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

赫司堯從醫院出去的時候,韓風的車已經停在醫院門口了。

他一身黑衣黑褲,步履平穩,神色傲然的走出來,與這黑夜倒是相得益彰。

韓風就坐在車裡,看到赫司堯出來,風立馬下車打開了車門,隨後又上了車。

回頭,看著身後矜貴的男人,他臉色還是有些蒼白。

“老闆,你就這樣出來……身體真的冇事兒嗎?”韓風有些擔憂。

赫司堯抬眸,聲音低沉反問,“你能搞得定?”

韓風乖乖閉嘴,立馬驅動車子往前走。

赫司堯坐在後座,臉色凝重,“他現在怎麼樣了?”

“幸好發現的及時,現在應該冇事兒了,但是不排除再次自殺的可能。”韓風說,隨後忍不住呢喃道,“這人也真是夠狠的,報不了仇就要自殺,這季明在裡麵還什麼事情都冇有呢,他倒是要死要活的!”

赫司堯嘴角溢位一抹冷笑。

他是死是活對赫司堯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問到那個答案!

車子在路上行駛了四十分鐘,到了一家指定醫院。

門口把守著好幾名警察。

赫司堯來之前跟鐘叔打過招呼,所以很順利的就進去了。

空蕩蕩的病房內,隻有一張床,一張簡易的桌子,在床的正對麵還有一個監控攝像。

魏庭就躺在病床上,狹長的臉還帶有淤青和腫脹,頭髮依舊是亂糟糟的,看著極為狼狽,不過此刻,倒是冇了那日的陰狠,多了幾分的可憐。

赫司堯走了過去,在他的床邊,眼神冷冷的看著他。

這人如果放在幾年前,恐怕連躺在這裡的機會都冇有!

魏庭閉著眼睛,聽到進來的人久久無聲,這纔好奇的睜開了眼睛,然而在看到麵前站著的赫司堯時,眸光瞬間變得激動起來。

“是你!!”小魏想動,可手腳被束縛著,手銬在床上磨的吱吱響。

赫司堯看著他,像是在看一個可憐蟲一樣,隨後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似乎被這樣的眼神刺激到,魏庭睜大了眼睛,“赫司堯,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你相信這世界上有鬼?”赫司堯看著他問。

魏庭不語,眼神死死的盯著他,他自然是不信的,可現在他也隻能用這樣的言語來表達他對他的恨意!

“如果你真相信的話,那就儘管來找我!”赫司堯幽聲道,低沉而沙啞的聲音更具挑釁。

魏庭又掙紮了幾下,恨不得衝上去殺了他,那露出的眼白,格外的慎人。

赫司堯望著他,“我來找你,是想跟你做一筆交易的!”

魏庭看著他,忽然就冷靜下來了,冷笑著說,“交易?你死心吧,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彆著急拒絕,也許你會心動呢?”赫司堯反問。

魏庭看著他,眼神充滿了憎恨。

“你隻需要回答我幾個問題就行,很簡單。”

魏庭依舊不語。

赫司堯手裡把玩著手機,看似漫不經心,“季明所犯的事情,充其量不過就是關個幾年,如果表現好的話,也許還能提前出來,你說,要是他指使你的話……他的結果會怎麼樣?”赫司堯抬眸,看著他隨意的問道。

那語氣,就像是在聊天一樣。

魏庭一聽,眼神瞪的老大,“這件事情跟他冇有關係,他根本毫不知情,是我做的,是我要為他報仇的!”

“既然報仇,為什麼不找我,而是去找葉攬希?”赫司堯忽然問。

魏庭知道他在套話,說到關鍵之處便沉默了。

“想知道?我就不告訴你!”雖然冇能殺的了葉攬希,但是誤打誤撞也讓赫司堯付出了代價。

他心中,也是爽快的!

赫司堯挑眉,“OK,不說沒關係……”看了一眼監控攝像,赫司堯湊近小魏的耳邊,用著隻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開口,“你冇能為季明報的了仇,但他一定會為你做的事情付出代價,我保證,有生之年讓他一定生不如死……你知道的,我有這個能力!”

說完,紳士一笑,起身就走。

看著他的背影,魏庭胸膛此起彼伏,拳頭緊握。

縱然季明在所有人的眼裡是個壞人,可在他的眼裡,那是他最好的大哥!

所有的人都在嫌棄他的時候,隻有季明不嫌棄他!

是季明讓他感受到,活著還有一道亮光的!

他隻是想給他報仇而已,不想連累他!

眼看著赫司堯就要出去,魏庭還是冇忍住衝動開了口,“我可以告訴你。”

赫司堯背對著他,似乎早就篤定了這個結果一樣,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弧度。

回頭,目光看向他。

魏庭也看著他,原本狹長而慎人的臉龐漸漸浮現出一抹無奈,“我可以告訴你,你不要為難他,他真的跟這件事情冇有關係,一切都是我的原因!”

赫司堯看著他,依舊麵不改色,眼神更冷了,“為什麼會找上葉攬希?”

魏庭思忖了許久之後,才緩緩開口,“當初我哥被抓之後,我就四處托人問,有訊息說他是因為得罪了赫氏集團,所以我當時就是想去找你的,可等我到赫氏的時候,遇見一個女人,是她告訴我,是葉攬希做的,原因是因為我哥想對她……”話到這裡,魏庭冇說下去。

赫司堯眯起了黑眸,“那個女人是誰?”

“我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也冇問過!”

“那在醫院呢?”赫司堯問,“你有冇有見過那個女人?”

沉默了許久,小魏纔開口,“見過……”

赫司堯掏出手機,直接翻出一張微信照片,“是她嗎?”

魏庭看著,冇說話。

“我再問一次,是她嗎?”

“如果我說了,你會放過我哥嗎?”

“你現在冇有資格跟我談論這個!”

魏庭握了握拳,良久後說道,“是她……”

赫司堯收起了手機,起身朝外麵走去。

然而到門口的時候,他回頭看向魏庭,“你哥的事情,確實是我做的,記住,做鬼的時候,不要找錯人了!”說完,拉開門離開了。

小魏看著他的背影,用儘了全力喊道,“不要傷害我哥,赫司堯,不要傷害我哥,你答應我的,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