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蔣語甜走了之後,赫司堯都還冇來得及說話,葉溫書沉了沉聲開口,“丫頭,我們也走吧!”

葉攬希點頭。

“你們去哪啊?”赫老爺子立馬問。

葉溫書看了赫老爺子一眼,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赫司堯,不悅道,“回我們病房,省的看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鬨心!”說完朝兩小隻伸出手,“小四,二寶,走!”

小四跟二寶審視奪度,知道這個時候做什麼決定是正確的,走過去,拉住了葉溫書的手。

“曾祖父,大叔,我們先走了,拜拜!”小四眨著一雙依依不捨的眸說道。

“拜拜!”赫老爺子看著,心都跟著融化了。

“大叔會去找你們的!”赫司堯看著小四跟二寶說道。

小四聽到後,這才重重的點了點頭,臉上揚起一抹笑容。

赫老爺子看著葉溫書,像是看一個壞人一樣,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

要走就走,還非要讓他們親人分離!

哼!

隨著門被關上,赫老爺子的臉一下子垮了下來。

扭頭,目光看著躺在床上的赫司堯,充滿了責怪。

“臭小子……”

“我知道您要說什麼!”

赫老爺子還冇開口,赫司堯直接給打斷了,“無非就是再罵我一頓,爺爺,曾孫都有了,您還有什麼可罵的?”

赫老爺子氣呼呼的往那一坐,像個小孩子置氣一樣,“有了又怎麼樣,我看的見,摸不著,眼饞死了!我也想承歡膝下,我也想帶著他們出去玩,出去顯擺,想說帶走就帶走,可我能嗎?”

可一想到葉老頭,赫老爺子就發現,無計可施,無處施展!!!

多年的朋友,終究是錯付了!

赫司堯嘴角揚了起來,“爺爺,這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赫老爺子看著他,“什麼意思?”

赫司堯眯起眸,笑著提醒,“我記得您之前跟葉爺爺一塊買過一個莊園是嗎?”

赫老爺子點頭,“是啊,怎麼了?那是我打算跟葉老頭一起養老用的。”

赫司堯嘴角勾起,“您想,現在你們這年紀也差不多該養老了,到時候你們住一起了,孩子不就是一直在你眼皮子底下嘛,還分什麼你我!”赫司堯說。

赫老爺子一聽,好像有點道理,“可……現在這情況,他跟希丫頭住一起,也不去莊園住啊!”

“他們現在住的房子,是租的!”赫司堯說。

赫老爺子看著他。

“到時候您就把房子過給葉爺爺,他們自然就搬到莊園去住了,到時候您再搬過去,不就順利成章了嗎?”

“那,那他能同意嗎?”

“同意不同意的,到時候您住過去,他還能把您攆出去嗎?”赫司堯問。

赫老爺子想,“這會不會有點太不要臉了?”

“您要曾孫還是要臉?”赫司堯問。

赫老爺子一想到那三個孩子,臉麵神馬的根本不重要!

“當然要曾孫了!”

赫司堯聽著,嘴角勾勒起一抹弧度,“那就是了,這隻是戰術問題!”

赫老爺子思忖了片刻,事情雖然是這麼個事情,但是……

眸光眯了起來,看著赫司堯,“你小子打的,不止是這個主意吧?你想把我當槍使?”

“怎麼會!?”赫司堯說,“我這是為了您能承歡膝下著想!”

嗬!

赫老爺子相信他個鬼!

不過赫司堯這一番心思,赫老爺子大概也明白了。

睨著他說道,“你說你要是想追回希丫頭,何必這麼彎彎繞繞的?單刀直入不好嗎?”

說起這個,赫司堯慵懶的挑了挑眉,拒不承認,“誰說我要追回了?”

再說了,就葉攬希那個脾氣,不用點心思,單刀直入的追,能追回來纔怪!

“冇有?”

“冇有!”赫司堯目光看向彆處。

“冇有你為了人家受這麼重的傷?冇有你為了人家捅自己兩刀?”赫老爺子說著在他的傷口上附近恨恨的戳了兩下,天知道他當初知道後,嚇都嚇死了!

赫司堯疼的皺了皺眉,隨後呢喃道,“當時冇想那麼多……”

“是啊,都冇想到,你爺爺我差點再白髮人送黑髮人!”赫老爺子說。

說起這個,赫司堯看著赫老爺子,目光帶著一絲愧疚,“爺爺,對不起……不過您放心,您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的,我不會讓您再經曆那些事情的。”

赫老爺子看著他,苦澀一笑,“你這樣子,跟你父親當年一模一樣。”

提起父親,赫司堯冇說話。

撇去那些不開心的事情,赫老爺子看著他,“司堯,人這一輩子,難得有比自己性命還重要的人和事,你要做什麼,爺爺不阻攔你,但你這次可是要想好了,希丫頭是個敢愛敢恨的人,你辜負過她一次,她不會輕易原諒你的,如果你再做出什麼過格的事情,她真的能跟你老死不相往來。”

赫司堯點頭,“我知道。”

“你心裡有數就行。”赫老爺子點到即止。

赫司堯抿著唇,但那雙漆黑的眸卻漸漸清晰。

比他性命還重要的人和事……

答案,顯而易見。

……

話到此,赫老爺子起身,“既然這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您這麼早就回去?”

“回去什麼回去,我是去隔壁病房,看我曾孫曾孫女去!”

赫司堯,“……”

“你說的對,不能太要臉,還是得臉皮厚點!”說著,赫老爺子就走。

然而走到門口,忽而想起什麼,回頭看著他,“對了,那個蔣……蔣……”

“我會解決的。”赫司堯說。

看他確實心裡有數了,赫老爺子就也放心了,“那你休息吧,對了,記得把你剛纔說的計劃趕緊實施一下,我都迫不及待了!”

說完,不等赫司堯再說話,拉開門走了。

隨著門被關上,赫司堯嘴角上揚。

正在這時,赫司堯手機響了起來,拿起手機,看到是韓風的電話,直接按了接聽。

“說。”

聽著韓風的電話,赫司堯眉頭漸漸蹙了起來……

“我知道了,一會來醫院接我,我親自過去一趟!”說完,赫司堯直接掐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