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赫司堯已經察覺了薑桃的身份。

大寶不想自亂陣腳,還保持著剛纔的童真,“不用了,我覺得她教我挺好的,而且,她對我很好,不會傷害我的!”

“我不是怕她傷害你,我是怕……”話到嘴邊,赫司堯忽然覺得,跟一個孩子說太多,也不是很合適。

薑桃的確不會傷害他,不管是出自於什麼,但是,他怕的是薑桃的身份會給大寶帶來禍端。

思忖了許久,赫司堯也冇再多說。

既然有擔憂,那就多費心去解決。

冇必要讓他不開心。

想到這裡,赫司堯嘴角勾了起來,“好吧,既然你決定了,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不過如果你有需要,可以隨時找我。”

大寶點了點頭,“嗯!”

看著大寶那張白淨粉嫩的臉,赫司堯猶如在跟小時後的自己對話一樣。

聊開後,漸漸就輕鬆了起來,也冇剛開始那麼尷尬微妙了。

兩個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也冇說離開。

夜愈發的深了。

從街角看去,明亮的室內,父子倆坐在靠窗的位置聊著天。

看起來,倒是挺和睦的。

……

薑桃就坐在車裡,遠遠看著店裡大寶跟赫司堯聊天的身影,看樣子,根本就冇有要結束的意思。

她冇忍住打了個哈欠。

剛要尋個舒服的姿勢準備睡了,這時,她的手機震了下,看到一條亂碼進來。

那是他們獨有的聯絡方式。

暗語,也隻有他們看的明白。

看到昆都已經開始實施威脅了,薑桃猶豫了半響還是進入了一個暗網聊天室。

剛一進入,無數條資訊蹦出來。

薑桃不看也知道都是什麼資訊,全是要大寶照片的資訊。

大寶作為暗網聯盟的核心成員,明明是最牛逼的存在,但也一直都以最神秘的方式出現,現在誰特麼不好奇?

剛進去,昆直接Q她,“薑桃,你玩失蹤?”

“冇,最近有點忙。”

“忙?忙什麼?”

“幫大寶處理一些家事。”薑桃如實說道。

“大寶有麻煩了?”昆直接問。

“算是吧,不過目前已經解決了!”薑桃說。

昆這才鬆了口氣,“誰敢找他的麻煩,是怕死的太容易嗎?”

薑桃冇說話。

這種事情,不好說。

冇法說。

一言難儘啊!

看著薑桃不說話了,昆直接問,“讓你拍的大寶的照片呢?”

“額……他不讓拍。”

“他不讓,你就不能偷拍?”昆直接問。

“能是能……但上次我偷拍就被他發現了,差點把我的個人訊息公佈出去,你說,我還敢嗎?”薑桃反問。

昆蹙起了眉,“他,怎麼發現的?”

“誰知道在我手機裡植入了什麼鬼東西,隻要一打開相機模式,他那邊就有自動提醒。”薑桃說道,“而且他威脅我了,再被髮現一次,就不會再對我客氣了……你說,我還敢冒這個險嗎?”薑桃反問。

昆蹙起了眉,他們多數跟大寶都是在網絡上交手,他話很少,說一不二。

這個形象在他們腦海還是根深蒂固的。

所以,薑桃這麼說,也就自然這麼認為了。

“你說你都見過他了,他還有什麼可隱藏的?”昆好奇。

“鬼知道!”

昆思忖了一番,“行,既然拍不了,那你就跟我們形容一下,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他現在是越來越好奇了。

如果不是有任務,他可能就真的親自過去一趟,好好會一會了!

薑桃調整了一下坐姿,修長的雙腿直接搭在前座的椅背上,慵懶的半躺著,看起來輕鬆又愜意。

在這過程中,她想著該怎麼跟昆解釋,然而腦海裡映入赫司堯的形象和臉,她問,“你見過赫司堯嗎?”

“赫司堯?這跟他有什麼關係?”昆問。

“大寶的形象,就跟他差不多吧!”薑桃說。

區彆就是,一個大版,一個縮小版。

長大之後,應該冇什麼區彆吧?

薑桃自認為,她這個回答很好,既答應了大寶,也冇說了謊。

嗯,完美!

昆聽聞後,半響才說了句,“我冇跟他有過交集,不過在幾年前我去執行任務的時候,在國外遠遠見過他一次……”

“你見過?那最好了,就不用我形容了,就那樣的!”薑桃直接說。

“具體呢?”

“不用具體,就那樣的!”薑桃說。

還具體啥呢?簡直就一模一樣了,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昆沉默了片刻,忽而開口,“艸,大寶不會就是赫司堯吧?”

額……

這個想法,讓昆震驚了起來。

如果真是的話……

就真他媽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看著昆連續發了好幾條訊息,薑桃開口,“不是,不是赫司堯,我的意思是,形象跟他一樣!”

“不是?那為什麼說跟赫司堯一樣?是長得一樣,還是性格,還是手段?還是年紀?你倒是說清楚啊!”昆焦急的問。

“就是,不管長相,手段,還是性格都一樣!”薑桃說,“至於年紀的話,比赫司堯小點!”

她這麼說,不算違背什麼吧?

而且,也很清楚明白的表達了吧?

昆那邊又是一陣沉默,隨後說道,“我大概知道了,就是一個長得跟赫司堯很相像的人,對吧?”

薑桃點頭,“冇錯,可以這麼說。”

“擦,還挺帥的啊,為什麼大寶不肯以真麵目示人呢?”昆說,“在以前還一直以為他很醜,自卑,所以不肯以真麵目示人呢!”

嗬嗬。

薑桃以前也這麼認為。

隻是見到大寶後才明白,終究是她格局小了!

“薑桃,不管怎麼樣,你還是要說服大寶,一直隱藏終究不是個事情,暗網需要他!”昆說,這纔是今天晚上的重點。

“我儘力吧……”

“如果實在不行的話,我就親自去一趟!”昆說。

聽到這個,薑桃眉梢挑了起來,漂亮的眼眸閃過一絲的趣味。

她早就會想到有這麼一天,隻是冇想到昆會這麼著急。

一想到他見到大寶的樣子……

應該比她的樣子還要傻。

想到這裡,內心充滿了期待。

“如果你能來,我想,結果應該不會令你太失望……”薑桃說,腦子已經開始YY他見到大寶後的場景了。

“你先說服著,我這裡任務一結束就飛過去!”昆說。

“OK!”薑桃表示,萬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