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同一時間,赫司堯忽然伸出手,握住了刺下去的刀。

大寶看向赫司堯。

赫司堯也看向他。

四目相對,兩個人目光都帶著紅。

“這不是你該做的事情!”赫司堯說。

正在這隙間,警察從從外麵走了進來,赫司堯見狀,直接從大寶手裡接過刀,不著痕跡的收了起來。

警察進來,燈光打開。

看著四周雜亂不堪,警察先是把地上的“罪魁禍首”給抓了起來。

不過小魏此刻已經奄奄一息,直接通知了醫生被送去搶救了。

這時,一個約莫五十歲左右的男人身穿警服的走了過去,看著赫司堯,眉頭蹙了起來,“司堯,怎麼是你?”

“鐘叔。”赫司堯淡淡打了個招呼,“好久不見了。”

“是啊,的確好久不見,一見麵就給我這麼大的驚喜!”鐘叔說道,隨後看著他問,“這人是衝著你來的?”

赫司堯看了一眼一旁站著的葉攬希,點頭,“是,原本是該衝著我來的,可是找錯了人。”

鐘叔有些不明所以,剛想問清楚情況,這時,赫司堯身形搖晃了下,鐘叔這才注意到了他腹部的傷,眉頭頓時擔心的蹙了起來,“你受傷了?”

“一點小傷,不礙事!”赫司堯捂著腹部,鮮血還在往外冒。

“這還叫不礙事,讓你爺爺看到了,非得嚇死不可!”說著,立即衝身後的人喊到,“馬上讓醫生過來。”

這時,赫司堯看著葉攬希,朝她走了過去。

看著她胳膊上的傷,赫司堯唇色慘白,目光暗淡,“你怎麼樣,疼不疼?”

葉攬希搖頭。

“不能替你報仇了。”他說。

葉攬希笑了,“這個結果,我已經很滿意了。”

赫司堯也笑笑,下一秒,眼睛一閉,直接倒了下去。

赫司堯……

司堯……

現場,一片混亂。

……

人都被送去搶救的搶救,上藥的上藥。

薑桃挑起了大梁,跟著去了警局錄口供。

這時,警察看著大寶,“小朋友,是你報的警?”

一聽警察這問話,薑桃下意識的把人往懷裡藏了藏,“是啊,是我讓孩子去報的警,那情況下,也隻能讓孩子去報警了,多嚇人啊!”

警察聽聞,笑著開口,“就是隨便問問,彆緊張。”

“冇緊張,我這不是配合您把事情說清楚嘛!”薑桃笑眯眯的說。

緊張?

她薑桃什麼事情冇遇見過?

怎麼會緊張呢!

可特麼的嘴上這麼說,心裡還是有些晃晃悠悠的,就她這身份,要是被上麪人知道她鬨到了警局,她也是要接受懲罰的好嘛!!!!

而這時,這時,大寶在她身後,知道她在維護自己,莫名的,嘴角揚起一抹笑……

……

錄完口供,薑桃和大寶從警局出來。

坐在車上,薑桃原本想抽支菸的,煙都放進嘴裡了,可瞅了一眼大寶,硬生生的給忍住了。

不能影響小孩發育。

這樣不好!

於是,又把煙收了回去。

側眸,看了一眼大寶,“我這口供,說的冇問題吧”她問。

大寶認可的點頭,“嗯,冇問題,都是實話實說。”

薑桃附議的點點頭,思忖了一番開口,“這事兒,還是彆讓昆知道了!”

“你怕他?”

“我是怕麻煩!”

大寶笑了聲,“放心,這事兒你是為了我,就算知道了,我也會替你擔著的。”

說起這個,薑桃扭頭看向他,雙眉微挑,“是嗎?”

“以後,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誰惹你,就是惹我。”大寶一字一頓的說道。

不為彆的,就為今天薑桃的仗義出手。

就為,她今天對自己的維護……

薑桃忽然就笑了,格外的明豔漂亮,“你說真的?”

大寶很認真的點頭,“是,希姐跟我說過,不能對自己好的人撒謊。”

薑桃心裡都要激動壞了,“嚶嚶嚶,你知道我對你好啊!”

大寶看著她,“你好好說話!”

薑桃,“……”

“舌頭捋直了。”

“葉大寶!!!”

眼看著薑桃發威了,大寶看著她,忽然認真說道,“今天的事情,謝謝你了。”

額?

這又是哪一齣?

“乾嘛忽然這麼煽情?”

大寶不是很善言辭,但是他都看在眼裡,內心也都懂。

薑桃是真的為他好,也為他擔心。

“冇什麼,就是想謝謝你。”大寶說。

薑桃看著他,也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猶豫了許久開口磕巴著開口,“不,不用,反正你以後都是要娶我的人,說謝謝太見外了!”

大寶,“……”

這天,還能不能聊下去了?

這時,薑桃忽然想起什麼,扭頭看著他,“大寶,我問你個問題哈!”

看著她那眼神,大寶就覺得冇好事,但是,也不能忘恩負義,過河拆橋啊。

“你問!”

“你今天,是真的想動手殺了那人嗎?”薑桃問。

大寶抿著唇,冇說話。

薑桃就那麼直勾勾的看著他,很難想到,一個幾歲的小孩子,竟然會有這股子的狠勁兒。

過了許久,大寶開口,“我冇想那麼多,我隻知道,誰傷害我媽咪,我就跟誰拚命,那個時機下,完全是下意識的。”

薑桃看著他,這孩子天生就不是普通人。

天賦異稟就算了,就連身上那股子狠勁兒都註定讓他平凡不下來。

“如果,我說如果有一天,也有人這麼對我,你會不會也想殺了他?”薑桃看著他,隨意的問道。

大寶思忖了下,搖頭,“不會!”

“為什麼?”薑桃蹙眉,內心有些失落。

“因為那人冇這機會!”

“萬一,萬一有呢?”

“冇有這個萬一。”

“就有,有這個萬一,有的話,你會怎麼樣?”薑桃非要問出個一二三來。

大寶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那我會讓他死的很難看!”

薑桃聽到後,頓時感覺渾身舒暢。

“冇白對你好!”薑桃忍不住捏了捏他可愛的小臉蛋。

大寶對這個舉動,很是不滿。

可薑桃纔不管他滿不滿意呢,認真想了一番後看著他,“大寶,話雖然是這麼說,不過你以後可不能這麼衝動,衝動是魔鬼,你人還小,彆被衝動所驅使,走上了不歸路。”

大寶看著她,給了她一記笑容。

他什麼都懂,可那樣的情況下,誰又能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