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那時候知道了跟他的關係不假,可我從來冇跟他打過照麵,我也冇打算跟他相認,也就是這次我媽咪的事情,這不是纔有了交集嘛!”大寶攤手說道。

“所以說之前,赫司堯也不知道你的存在?”薑桃問。

“很顯然啊,他並不知道!”

薑桃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許久後才喃喃道,“你媽咪可真厲害,也真偉大!”薑桃由衷的說道。

大寶很認同的點頭,“是啊,她那麼辛苦的生下我,養大我,又怕赫司堯知道會把我搶走,所以我也就冇想過跟他相認,更不想承認跟他有關係,所以纔沒跟你提這事兒!”說到這裡,大寶總算給圓了回來。

薑桃聽著吧,也是有幾分道理,能夠感同身受的。

“這赫司堯的怎麼這麼渣,你媽咪那麼漂亮還辜負?真是人渣!”薑桃罵道。

大寶認同的點頭,“可不!”

“這事兒你做的對,赫司堯這種人就不該有後的,就應該斷子絕孫!”

額?

罵誰呢?

大寶看著薑桃。

薑桃片刻後才意識到什麼,看著他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在說,赫司堯這種人就應該有這樣的結果,可誰能想到,他命這麼好,竟然有你這麼個兒子!”

“嗯!”大寶認同的點頭。

“唉,人好不如命好啊!”薑桃感慨。

大寶依舊點頭,認同。

這時,薑桃看向他,“雖然事情是這樣的,你也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你還是應該提前跟我說一聲的……畢竟,我也說了那麼多赫司堯的壞話……”這話,倒是越說越小聲了。

“你放心,你說的那些,我絕對不告訴他!”大寶說。

“我又不是怕他知道!”認慫這事兒,薑桃不能乾。

“對,你肯定不怕!”大寶該捧就要捧。

“不過……咱們的身份跟赫司堯之間還是很敏感的,之前還想著反正你們也不是親生的,無所謂,現在,性質可不一樣了!”薑桃深思,然後喃喃道,“昆要是知道這事兒,估計也夠TM的驚訝!”

說著,薑桃忽然意識到個事情,看著大寶,“你該不會會為了赫司堯,脫離組織吧?”

大寶立馬搖頭,“這個不會,絕對不會!”

“真的?你保證?”

“我保證,百分之百保證!”大寶舉起手,對天發誓道。

薑桃這才放下心來,“我倒是願意相信你,不過昆哪裡……就不好說了!”

說起這個,大寶笑著說道,“放心吧,他除了相信我,冇有彆的路可走……”

薑桃看向他,大寶意識到什麼,立即收起笑容,裝的一本正經。

“誰說的,他還有一條路可以走……”薑桃說。

“什麼?”

這時,薑桃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大寶想了下,“你說的,也不是冇有道理!”

“知道就行。”

“所以,到時候全靠你保護我了!”大寶看著她笑嘻嘻的說道。

跟大寶在一起這麼些天,他笑是笑,都是有數的,大多數都是像個小大人一樣,一本正經的,很少這樣笑的孩子氣。

一時之間……

唉。

都怪薑桃,對這張臉冇有免疫力!

誰讓他那麼可愛,那麼粉嫩,那麼想讓人好好疼愛呢!!

薑桃白他一眼,“總之,你以後不準在有事情瞞著我,欺騙我!”

“好!”大寶點頭。

“如果再讓我知道你有事情瞞著我……我就……”薑桃看著他威脅。

“就怎麼樣?”大寶問。

薑桃神秘兮兮的一笑,“你知道古代的太監,都是怎麼尿尿的麼?”

大寶,“……”

薑桃摸了摸他可笑的小臉蛋兒,“懂了嗎寶貝?”

大寶立即笑成一朵花一樣,乖巧的點了點頭。

“乖,走吧!”

大寶跟著她往外走。

忽然間,就想到了一件事情。

“薑桃……?”

“叫美女!”

“美……女……”

“說。”

“如果我現在要說還有一件事情瞞著你……”

薑桃眼神立即殺了過來。

大寶立即笑著開口,“我開玩笑的……隨便說說的。”

薑桃這才收起了視線,朝外走去。

大寶悄悄鬆了口氣。

看來那件事情,還是……順氣自然吧。

大不了,見招拆招吧!

……

韓風處理了相關事務後,直接去了醫院。

看到赫司堯躺在床上,身上包紮著好幾處,又擔心,又害怕。

赫司堯掃他一眼,“站那麼遠乾什麼?”

韓風往前挪了幾步,還是有些怯怯的,“老闆,我也冇想到事情會這樣……”

赫司堯冷冷一笑,“如果你那天電話裡廢話再多一點,現在,你應該就是我老闆了。”

“不不不!”韓風開口,“老闆,永遠都是老闆,這是無法更改的!”

這馬屁拍的,永遠在線。

赫司堯冇理會他,而是看著他問,“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說起這個,韓風又大膽的往前走了一步,“我跟律師去交談過了,魏庭現在還躺在床上不能動,傷的是真重,但是,意識清楚了些,警察也問了話,他對所做的事情供認不諱,但是,他一口咬定,不是季明指使的。”韓風說。

赫司堯眯著眸,“我們去找過季明,他的反應很真實,不像是裝出來的,應該真不是他指使的!”

“奇怪就奇怪在這裡,如果不是季明指使的,那他怎麼會找到前老闆娘?”韓風問,“要找,要報仇的話,不應該找您嗎?”

赫司堯抬眸掃向他。

韓風意識到什麼,立即開口,“我不是那個意思老闆……我就是,就事論事而已。”說著,諂媚的笑笑。

赫司堯懶得理他。

薄唇緊抿,眉頭緊鎖,韓風說的問題,也正是他的疑問所在。

這時,韓風想起什麼,“對了老闆,那個魏庭雖然看著有精神障礙,但是我聽說,他的IQ是很高的,比正常人都要高出很多。”

在接觸的過程中,赫司堯就發現了。

他不是普通的精神障礙患者。

想到這裡,赫司堯有一個念頭誕生。

他看著韓風,“你過來。”

韓風聽聞,走近了一些。

“把耳朵湊過來。”赫司堯冷聲道。

韓風這才怯怯的把耳朵湊了過去,赫司堯在他耳邊輕聲說了些什麼……

韓風聽著,目光漸漸清晰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