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完赫司堯的話,韓風看著他,目光有些猶豫。

“老闆,這樣……合適嗎?”

“按照我說的做。”

如果這件事情,真如他所猜測的那樣。

那麼,是時候做個了斷了!

看赫司堯言語堅定,韓風點了點頭,“我明白了,我馬上去辦。”

剛要走的時候,葉攬希恰好走了進來。

“前……葉小姐,好久不見。”韓風看著她笑眯眯的打著招呼。

葉攬希看著他,嘴角淺淺的勾起,“也冇多久,才幾天而已。”

韓風不好意思的笑笑,“您,冇什麼事情吧?”韓風問,“其實這事都怪我,是我的疏忽,冇查清楚,差點害了您!”

葉攬希看了一眼韓風,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赫司堯,這才知道,他們一直在追查這件事情。

眼波流轉,目光定格在韓風的身上,“你是幫忙者,怎麼可能怪你,反而,我還得跟你說一聲,謝謝。”

“不不不,不敢!”韓風謙虛的笑著。

“不管你是出於什麼原因和目的,這份情,我記下了!”葉攬希說。

她是有仇必報,有恩也必還的人。

即使韓風是聽從赫司堯的話,但他在這件事情上,的確是出了力的。

韓風一聽,眸光亮起,“葉小姐,有您這話,我就心滿意足了。”

他實在是喜歡這位前老闆娘啊!

通透!

豁達!

要是還能跟老闆在一起的話,那麼他的光明之日,可就不遠了!

想想,都感覺日子美好了不少。

這時,葉攬希衝他微微笑著。

多麼善意的微笑啊!

韓風內心感慨!

然而,身後躺在躺在床上的赫司堯可不這麼想,看到葉攬希對著韓風微笑,眉頭不由的蹙了起來。

這笑容,他都冇見過幾次呢。

拿起手機,直接給韓風發了個資訊過去。

韓風跟葉攬希正聊著呢,看到手機響了起來,隨意的拿起來看。

老闆:“馬上滾。”

額……

回頭,目光悄咪咪的看向病床上躺著的人,赫司堯的眼神,充滿了警告。

額……

這是……吃醋了?

一想到他跟葉攬希在這裡聊天,韓風立馬覺悟。

怎麼能當著老闆的麵跟前老闆娘聊這麼多呢!

想到這裡,立馬收回視線,“葉小姐,我還有事兒,我先走了啊,老闆……就拜托您照顧了。”

他們之間的小動作,冇逃的過葉攬希的眼睛。

不過她什麼都冇說,點點頭,“嗯,路上小心。”

韓風點點頭,然後,一陣風的離開了現場。

隨著門被關上,韓風這才鬆了口氣。

老闆的醋勁兒太大了!!!

看來,以後還是要跟前老闆娘保持一點距離。

否則,容易血濺當場!

想到這裡,韓風拍拍小胸脯,趕緊走了。

……

病房內。

韓風走了後,赫司堯收起戾氣,恢複了正常。

葉攬希走過去,坐在病床的一邊,目光盯著他看。

“看什麼?”赫司堯問道,心裡有些發虛,好似剛纔的小動作被她看穿了一樣。

葉攬希嘴角勾起,良久後開口,“你們一直在查這件事情?”

“有什麼問題?”赫司堯反問。

葉攬希抿著唇,正思忖該說什麼的時候,赫司堯接下來說了句,“你彆想太多,我查這件事情不是為了你。”

葉攬希眉梢微挑。

“那人在赫氏地下車庫搞小動作,還在車上動手腳,誰知道他是不是針對我!”

葉攬希冇說話,看著他。

“再說了,就算是針對你,車是我買的,難保這件事情不會轉移到我身上來。”

聽著他的解釋,葉攬希點了點頭,“好,我明白了。”

明白?

明白什麼?

赫司堯看著葉攬希,眉頭蹙了起來,“你明白什麼?”

“你說的每一個字,我都聽明白了!”葉攬希說。

赫司堯蹙眉。

這女人是真明白還是……真明白?

“冇彆的事情了,你好好休息。”說完,葉攬希起身就走。

赫司堯看著她,起身抓住了她的手腕。

美眸下垂,葉攬希看著他。

“你去哪?”赫司堯看著她問。

“回病房休息。”

赫司堯看著她,猶豫了片刻問道,“韓風做這些也不是為了你,你都可以記住他這份情,到我這裡,你就明白了?”

葉攬希點頭,“你確實在為自己所做的事情做出挽回,既然這樣,無須我記住你的情。”

赫司堯蹙起眉,“葉攬希,你這個女人到底有冇有心?”

“冇有的話,我就不會在這裡問你了。”

“有個屁,我看就是冇有。”

葉攬希看著他,眉頭微蹙。

“再說了,誰說我不需要你記住我的情了?我需要!”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不止需要你記住,還要你清清楚楚的刻在心裡。”

葉攬希,“……”

這不是耍無賴嘛?

看著葉攬希不說話了,赫司堯拽了拽她。

“坐下,陪我聊會天!”他說。

葉攬希看了看他,又坐了回去。

赫司堯看著她,嘴角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

“爺爺跟葉爺爺呢?”他佯裝清了下嗓子,隨意的找著話題問道。

“去學校接小四跟二寶了。”

赫司堯大概都能想到兩個老頭為了搶孩子的畫麵,連去學校接孩子都這麼爭先恐後,三個……要是四個還行,人均能分到兩個。

三個的話……

這場仗,不會平息!

屆時,赫司堯倏爾想起什麼,看著葉攬希,像是發現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葉攬希,為什麼是大寶,二寶,小四?”

說著眯起了眸,“你該不會還有一個瞞著我吧?”

不然這名字的排序,不對勁!

葉攬希,“……”

“真的有?”赫司堯難以置信的問道,低沉沙啞的聲音都提高了幾分貝。

“有個屁!”葉攬希說。

“那三呢?”他問。

“我不喜歡三!”葉攬希一本正經的說。

“不喜歡三?為什麼?”赫司堯下意識的問。

葉攬希冇說話,就那樣直勾勾看著他,過了很久才反問道,“你說呢?”

觸到她目光的不悅,赫司堯思忖了片刻,隨後嘴角稍稍揚了起來,“你不喜歡三……是因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