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額?

薑桃忽然愣了一下,“就,就上個月……?”

小魏頓時危險的瞬間眯起雙眸,“你騙我?”這話不是疑問,而是篤定。

“怎麼會?”薑桃訕笑著反問。

正在這時,赫司堯忽然上前,從他背後偷襲,一把將他的手臂打開,直接將葉攬希從他的禁錮中拽了出來。

小魏個子高大,反應也很快,意識到赫司堯的行動時,已經顧不得是誰,舉起手直接朝人的身上刺去。

為避免葉攬希受傷,赫司堯直接將她護在了懷裡,那一匕首又刺在赫司堯的肩上,他後腳猛然一踢,小魏被踢到後退了幾步。

“赫司堯……”葉攬希回頭看向他,眼圈泛著紅。

看著蒼白的臉,目光透著擔憂,赫司堯唇角勾了起來,“還是第一次見你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值了。”

葉攬希看著他腹部的傷,鮮血像是泉水似得往外冒。

“你怎麼樣?”葉攬希問,顫著手就要去捂他的腹部,“你必須要止血。”

看著她的舉動,赫司堯唇角綻放,“這點傷,死不了,放心吧。”

葉攬希看著他,手抖動的厲害。

這時,小魏從身後慢慢走了過去,忽地露出殘忍的笑容,“既然你們這麼恩愛,那我送你們一起離開!”說著,舉起匕首再次朝赫司堯的身上的關鍵部位刺去。

“小心。”薑桃見狀,一腳踢開了小魏的手臂。

回頭赫司堯,“大哥,現在不是秀恩愛的時候,能不能挑個時候啊?”

看著小魏再衝上來,薑桃一邊應對,一邊對著赫司堯說,“你可是欠我一條命啊,不,是兩條!”

赫司堯不為所動,看著葉攬希,依舊是笑著模樣,“去安全的地方等我。”

葉攬希知道,現在不是添亂的時候,點點頭,小聲囑咐了句,“你小心。”隨後起身退到了一旁。

赫司堯的笑,愈發的邪肆了,像一朵盛開在半山的妖花。

這時,小魏像發了狂一樣,“所有攔著我的人,都該死,包括你!”說著,衝著薑桃就上去了。

他冇什麼招數,就是人高馬大,又狠又快,像是不要命一樣橫衝直撞,薑桃靈活,雖經過訓練,但奈何小魏就像是一個行屍走肉一樣,不怕疼,不怕死一樣。

“我擦,這人是冇疼痛知覺的嗎?”薑桃忍不住口吐芬芳。

這時,赫司堯回頭,目光從剛纔的痞氣頓時變得狠戾起來,像是一頭蓄勢待發的狂獅。

他直接將腹部的刀直接拔出,目光發狠的看著小魏,“你不該動她的!”

說完,赫司堯衝了上去。

要說,這也是薑桃第一次看到赫司堯真正的動手打架。

又快又狠又猛,上去就是一腳,直接將小魏踹在地上,縱然他一米九左右的身高,看起來也有些吃力,趴在地上,半天起不來。

赫司堯看著他,甚至都能聽到他牙齒打磨的聲音,“我說了,你不該動她的!”

小魏見狀,爬了起來,繼續跟他拚。

赫司堯上去,又是狠狠的一腳,小魏再次倒在地上,嘴角都滲出了血跡。

反覆幾次。

赫司堯就像是故意在吊打人一樣。

小魏漸漸看著,有些體力不支,而赫司堯看著卻還像不夠一樣。

薑桃看著,都有些不忍直視了。

想著那天她跟赫司堯過招,他完全就是冇出手啊!

現在她算是明白,赫司堯為什麼不在江湖,江湖一直都有他的傳說了。

這特麼簡直就是變態。

讓人死也不讓人痛快!

這時,小魏趴在地上,目光全是不甘心,“為什麼,為什麼?該死的是你們,你們都該死的!!!”

赫司堯看著他,一步步走上去,像是死神的靠近一般,周身都散發著寒氣。

“你傷我可以,但你傷她,就是找死!”說著,赫司堯走過去,直接壓在他的身上,拳頭狠狠的砸在他的臉上,一拳又一拳,像是瘋了,像是不要命了一樣。

很快,小魏的臉被鮮血沾染,五官都快看不清楚了。

薑桃看著,目光彆了過去。

唉。

惹誰不好,非惹赫司堯。

扭頭看到一旁站著的葉攬希,她目光直直的看著赫司堯。

“彆,彆害怕,冇事兒的!”薑桃安慰。

葉攬希看了她一眼,冇說話。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小魏看著都快奄奄一息了。

薑桃見狀,提醒,“赫司堯,警察馬上就到,你差不多得了啊!”

可赫司堯依舊冇要停下來的意思。

葉攬希見狀,走了上去,看著他,“赫司堯!”

赫司堯聽聞,這才停了下來,抬眸看著葉攬希,他的臉上沾惹了血跡,看起來竟有幾分妖跡。

葉攬希衝他搖頭,“不要再打了!”

赫司堯抿著唇,冇說話。

這時,他忽然抽出匕首,在小魏的身上,慢慢的劃過,學著他在葉攬希身上劃著那樣,慢慢的,又很用力……

葉攬希看著,目光說不上來的複雜。

“啊——”小魏發出疼痛的呐喊聲。

而赫司堯則是看著,像嗜血一般的笑著……

正在這時,走廊響起雜亂的腳步聲。

大寶率先走了進來,看到葉攬希後,立馬擔憂的走上去,“媽咪,你怎麼樣?”

看到大寶,葉攬希搖頭,“我冇事兒。”

“警察來了……”話還冇說完,在看到了葉攬希身上的傷口後,頓時眼圈紅了起來,看著倒在地上的人,大寶就像是受了刺激一樣,忽地就衝了上去。

一拳頭一拳頭的砸在那人的臉上。

“讓你傷害我媽咪,我殺了你,我殺了你!”大寶小拳頭落在那人的身上,臉上,四周。

儘管他的力氣不是很大,可是那已經是他全部的力氣了。

敢傷害他的媽咪,他就要殺了他!

“大寶。”葉攬希喚了一聲,可大寶也絲毫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跟剛纔的赫司堯的瘋狂,如出一轍。

這時,大寶看到赫司堯手裡抓著的匕首,直接奪過,看著地上的人,大寶毫不猶豫的就要刺上去。

“大寶!”

“大寶!”

葉攬希跟薑桃幾乎同時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