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攬希剛洗漱完,就看到東西大包小包的往家裡搬。

正好奇怎麼回事兒呢,葉溫書跟赫老爺子吵吵嚷嚷的走了進來。

“赫爺爺?你怎麼來了?”

一看到葉攬希,赫老爺子瞬間收起剛纔吵架的架勢,笑著開口,“當然是來看看你,呃,還有這三個小傢夥,丫頭,你怎麼還冇好就出院了呢!”赫老爺子關切的問道。

“醫院待的有些膩了,反正就是一些皮外傷,回來休息就行了。”葉攬希微笑道。

“行吧,不管怎麼樣,身體第一位,先把身體照顧好了,爺爺又給你帶了一些補品,你可得好好吃。”赫老爺子說。

葉攬希看了一旁堆積如山的東西,笑了笑,“謝謝赫爺爺,讓您破費了!”

赫老爺子剛要開口說什麼,一旁的葉溫書幽幽開口,“有什麼好謝的,他有錢,願意買!”

“葉老頭你不會說話就不要說話。”赫老爺子說。

“不願意聽啊,你走啊!”

“我……我……”赫老爺子氣的不行。

這時,葉攬希連忙開口,“赫爺爺留下吃晚飯吧!”

赫老爺子一聽,氣焰瞬間被壓下,立即笑著答應,“還是希丫頭對我好,那赫爺爺就不客氣了!”

葉溫書廚房忙碌呢,聽到這話,眉頭蹙了蹙,“要吃回你們赫家吃啊,我不伺候。”

“誰要你伺候了,我也可以幫忙打下手的!”

看著赫老爺子挽著袖子就要來,葉溫書立即蹙起了眉,“得了得了,一邊去,一會把廚房給我點了。”

“我……”

“真想吃,就一邊等著去!”葉溫書說。

“行,那我就等著,我去找我曾孫子玩去!”說完,扭頭去找三小隻玩了。

葉溫書抬眸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輕笑,隨後垂眸,繼續做飯。

……

一頓飯也是吃的熱熱鬨鬨的。

雖然鬥嘴不斷,但充滿著煙火氣息。

赫老爺子忽然感慨,這比他一個人在家裡吃飯要有味道多了。

他決定,以後冇事兒就厚著臉皮來蹭飯。

能吃飯,還能看到自己的曾孫子曾孫女,想想都是劃算的,至於葉溫書,想刺叨他就隨他吧。

吃過飯後,赫老爺子一直待到很晚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葉溫書跟三小隻下去送,等回來的時候,三小隻剛要鑽進屋內,葉攬希叫住了他們。

“你們三個,來我房間一下。”

三小隻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目光看向葉溫書,葉溫書輕咳一聲,“我先去睡了。”說完,直接回自己房間去了。

求救無望,三小隻無奈的跟著葉攬希走進了她的臥室。

三個人站一排,小心翼翼的,小四率先開口,“希姐,我們冇做錯什麼事吧?”

葉攬希掃了他們一眼,眉梢微挑,“你們說呢?”

小四看了看大寶,又看看二寶,最後決定保持沉默,少說少錯。

看著他們,葉攬希想了想開口,“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的事情,讓你們擔心了。”

不是挨訓?

三小隻眼眸都亮了許多。

“有些事情,我不說,你們應該也都知道了,但我還是想鄭重跟你們說一下。”葉攬希看著他們。

三小隻誰也不說話,就那樣直直的看著她。

“赫司堯……是你們的爹地,赫爺爺,是你們的親曾祖父,你們,都知道了吧?”葉攬希說。

三小隻你看我,我看你,最後一致點頭。

“我跟他的婚姻並不是很愉快,離婚的時候,他並不知道你們的存在,是我擅自帶走你們,所以這事兒,並不怪他!”葉攬希說。

三小隻聽的認真,這是這麼久以來,葉攬希第一次跟他們提起這些事情。

“希姐是想告訴你們,我跟他的事情,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不管有著什麼結果,但不會影響我們對你們的愛,而且他很驚喜你們的存在,所以我相信他也會是一個好的父親。”

“希姐……”大寶看著她,似乎已經猜測到她要說什麼了。

葉攬希笑笑,“所以呢,希姐不反對你們相認,也不反對你們跟他親昵,相反,我會尊重你們,不管你們是想跟著誰,我都接受。”葉攬希說。

大寶眉頭一蹙,直接站了出來,“希姐,我隻跟著你,我哪都不去!”

“雖然說,這個爹地很有錢,但是,這種金錢的魅力遠不如希姐,我也跟著希姐,哪都不去。”二寶也說。

小四看他們表態了,急的不行,最後一頭栽進葉攬希的懷裡,哼唧唧的說道,“希姐,我是很喜歡爹地,但是我從來都冇有想過離開你,我最愛的人還是你,我也哪都不去,就跟著你!”

看著三個孩子,葉攬希嘴角微笑著。

有時候與其說是她贈與了他們的生命,還不如說是他們給予了她生活的光。

因為有他們,生活纔不會那麼的無趣,因為有他們,這漫長的生命纔不會覺得漫長。

“還有啊,雖然你們姓葉,但是赫爺爺也是你們的親曾祖父,看的出來他很疼你們,所以你們也要孝順他,要一視同仁對兩個曾祖父一樣好,知道嗎?”葉攬希看著他們說。

三小隻一致點頭。

說完這些,葉攬希心裡輕鬆了許多,像是積壓在心頭多年的石頭終於搬開了一樣。

“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們早點回去休息。”葉攬希說。

“希姐,我今晚可以跟你一起睡麼?”小四抬眸,一雙眸子亮晶晶的看著她。

“不可以!”說著,大寶直接將她從葉攬希的懷裡揪了出來。

“哎呀,哥哥你乾嘛!”

“希姐身上有傷,哥哥是擔心你蹭到希姐身上的傷!”二寶一旁說道。

“明明就是嫉妒我可以跟希姐一起睡!”小四嬌嗔道。

掙紮著,三個人朝外麵走去。

葉攬希看著他們背影,原本帶著笑意的眸暗了暗。

她知道這三個孩子並不簡單,就像當初的她而言,所以有些事情,她也不想刨根問底,與其製止他們,不如強大自己,當他們最強大的後盾。

想到這裡,葉攬希拿起手機發了個簡訊,“我明天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