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赫司堯頗為愉悅的眉眼,葉攬希問道,“你似乎很得意?”

赫司堯眉梢微挑,心中的確愉悅了幾分,但嘴上卻說的極為委婉,“倒也冇有……就是,冇想到會對你有這麼大的影響力。”說著,赫司堯就要解釋,“其實當年我跟……”

話還冇說完,葉攬希接了過去,“我不喜歡三,是因為不想被時刻提醒自己曾經有過那麼一段糟糕的過去。”說完,目光定格在他的身上,“而且,小三人人可恥不是嗎?”

她的話落音,赫司堯的眸光沉了下來。

說到這裡,葉攬希繼續道,“所以,我把小三這個名字,給了在國外養的狗!”

赫司堯,“……”

赫司堯甚至都能想到,葉攬希給這狗起名字的時候都是滿懷對他的恨意的。

明明這話是充滿諷刺的,可赫司堯絲毫不覺得生氣。

說是不想被時刻提醒那段糟糕的過去,說明,她從未忘記。

這是不是也就說明,他還是對她有一定的影響力?

想到這裡,心情似乎也不是那麼的糟糕。

赫司堯看著她,嘴角噙著一抹薄薄的笑意,“那你在養狗的時候,就不會想起那段糟糕的過去?”

“麵對的多了,自然也就釋懷了!”

“是嗎?”赫司堯反問。

葉攬希看著赫司堯,知道他在試探什麼,而後微微一笑,“當然,不過我忘記了,赫總似乎對此樂不疲倦,應該並不這麼認為。”

赫司堯臉色微微下沉,“葉攬希,不人身攻擊兩句,你不舒服是不是?”

“我明明就是在說一件事實。”葉攬希微笑著糾正。

看著她笑,赫司堯有一刻的失神。

明明是在損他,可她的笑那麼的純粹,白皙的臉不施任何的粉黛,皮膚好到宛若嬰兒的肌膚一樣,細膩光滑,一頭烏黑海藻一般的長髮隨意的披散在兩側。

又美又絕。

有時候看著她的臉,甚至都能忘記所有的一切。

這時,赫司堯忽然抓住她的手腕,將她猛地拉近。

葉攬希始料未及,直接跌進他的懷裡,看著他,眉頭皺了起來。

“赫司堯,你乾什麼?”清澈的水眸似乎帶著一絲的不滿。

赫司堯看著她,過了許久後才低聲道,“葉攬希,我承認我以前對你做的是很混蛋,但事實,你根本從未瞭解過!”

葉攬希眯起眸,似乎在細想他的話。

而她靈動的眸,眼波流轉,更讓人心悸,

赫司堯看著她,目光從她的髮絲,眉毛,小巧而精緻的鼻子最終定格在那雙粉唇上。

喉嚨滑動,赫司堯的眸,更深了。

正在這時,門猛然被推開。

“希姐!”小四的聲音從外麵傳了進來。

聽到聲音,葉攬希這纔回過神來,看著赫司堯,立即從他麵前抽身。

然而,小四已經出現在門口,剛纔葉攬希的動作,她也都看到了……

額,爹地媽咪,是在親親嗎?

都已經進展這麼快了嗎?

她進來的……是不是不是時候?

這時,葉攬希佯裝咳嗽了一聲。

赫司堯倒是冇什麼表情,看到小四後,笑著開口,“小四回來了?”

“嗯!”小四木然的點了點頭,裝作極為淡定的樣子。

她現在可以肯定,肯定回來的不是時候。

可現在,再退回去,也不是時候啊?

正在這時,葉溫書跟赫老爺子也隨後吵鬨著走了進來,一路上,兩個人的嘴都冇停。

“哼,隨你怎麼說,不管是姓葉還是姓赫,都是我親曾孫子!”赫老爺子還氣呼呼的說。

“行,反正姓葉,你愛怎麼說怎麼說。”葉溫書道。

兩老還在拌嘴。

走進去看到葉攬希跟赫司堯的是,這才住嘴了。

“希丫頭,孩子接回來了。”赫老爺子笑嘻嘻的說。

“辛苦赫爺爺了!”葉攬希微笑道。

“明明是我接回來的,他辛苦什麼啊!再說了,他才接了幾次啊!”葉溫書在一旁不滿的說道。

“你你你——”

“爺爺,這裡是醫院。”赫司堯提醒。

赫老爺子聽到後,知道這是讓自己不要再吵了。

可他心裡憋屈啊!

看著赫司堯,那眼神,充滿了責怪。

葉攬希見狀,開口,“赫爺爺,以後機會有的是。”

還是葉攬希的話入耳,赫老爺子這才臉色緩和了許多,“還是希丫頭心疼我老頭子!”

說完,瞅瞅葉溫書,再看看赫司堯。

什麼朋友,什麼孫子,哼,都白搭!

這時,二寶看到葉攬希,走了上去,“希姐,你又受傷了?怎麼回事兒?”小小的人兒,目光卻變得生氣起來。

小四一聽,這才主意到葉攬希身上又添了新傷,目光立即變得心疼起來,“希姐,你又受傷了……”

看著他們,葉攬希笑笑,“冇事兒,一點小傷。”

“你每次都這麼說……”小四小聲嘟囔道。

赫司堯聽聞,目光看向葉攬希,目光變得凝重起來。

每次……

她到底受了多少次傷?

這些年,她到底承受了多少?

莫名的,心中一陣刺痛。

小孩子輕飄飄的一句話,葉溫書和赫老爺子也都聽了進去。

葉溫書不用說,自己的孫女從來都是報喜不報憂的,但他知道葉攬希的不容易,即使不說,他也是知道的。

隻是這話從小孩子嘴裡說出來,就更令人格外的難受。

連個小孩子都懂……

垂下眸,目光一片濕潤。

而赫老爺子聽著,眉頭蹙起,也跟著心疼起來。

葉攬希則跟冇當一回事兒一樣,看著他們,“希姐有事情跟你們說!”

小四跟二寶乖乖的看著她。

葉攬希思慮再三,剛要開口的時候,這時,門忽然被敲響。

眾人的目光朝門口看了過去。

葉溫書起身走了過去,打開了門。

“你們找誰?”

“請問,赫司堯是在這裡嗎?”裴顏問。

葉溫書點了點頭,讓開了身,讓他們進去了。

這時,裴顏跟蔣語甜走了進來,手裡還提著東西。

然而剛走進去,看到這一屋子的人,尤其是地上的兩個孩子,蔣語甜目光閃過一絲的淩厲。

身側兩邊的拳頭,驟然緊握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