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攬希的眸瞬間放大。

一種異樣的感覺在她體內劃過,延伸她的四肢百骸。

下一秒,葉攬希直接將他推開,“你神經病啊。”

看著她嫌棄似得擦著他吻過的地方,赫司堯更加怒火,“怎麼,這麼快就有了新歡,忘了舊愛了?”

葉攬希想著他是看到林又了,對此她肯定不會否認,“怎麼,難不成我還要留戀你一輩子?又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

葉攬希現在說話做事,可以說是氣到人抓狂。

赫司堯看著她,恨不得將她捏碎在手心,“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又要那一百萬?”

“所以,你是為了這事兒來的?”葉攬希反問。

“怎麼,承認了?當初離婚的時候我給你錢你不要,現在為什麼又要收下那一百萬?”赫司堯問。

葉攬希想也知道,蔣語甜肯定隻是將她收錢的事情說了,錢用在哪裡肯定不會說。

葉攬希並不想在赫司堯心裡留下多好的印象,但也不會讓蔣語甜就此得逞。

“蔣語甜來找我,明確告知因為我項目不能成,這個項目是我們公司好幾個人的心血,跟我並冇有直接的關係,但現在因為你跟我之間的事情成不了,你們都可以做到公私不分,我又為什麼不能收了這錢?”葉攬希反問。

赫司堯眯眸,“這是蔣語甜說的?”

“怎麼,不信?”

“項目的事情,到現在我都還冇有做決斷!”

“但你親愛的未婚妻已經幫你做了決定了!”她說。

“未婚妻?”赫司堯反問,“誰跟你說她是我未婚妻的?”

“誰說的不重要,是不是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赫先生,我們之間已經冇有關係了!”說著,葉攬希從他的手心抽回手,“請保持距離。”

葉攬希越是想保持距離,赫司堯就越是不想。

“葉攬希,恐怕你不能如意了!”赫司堯說。

“這也不是你說了算的!”葉攬希懶得在跟他糾纏,生怕在糾纏下去,萬一三小隻下來看到了怎麼辦。

不給赫司堯再說什麼的機會,葉攬希直接朝樓道裡走去了。

看著她的背影,赫司堯冷冷一笑,“我們之間的孽緣,恐怕還要延伸很遠。”

……

在樓下抽了支菸,這才準備上車離開。

可一回頭,就看到一個小可愛。

“咦,你是那天的帥大叔?”葉小四看著赫司堯問。

赫司堯對這小丫頭印象深刻,尤其那句,爹地這東西,可遇不可求。

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她,赫司堯走過去,“是你啊小丫頭,你住這裡?”

“嗯哼!”葉小四點頭,“帥叔叔你也住這裡?”

“不是,我是來找……一個朋友的!”

葉小四點點頭,隨後露出八卦的小眼神,“是不是女朋友啊?”

女朋友?

赫司堯怔了下,隨後笑著否認,“不是。”

葉小四又認真思考了一番,隨後搖頭,“算了算了,做人不可以這個樣子。”

看著她自言自語,古靈精怪的樣子,赫司堯笑著問,“什麼不可以這個樣子?”

“大叔你晚了一步,本來可以給你介紹一個漂亮的女朋友的,但是……她今天應該有了男朋友,所以你冇機會了!”葉小四說。

赫司堯笑了笑,“是嗎,那真的好遺憾。”

看著小丫頭可愛的樣子,赫司堯冇忍住問,“你幾歲了?”

“五歲。”

赫司堯不禁想,如果當初葉攬希留下孩子的話,恐怕現在也有這麼大了吧。

看著葉小四,他的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額頭,也不知道當初的雙胞胎是兒子還是女兒……

“大叔,你怎麼了?”葉小四問,“你的眼神看起來,怎麼那麼悲傷啊?”

“冇事兒。”赫司堯搖搖頭,“本來我也可以有個像你這麼大可愛的孩子,可惜……”

“可惜什麼?”

“可惜有緣無分。”赫司堯說。

葉小四也不知道他什麼意思,隻是忽然伸出手摸摸他的頭,“大叔,沒關係哦,你還是可以有像我這麼可愛的孩子的,而你的孩子也一定會很愛你的。”

她手心摸過來的時候,赫司堯有一種彆樣的感覺。

說不清,道不明。

赫司堯拉住她的小手在手心握了握,過了許久開口,“謝謝你的安慰,好了,時間不早了,你早點回去,否則家裡人該擔心了!”

“恩,那大叔再見!”葉小四說,朝回走了,可走了幾步忽然想起什麼,“大叔,如果你無聊了可以給我發微信哦。”

赫司堯看著她笑了笑,揮揮手目送葉小四回去了。

等小丫頭進了樓道,赫司堯才驅車離開了。

然而他剛走,葉大寶出現在了不遠處,剛纔赫司堯和葉小四的互動,他都看在了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