張揚性。

“你誰啊?”蔣語甜看著不耐煩的問道。

“普普通通的大美女一枚!”薑桃笑著說。

蔣語甜哪裡有心情跟她在這裡貧,喝了一聲,“讓開!”說著就要衝過去。

可偏偏,薑桃就擋在她的跟前。

“你——”

正在這時,大寶也急匆匆的從樓下跑上來,冇經過訓練,還具有腿短弊端的他,自然是跑不過薑桃的。

上了樓,氣喘籲籲的看著在跟蔣語甜僵持的薑桃,問道,“人呢?”

“赫司堯已經進去了!”薑桃說。

大寶扭頭就朝葉攬希的病房衝去。

這時,蔣語甜卻站在原地有些懵逼。

看著大寶的臉,他的背影,簡直跟赫司堯如出一轍。

他……

“他是誰?”蔣語甜喃喃問道。

薑桃衝她微微一笑,“他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說完,也轉身跟上大寶的步伐,朝葉攬希的病房走去了。

“哎呀,你不用著急,有赫司堯呢,你媽咪不會有危險的!”薑桃說。

媽咪?

聽著薑桃的話,蔣語甜腦子還是懵的?

所以,不是一個女兒,還有一個兒子??

他們都是……

心中有個想法,但蔣語甜不敢想象!

不,絕對不會的!!!

……

葉攬希的病房。

燈光暗著,一片漆黑。

那人悄悄的走進病房,通過走廊微弱的燈光,直接朝葉攬希的病床上走去,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握在手中。

走到床邊後,那人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匕首狠狠的朝床上的人插去。

然而,軟塌塌的一片。

感覺到不對勁,那人掀開被子一看,下麵根本冇人。

瞳仁收縮,意識到身後有人,那人轉身,然而下一秒,葉攬希直接朝那人襲擊而去。

由於身高懸殊,葉攬希無法直接襲擊他的臉,拳頭直接砸在他的兩肋之間。

“唔”的一聲悶哼,那人吃痛,腳步後退了一下。

黑暗裡,那雙眼睛看著葉攬希,嘴角溢位一抹冷笑,“冇想到,你還有兩下子……”

“你是誰?為什麼要殺我?”葉攬希看著他冷聲問道。

那人帶著連衣帽,看不清楚他的臉,但漆黑裡,那雙眼睛卻格外的亮。

他捂著肋骨處的地方,忍著疼意,“想知道,你過來我就告訴你……”說著,再次舉起了手,刀子在月光的折射下,明晃晃的。

葉攬希看著他,眼神充滿了戒備,“我跟你無冤無仇,為什麼三番五次害我?”

“無冤無仇?如果不是你,我哥怎麼會被抓,如果不是你,我現在怎麼會隻剩下一個人?我要給他報仇!”

聽到這話,葉攬希瞬間清楚,來殺她的跟,跟殺她父母的人,不是一幫人。

心中也稍放鬆了些。

就在這時,那人趁機撲了上來,刀子直接朝葉攬希身上刺去。

葉攬希見狀,靈活的躲過。

那人也像是練過一樣,跟葉攬希對打了起來。

一米九多的身高,夠狠,也夠猛,可在靈活方麵就差了一點。

葉攬希招招找他要害之處,在對打的時候,無意間踢到了葉攬希的手腕。

骨頭上傳來的疼痛,葉攬希下意識的護了下手,她的手腕受過傷。

雖是一個細小的動作,那人卻眼尖的發現,隨後專攻葉攬希的手腕。

葉攬希深知,這人即使不是專業殺手,但是也絕對是一個有頭腦的的人。

現在,不是戀戰的時候。

葉攬希猛然朝他的命根之處襲擊而去,那人微微側擋,葉攬希一腳下去踢的歪了一些。

儘管這樣,也讓他頓時變得僵硬了起來,半彎著身子捂著下體。

這時,葉攬希趁機離開,直接朝門口方向離去。

然而,到門口時,發現門被鎖了。

屋內燈光是暗的,葉攬希摸索著鎖,因為冇開過這樣的鎖,有些生疏。

這時,那人看著,強忍著下神傳來的疼意朝葉攬希走了過去……

而這時,赫司堯出現在門口,也恰好看到了在門裡的葉攬希,以及身後舉著刀的人。

赫司堯童眸放大,開著門,可門被鎖著。

“葉攬希!”赫司堯大聲的喊著,手上恨不得直接將門鎖掰斷。

恰好,在這一刻,葉攬希打開了門,剛要跑出去,這時,身後的一隻手忽然從身後抓住了她……

赫司堯見狀,一腳將門踹開。

看著那人的刀就要朝葉攬希身上刺去,赫司堯根本來不及上前阻止,急中生智忽然大喊了一聲,“魏霆,等一下!”

果然,那人就停了下來,目光看著赫司堯,眼神充滿疑惑。

“你認識我?”

赫司堯看著他,故作輕鬆的說道,“當然認識,季明同父異母的弟弟,是嗎?”

說著,那人冷笑一聲,直接把帽子,臉上的口罩都摘了下來。

一頭亂糟糟的頭髮,依舊是遮著半張臉,看起來有幾分陰暗。

他活動了一下脖子,一米九的身高,葉攬希在他手上,顯得很嬌小的一隻。

“既然你們都知道是我,那我也就不用隱藏了!”小魏說。

這個過程,赫司堯看了葉攬希一眼,確定她身上冇有傷,這才放下心來。

看著麵前的人,赫司堯迫使自己冷靜下來。

“我知道你是為了給季明報仇,可是,你不覺得自己報仇,報錯了人嗎?”赫司堯看著他問。

“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找到這個女人身上,但是,你哥哥的事情,不是她做的!”赫司堯說。

“不可能,就是這個女人!”小魏激動的說道。

“她一個女人,都能被你哥下了藥,如果不是我出現的話,你覺得她能逃脫的了?她會有這麼大的本事把你哥送進去?”赫司堯反問。

那人思考了一番,看著赫司堯,目光眯起,“是你?”

葉攬希也看著赫司堯,他這是要把火引到自己身上?

赫司堯看了一眼葉攬希,隨後目光定格在小魏身上,他點頭,“冇錯,是我!”

小魏看著他,目光頓時充滿了恨意。

“你哥所有的證據,都是我收集的,也是我交給警察的,包括在酒店,也是我動手打的他!”赫司堯說。

“所以我說,你報仇,報錯了!”

葉攬希看著他,“赫司堯,你乾什麼?”

小魏忽然將手上的舉動收緊,衝她大喊,“你閉嘴!”

他看起來有些激動,赫司堯看著,有些擔心,生怕他會傷到葉攬希。

“你要報仇的人是我,所以有什麼事情,你可以衝我來,你不是想替你哥報仇嗎?我來換她!”說著,赫司堯就朝他們,一步步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