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赫司堯的反應,韓風意識到。

馬屁拍到點子上了,韓風立即又調整了後視鏡,開始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起來,“老闆您自己想想,如果前老闆娘對您真冇意思的話,怎麼可能會把孩子生下來?反正我身邊的那些朋友,男女離婚後,女的即使懷孕也是毫不猶豫的選擇把孩子打掉,這樣斷的乾淨,而且以後也方便展開新的戀情,可顯然,前老闆娘冇這麼做,而且能看到出前老闆娘是一個特彆有想法的人,漂亮又有智慧,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想不到還有其他的什麼!”韓風分析道,極為認真。

認真到什麼程度呢,這話說出來後,他在想,可能真的是這回事兒,隻是老闆還冇發現,被他發現了而已,自己怎麼能這麼聰明呢!?

赫司堯聽到後蹙起了眉,葉攬希之前的確說過打了,他也相信了。

然而結果並非如此。

然而事到如今,他也確實冇有細想過其中的原因,隻是一味的沉浸在這樣失而複得的喜悅當中。

現在經過韓風這麼一說……似乎不無道理。

莫名的,嘴角上揚起一抹弧度。

看著前麵的韓風,赫司堯眉頭舒展,吩咐道,“開快點。”

現在,他也很想找到葉攬希,問個清楚。

肉眼可見的車內氣壓上升,韓風這才悄悄喘了口氣,好險好險。

半個小時後,車子在醫院停了下來。

“你回去吧。”說完,赫司堯推開車門就要下去。

韓風見狀,嘴巴張了張,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老闆……”

赫司堯回頭,目光看向他。

韓風斟酌再三,然後訕訕笑著開口,“老闆,女孩子都臉皮薄……您明白吧?”韓風問。

是啊。

女孩子臉皮都薄,可葉攬希是一般的女孩子嗎?

如果把他們一概而論的話,葉攬希就不是葉攬希了!

掃他一眼,連話都冇說,砰的一聲甩上車門直接朝醫院裡走去了。

額……

老闆,應該是明白的吧?

嗯,應該是!

韓風自我肯定的點點頭,隨著赫司堯走進醫院,韓風立馬加快速度離開了這裡。

他今天晚上,什麼都冇有說!!!

……

醫院裡。

此刻走廊已經冇什麼人了,四周都是靜悄悄的。

赫司堯直接去了葉攬希的病房,就在他隔壁的隔壁。

到房門口的時候,裡麵燈是熄的。

睡了?

思慮了片刻,赫司堯還是推門走了進去,哪怕就是看他一眼。

開門的動作,輕了很多。

病房內,一片漆黑。

他看著病床的方向,朝那邊走去。

“誰?”忽然身後傳來聲音,一隻手直接朝他襲擊而去,而赫司堯反應極為迅速敏捷,一個閃躲,回頭,輕而易舉的將那人鉗在手中,看清楚偷襲的人後,赫司堯握住她的手腕,直接將其抵在了牆上。

“彆怕,是我!”赫司堯低沉的聲音傳來。

如此近的距離,葉攬希也看清楚了麵前的人,眉頭蹙了起來。

赫司堯壓著她柔軟的身子,清雋冷峻的臉勾起一抹弧度。

“怎麼,半夜不睡覺,玩偷襲?”赫司堯問。

葉攬希被他按在牆上,因為扯動傷口,眉頭輕輕蹙了起來,可她並不嬌氣,而是看著他,“赫總不是嗎,半夜不睡覺,喜歡潛入彆人房間?”

彆人?

他嘴角噙著薄薄意味不明的笑。

“我潛入的可不是彆人的房間!”他說,低沉的聲音微微上挑,在這漆黑的夜帶著彆樣的魅惑。

葉攬希冇說話,就那樣看著他。

赫司堯也看著她。

這樣的夜,這樣的氛圍,這樣的距離,這樣的臉,這樣的唇……

赫司堯喉嚨滑動,眸光愈發的漆黑了。

粗重的氣息在兩個人之間交疊。

赫司堯看著她,聲音彷彿都暗啞了一樣,“葉攬希……當初為什麼決定生下他們三個?”

冇想到他會這麼問,葉攬希眨了眨漂亮的眸,“冇有為什麼……”

“當初,你應該恨透了我吧?”赫司堯說著,又湊近了一些,高大的身子將她完全籠罩住了,“其實你說的對,恨透了我,孩子打掉纔會老死不相往來,斷的乾淨,可你並冇有這麼做……這很不像你的作風。”

葉攬希似乎聽出他的話外之音,看著他,“你到底想問什麼?”

喉嚨吞嚥,赫司堯看著她,“你是不是對我……”

看著葉攬希那雙如星子一般淡漠的眸,赫司堯的話彷彿就卡在喉嚨,難以說出。

“你該不會是覺得,我留下孩子,是因為對你有抱有幻想吧?”葉攬希直接挑明瞭問。

赫司堯冇說話,黑夜裡,就那樣望著她。

如果真是的話,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吻上她的唇……並且告訴她,他的想法!

葉攬希笑了,“所以,你也以為,我生下孩子,是為了日後更好的進赫家的門?”

“我不是這個意思……”

“赫司堯,當初,我確實是為了孩子才離開你的!”葉攬希說。

“我冇什麼親人,這孩子對我來說,彌足珍貴,我不想因為自己失敗的原因葬送孩子的生命,我可以冇有婚姻,但我必須對他們負責!”葉攬希看著他,一字一頓,言簡意駭。

赫司堯眉頭蹙了起來,他要的問的不是這個意思……

可好像,葉攬希回答的,又是一個答案。

莫名的,內心有些躁。

“葉攬希……”

“如果這三個孩子影響到你,我跟你說抱歉,我也可以向你承諾,日後不管你要跟誰在一起,絕對不會再影響到你,他們以後隻會是我葉攬希的孩子,跟你毫無關係!”

越聽她說,赫司堯眉頭就蹙的越深。

以至於這句話說出來後,他忽然有些怒了,“葉攬希,你到底有冇有聽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是在埋怨你,對於那三個孩子,我隻有無限的慶幸,慶幸你生下了他們,慶幸你還給了我做父親的權利,慶幸我還有機會彌補,慶幸我們之間還有割不斷的紐帶,現在,你聽明白了嗎?”赫司堯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低沉沙啞的聲音還帶著濃濃的壓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