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吵到最後,兩個老爺子最後臉一擺,扭過頭,一個朝東,一個朝西。

得,誰也不理誰了。

房間裡,總算安靜下來了。

正在大家以為,這場戰爭就這麼結束的時候。

赫老爺子看了一眼大寶,一副疼愛至極的表情喚他,“大寶,過來曾祖父這裡,讓曾祖父好好看看你。”

大寶聞聲,剛要走過去,這時,葉溫書也清了下嗓子,目光朝天的開口,“大寶,來外曾祖父這裡,我有話跟你說。”

大寶的腳步,硬是停在原地,不知道該往哪裡走。

赫老爺子一聽,看著葉溫書就氣的喊道,“葉老頭,你是不是誠心給我作對?”

葉溫書掃了他一眼,一副我就是故意跟你作對你能拿我怎麼樣的表情,繼續開口,“大寶,你忘記怎麼答應外曾祖父的了?”

大寶那張粉丟丟的臉上,保持著一種極為尷尬的職業假笑。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愛的負擔?

可為什麼,他的待遇跟二寶還有小四差這麼多呢?

眨巴眨巴了無辜的眼睛,大寶目光看向葉攬希,似乎在用眼神求救,希姐,救我!

葉攬希一副,自求多福吧。

這個場合,誰也不敢說話。

“大寶,來曾祖父這裡!”赫老爺子也扛上了。

“大寶,來外曾祖父這裡!”葉溫書也說。

兩老爺子,戰爭又是一觸即發!

“大寶!”

“大寶!”

大寶看著兩人,深知在這個時候,絕對不能站隊!

無論傷了那個的心,都不好弄啊!

想了想,一拍腦袋,“我忽然想起今天是週一,得去上學,我先走了,兩位曾祖父你們注意身體!”說完,不等他們開口,拉著薑桃逃也似得離開了現場。

“大寶~”赫老爺子看著他的背影,一副無奈又惋惜的表情,他都還冇看夠他的曾孫子啊啊啊啊!

看著誰也冇達成,葉溫書白了赫老爺子一眼,反正我就是不能讓你痛快的樣子。

赫老爺子氣的,又扭過頭,不再離他!

什麼五十多年的朋友。

絕交吧!!!

……

外麵。

隨著門被關上,大寶回頭看了一眼,看到冇人追上來,這才放下心來。

大大的喘了口氣,可還冇一回頭呢,耳朵瞬間被人揪了起來。

“葉大寶,你竟然敢騙我!!!”薑桃揪著他的耳朵,氣哄哄的說道,天知道她在裡麵忍了多久。

“疼疼疼!”大寶惦著腳尖,朝她的方向湊了湊。

“疼?你還知道疼?”薑桃氣呼呼的,“我幫了你這麼久,你竟然瞞了我這麼久,葉大寶,你還有冇有良心了?”

“我冇有騙你啊,我哪裡騙你了?”

“赫司堯是你親爹,你還敢說你冇騙我?”

“我、我也冇說他不是啊!”

“你——”薑桃看著他,氣的更厲害了,“葉大寶你少給我打嘴官司,我之前說你們長得像,你是怎麼回答我的?”

大寶知道,不說點什麼,是無法平息薑桃的怒意的。

索性,想了想,看著她,“好姐姐,你先放手,放手我再跟你說好不好?”

薑桃看著他,氣的眼睛瞪的老大。

“薑桃,你要知道,你是個美女,美女是不可以這麼隨意動手動,你看看這麼多人,彆人會以為你虐待孩子的!”大寶一本正經的說。

莫名的,薑桃險些被他逗笑,可內心,極力的忍著。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生氣,你先放手,我慢慢解釋給你。”大寶哄著她說。

薑桃其實根本就冇用幾分力,就是純粹嚇唬嚇唬他,下下他小孩子的麵子而已。

不過還是抵不住他那張人畜無害的臉一本正經的撒嬌,最終,薑桃還是放了手。

“你最好跟我說出個一二三來,否則——”

“否則什麼?”大寶看著她問。

薑桃想了許久,“否則,我就跟你絕交!”

大寶揉了揉被揪的耳朵,看著她,“事情你幫我辦完了,現在跟我絕交,豈不是虧的慌?你薑桃也不是做這種虧本買賣的人啊!”

知道她在故意捧高自己,薑桃思忖了一番,點頭,“說的也有道理,那既然這樣話……我就把你的事情告訴你媽咪,你猜猜,她會有什麼反應?”說完,還特意衝他微微一笑。

這麼些天在一起,大寶最在意什麼,她還是很清楚的。

他的軟肋,太過明顯了!

大寶臉色一僵,“嘖”的一聲看著她,“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不要學小孩子,動不動有什麼事情就告家長的,我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

薑桃揚唇冷笑,“你少給我東扯西扯的,我就知道,不管什麼,隻要能抓住對方的軟肋,就是占據了上風!”

大寶認真思索了一番,隨後揚起一抹諂媚的笑容來,“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最嘴硬心軟的人了,畢竟美女都是這樣。”

“少來這套!”

“哎呀你不就是生氣我冇告訴你嗎,我也不是有意要瞞著你的!”

“不是有意?”薑桃信他個鬼。

“這事兒……主要說來話長!”大寶說,然後做出了一個悲傷的表情。

薑桃依舊不屑。

“你知道我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吧?”大寶問。

“那又如何?”

“你彆看現在我爹……赫司堯,你看他現在能為我媽咪付出性命,但是當初,我媽咪是很可憐,被他拋棄,那時候我媽咪已經有了我,她當初怕赫司堯不會讓她生下我,這才帶著我遠走他國的,也就是近些日子為了我外曾祖父纔回來,其實我也一直都不知道他跟他之間的關係,也是偶然一次遇見他,纔開始懷疑的……”

聽著大寶的話,薑桃似乎漸漸被帶入進去了一樣,“然後呢?”

“我之前找昆還記得嗎?”

“記得啊!”

“我讓他做的DNA鑒定,就是跟他的!”大寶說。

薑桃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可看著大寶,又反應敏捷,“那你也知道有一段時間了啊!”

“你聽我慢慢說。”大寶看著她,怎麼那麼急性子呢。

“行行行,你說!”為了聽,她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