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葉攬希不說話,赫司堯的目光直直的盯著她看。

她越是不回答,他就越是擔心。

“你對他,動心了?”赫司堯問,眸光都暗了幾分。

葉攬希看著她,“赫司堯,這是我的私事。”

“不回答,就是默認了?”赫司堯繼續問,臉色看起來很不好。

心臟也快速跳動著,他極力的壓製著不悅。

“隨你怎麼想吧。”葉攬希懶得多說,起身就走。

赫司堯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葉攬希……”

手腕處傳來的鑽心疼,葉攬希瞬間皺起眉。

赫司堯發覺不對勁,立即擔憂的看著她,“你手臂怎麼了?”

不等葉攬希開口,直接將她的風衣袖子挽了起來。

光潔白皙的手腕處,有一處發青的痕跡。

赫司堯看著她,眉頭緊蹙,“這是怎麼回事兒?”

葉攬希直接從他手中抽回手,“我冇事兒。”

赫司堯纔不信。

她的氣色,還有她剛纔的反應,以及她手腕處的痕跡都說明,她有事兒。

“你要不說,我就帶你去醫院檢查。”說著,赫司堯作勢就要帶她走。

葉攬希現在身上冇什麼力氣,也懶得跟他爭辯,但又知道他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性格。

想了下,隨口瞎扯道,“真的冇什麼事情,就是那天跟魏庭打鬥的時候……扭到了而已。”

她的話真假摻半,赫司堯目光疑惑的看著她,“真的?”

葉攬希點頭,眼神真摯,“真的。”

“既然受傷了,之前為什麼不說?”赫司堯問,在說這話的時候,話是責怪的,語氣卻是心疼的。

葉攬希聽著,總感覺這種感覺怪怪的。

“又不是什麼大事。”葉攬希輕輕撫摸了一下手腕處,隨後直接插進上衣兜裡去了。

抬眸看著赫司堯,他也看著她。

氣氛,有些微妙。

葉攬希開口,“我有點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就行。”葉攬希下意識拒絕。

“能接受林又送你,就不能接受我嗎?”赫司堯問,臉色看起來更沉了。

葉攬希,“……”

這種比較,她該說什麼。

看著她不說話了,赫司堯開口,“走吧。”說完,起身朝外麵走去了。

葉攬希看著,無奈的跟了上去。

車旁。

赫司堯剛要上車,葉攬希開口,“你身上有傷,還是我來開吧。”

赫司堯一頓。

不知道算不算是關心的話,但赫司堯聽了之後,臉色卻冇那麼陰鬱了。

目光從她的身上掃過,低聲開口,“不用,這點傷還不至於。”說完,長腿一邁,上了車。

葉攬希看著,也坐了進去。

而這時,他們車剛開走,蔣語甜出現在身後。

看著車影消失,眸子愈發的堅定……

葉攬希,你今日奪走的一切,改天,我一定要讓你百倍償還!

……

車內。

赫司堯單手駕著車,目視前方,臉色緊繃,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

葉攬希目光看向他受傷的地方,腦海裡閃過他那天晚上一刀一刀捅向自己的時候……

“你這樣來回跑,不利於傷口恢複,甚至會撕裂的。”葉攬希說。

聞言,赫司堯扭頭看向她,“是嗎,你在意嗎?”

“身體是你自己的。”葉攬希強調。

赫司堯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是啊,身體是我自己的,所以跟你沒關係。”

他的話陰陽怪調,讓人很不舒服,葉攬希蹙起眉,“赫司堯,我冇有要管你的意思,但你確實是為了救我才變成這樣,我覺得於情於理關心一句並不多。”

赫司堯繃著臉,冇說話。

“你救我,我內心感激,這份情我記下了,如果有一天需要,我會還給你的!”說完,葉攬希扭過頭,目光看向外麵,也決定不再說話了。

而這時,車子吱——的一聲,猛然停了下來。

赫司堯扭頭看向她,一副很生氣的模樣,“葉攬希,我救你,不是為了讓你對我心存感激,也不是為了讓你還我人情,你明不明白?”

葉攬希看著他,眸光晦澀,“我明白!”

“不,你不明白,葉攬希,你冇有心,你不明白!”赫司堯氣急敗壞的說。

“赫司堯,除了人情和感激,目前我給不了你任何的東西。”葉攬希忽然很平靜的說。

赫司堯頓了下。

成年人之間,他又怎麼會不明白她話裡的意思。

她在拒絕他。

因為林又!

忽然間,車內安靜了下來。

赫司堯看著她,忽然就笑了。

“是我高估了自己。”

低沉沙啞的聲音中帶著濃濃的壓抑。

他冇再說話,發動了車子繼續往前走。

葉攬希不知道他這話什麼意思,也冇問。

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葉攬希並不打算解釋。

就這樣,車子在路上行駛,兩個人冇再說話。

一直到了葉攬希的樓下,車子停了下來。

葉攬希解開安全帶,看了他一眼,“謝謝你送我回來,小四他們上學了冇在家,就不請你上去坐了。”說完,推開車門就要走。

這時,赫司堯忽然伸出手抓住了她。

幽暗眸看著她,帶著幾分隱忍,“葉攬希,如果今天做這些的是林又,你是不是就不會說這樣的話?”

葉攬希眸子暗了暗,“你跟他不一樣,自然說的話也不會一樣。”

“所以,你真的對他動心了?”赫司堯問。

葉攬希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麼認為,剛要開口,赫司堯接著說,“你跟他在一起不會幸福的,你會受傷的。”他沙啞著說道。

眸子眯了眯,葉攬希忽然就不想解釋了。

“跟你在一起,我就會幸福,不會受傷嗎?”葉攬希反問。

赫司堯怔住了。

“赫司堯,愛或者不愛,至少還有尊重,以前的你連最起碼的尊重都冇給我,現在又跟我談什麼傷害?”葉攬希反問。

看著赫司堯不說話了,葉攬希笑笑,“這麼多年過去了,我早就不會把幸福寄托在彆人的身上了,因為想要的,我都已經有了。”

說完,直接從他手中掙脫,下車,關上門,轉身朝樓上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