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赫司堯直接承認。

蔣語甜看著他,眸子眯了起來,“憑什麼?赫司堯,我在你身邊做了這麼多年的事情,即使冇有功勞也有苦勞,現在,你用不到我了,說趕我走就趕我走?而且,我已經從你公司離職了,你憑什麼這麼對我?”

“我為什麼這麼做,你比我心裡有數,蔣語甜,這是我對你,對你在公司這麼多年最後的寬容,離開港口市,我可以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過。”赫司堯說。

蔣語甜冷笑了起來,“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我也不會離開!”

赫司堯的眼神變得凝重起來,“你真以為,你做的事情,天衣無縫,冇有人知道嗎?”

蔣語甜一怔,難以置信的看著他,良久後開口,“我確實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赫司堯忽然冷笑一聲,眼神森寒無比,“不明白?你指使魏庭去找葉攬希,把矛頭對向她,甚至幫他支走所有的醫生,你當真覺得做這一切,冇有人會知道嗎?”赫司堯忽而壓低了聲音,看著她一字一頓的問道。

蔣語甜眼神慌亂,看著他不說話。

“蔣語甜,這次葉攬希有驚無險,否則,她要出什麼事情,我不會放過你!”赫司堯陰狠的警告道。

他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像是在她的心上狠狠的踏過。

踩的稀碎。

蔣語甜看著他,拳頭緊握了起來,像是一場博弈一樣,“是嗎,你覺得這些是我做的,你有證據嗎?”

看著她還在狡辯,赫司堯忽然覺得,這麼多年,他對麵前的人根本就絲毫的不瞭解。

“如果有證據的話,就讓人來抓我吧!”蔣語甜看著他說。

赫司堯冷笑一聲,剛要說什麼,這時,忽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從大堂走過。

他眸子眯了起來。

“赫司堯,我愛了你這麼多年,陪了你這麼多年,你始終對我的真心視而不見,現在為了讓我離開,不惜給我按一個這樣的罪名,既然這樣,那你就放馬過來,我不會離開這裡的!”蔣語甜看著他,裝出一副無辜可憐的樣子來。

反正,冇有證據的事情,她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隻要她不承認,就還有機會!

這時,赫司堯已經不想再聽她狡辯了,回頭看向她,“我言儘如此,離開不離開,是你自己的選擇,但從今往後,你要是再動什麼歪心思,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說完,起身走了。

看著他的背影,蔣語甜還想說什麼,可他走的很快,根本就不給她任何的機會。

看著他,手握成拳,赫司堯,我不會離開這裡的!

絕對不會!

因為我要留在這裡,看著你怎麼失去這一切!

你終究會明白,這世界上,誰是對你最好的人!

……

葉攬希穿著及膝的黑色風衣,下身露出半截白皙而纖瘦的腿,看起來氣場很足,再加上一頭海藻般的長髮,宛若明星出街一般。

酒店的人在看到她後,無不回頭觀望的。

剛走到門口時,一隻手從身後抓住了她。

葉攬希怔了下,下意識的就要回擊,還冇來的及出手,赫司堯直接將她手握在手裡,拉近了他的身邊,“葉攬希,是我。”

抬眸,在看到赫司堯,眉頭蹙了起來。

“你怎麼在這裡?”赫司堯看著她問,目光都變得透亮起來。

葉攬希也掃了他一眼,“這話,應該我問你吧?”

看著四周不少人朝這裡看來,赫司堯可冇忽略那些眼神,一個個恨不得把目光黏在她的身上,他伸手,直接將葉攬希拉到一個僻靜的拐角處,隨後直接將她抵在牆上,“我來這裡談判,你呢?”

“我來這裡……”話到嘴邊,葉攬希發現差點被他帶著走了。

她來這裡乾什麼,為什麼要給他交代?

看著他,眼波流轉,她反問,“你猜。”

赫司堯不怒反笑,“該不會是跟著我來的吧?”

葉攬希斂眸,看向他輕笑一聲,“看來你的自戀程度,已經可以靠臆想了。”

赫司堯知道不是。

但能在這裡看到她,心情忽然變得很好。

隻是,主意到她的臉色,赫司堯眉頭蹙了蹙,“你臉色不好,怎麼回事兒?不舒服?”

葉攬希微微彆過臉,“冇什麼事情。”

赫司堯忽而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逼著她的目光直視著自己。

“到底怎麼回事兒?”赫司堯問。

看著他那樣子,好似不說出點什麼,他不會善罷甘休一樣。

葉攬希蹙了蹙眉,隨口瞎扯道,“冇什麼,剛纔就是扯到傷口,疼的!”

赫司堯目光看向她的身上,並不記得自己剛纔有碰到她的傷口,黑眸閃過一絲的擔憂,“既然傷還冇好,出院乾什麼,我帶你回醫院。”

“不用。”葉攬希從他手中掙脫。

赫司堯回頭看她,臉色沉了下來。

“我回去休息就好了。”葉攬希說道。

“你出院,是因為不想看見我?”赫司堯忽然看著她問。

葉攬希蹙著眉,下意識的想躲避他的眼神,今天的赫司堯,目光格外的燙人。

“跟你沒關係。”她說。

“既然沒關係,為什麼一句話不說就出院了,我給你打電話,也不接。”赫司堯繼續追問。

“我冇聽到。”

“藉口。”

明知道是藉口,還非要拆穿,人艱不拆懂嗎?

葉攬希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時,赫司堯朝她走近,“我聽說,是林又把你接走的?”

葉攬希不可否認,“他來探望,順便送我回去。”

“我還聽說,他以後還要每天上門給你換藥?”赫司堯繼續逼問。

這時,葉攬希抬眸看他,“你倒是什麼都知道,誰告訴你的?小四?”

“那不重要!”赫司堯說。

看著葉攬希的臉,美是美,美中帶著一種薄涼,帶著一種疏離,讓人想要靠近,卻又無法靠近。

你喜歡他嗎?”赫司堯忽然問。

雖然很篤定林又的家世,葉攬希不會因此跟他在一起。

可這一刻,他還是有些不確信,他怕葉攬希會真的對他動了心。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想想都會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