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風就在外麵等著。

看到赫司堯走出來,立即迎了上去。

還冇來得及開口,病房裡便傳來小魏的喊聲,淒慘至極。

“老闆……”韓風開口。

“走吧!”赫司堯直接說,率先朝外麵走去了。

韓風看著門口把手的人,打了個招呼,隨後便立即跟了上去。

外麵的車上。

韓風看著赫司堯,“老闆,怎麼樣了?”

赫司堯側過頭看著他,“帶煙了嗎?”

額?

韓風怔了下,隨後點頭,“帶是帶了,不過不是您抽的牌子……”說著,從前麵拿出一個香菸盒子來。

赫司堯看著,欠身,修長的手直接從裡麵抽出一根。

韓風見狀,立即打火機遞上,幫忙點燃。

赫司堯抽了一口,車窗下滑,香菸立馬就飄了出去。

他看著窗外,棱角分明的臉崩的很緊,燈光下,那雙忽明忽暗的眸也讓人看不真切。

韓風就那樣看著,冇敢說話。

赫司堯極少抽菸他是知道的,他也不知道在裡麵問出了些什麼,但此刻赫司堯心思很是複雜就對了。

一支菸末,赫司堯掐滅了煙,“韓風。”

“老闆。”韓風看著他。

“幫蔣語甜辦理離職,以後,不要再讓她踏進赫氏集團半步!”

韓風聽著,目光訝然,“這事兒,跟蔣經理有關係?”

赫司堯抿著唇冇說話,可一雙眸卻極為寒冷。

可這沉默,也正應了韓風的猜測。

“真的有關係……那有證據嗎?”韓風問。

“有的話,就不是讓她離開這麼簡單了!”赫司堯看著窗外冷聲說道。

韓風默了。

他知道,蔣語甜這次是真的觸及到了赫司堯的底線了。

赫司堯是什麼人,他跟了這麼多年還是瞭解的。

他重情重義,雖有時候看起來很凶,但是他絕對是一個值得跟的老闆,從不會虧待下屬半分。

蔣語甜更是如此。

一直都是拿捏住了赫司堯這樣的心理,所以才一直踩在邊界上行事。

這些年,赫司堯也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說真的,他真的看不慣,但是也冇辦法。

如今……終於是玩出了火!

“走吧,回醫院!”赫司堯說。

韓風驅動了車,往醫院方向走去。

路上,韓風看著後視鏡裡的男人,矜貴,桀驁。

他知道,赫司堯之所以一直對蔣語甜容忍,是因為那件事情……

思忖了片刻,他開口,“老闆……”

正在這時,赫司堯手機響了起來。

赫司堯拿起手機,看到是小四的微信,嘴角瞬間揚了起來。

“大叔,你在乾嗎?”

赫司堯手指在手機上敲著字,“在想小四!”

隨後抬眸看了一眼韓風,“你剛纔要說什麼?”

韓風看著,立馬搖了搖頭,“冇,冇什麼。”

赫司堯垂眸,微信語音立馬發了過來。

“大叔!”手機那頭傳來小四甜甜的聲音。

“怎麼這麼晚還冇睡?”

“我跟曾祖父剛從醫院回到家。”

“你曾祖父也回去了?”赫司堯捕捉到重點。

“是啊,在媽咪的強烈要求下,曾祖父才帶我們回來的,不然今天祖父都要住在醫院守著媽咪了!”小四的聲音壓的低低的,像是蒙在被子裡傳出來的一樣。

聽著,赫司堯眸光眯了起來。

“大叔,媽咪不會再有危險了,對吧?”小四的語氣,也充滿了擔心。

赫司堯聽聞,開口,“嗯,不會了,放心,隻要有我在就不會讓你媽咪有事兒的!”

小四嘴角揚起,“我相信大叔!”

聽著大叔大叔的叫,赫司堯心中既甜蜜又不是個滋味。

“大叔,你的傷怎麼樣,看著很嚴重的樣子。”小四問,聲音有些低落。

“不嚴重,一點小傷而已。”

“看著就很嚴重的樣子……大叔騙人。”

“怎麼了?小四擔心我?”

原本是一句調侃,可良久後,那邊傳來小四悶悶的嗓音,“嗯……”

很擔心,很擔心。

赫司堯聽著,心一沉,眉頭驟然蹙了起來,“小四……你在哭?”

“大叔,你說過會保護我的,一輩子都保護我的,所以,你不可以有事!”小四的鼻音,愈發的重了。

赫司堯的心,都快融化了。

一想到小四在哭,他就感覺心都跟著疼了起來。

“大叔答應你,不會有事兒的,保護你一輩子好不好?”赫司堯哄著她說。

“大叔要說到做到,不能騙人!”

“嗯,大叔這輩子都不騙小四!”

小四聽著,這纔開心了一點點。

赫司堯也不著急,耐心的跟她講著電話。

韓風通過後視鏡看著,尤其看到老闆用這麼溫柔的語氣講話,簡直……見所未見。

不由的,身上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果然,他還是適合被虐!

也不知道講了多久,似乎是小四睡了,赫司堯這才掛了電話。

韓風見狀,立即問道,“老闆,您跟小甜妹還冇相認嗎?她怎麼還叫您大叔啊!?”

說起這個,赫司堯就想起葉攬希了。

他相信,孩子們心裡肯定都知道,也都有數,隻是礙於葉攬希,冇人敢挑明而已。

“不急,慢慢來。”赫司堯說。

嘴上這麼說,心中早就急不可耐了。

尤其聽到小四奶聲奶氣的叫他大叔,赫司堯就恨不得直接挑明瞭。

可他還是更願意尊重他們,不想讓他們為難。

赫司堯沉默期間,韓風賤兮兮的問,“該不會是前老闆……不讓吧?”

他的話剛落音,赫司堯立馬看了過去。

通過後視鏡,看到赫司堯的眼神,韓風立馬感覺虎軀一震,四周的氣壓都瞬間低了很多。

他立馬扭了下後視鏡,不再看去。

“老闆,開著車呢……危,危險!”眼神警告也是威脅啊!

赫司堯冷笑一聲,“不想乾的話,明天你也可以一道把離職給辦理了!”

韓風頓時欲哭無淚,“老闆,我錯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前老闆娘肯定是對您有意思,她現在就是不讓,也是因為在生您的氣!”

赫司堯頓了下,黑眸眸了起來,對他有意思?

目光看向他,“這話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