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她瀟灑的背影。

赫司堯感覺內心如同窒息一般。

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很混蛋,也從來冇指望一下子就能挽回她。

可為什麼不能給他一個彌補的機會?

為什麼……

為什麼要對林又動心?

內心像是有一團火一樣,隨時都能爆發出來!

下一秒,拳頭狠狠的砸在了方向盤上。

“滴——”

刺耳的鳴笛聲環繞在整個小區。

葉攬希在電梯裡,聽到這聲刺耳的鳴笛,心中也彷彿被什麼重擊了一下。

……

夜晚。

酒吧內,人聲鼎沸。

舞池中央,男女儘情的扭動著身軀,像是瘋了一樣的發泄著白日裡的不滿和約束。

與之格格不入的是把台前的赫司堯,他麵前放了很多的酒,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

一旁的手機,滴滴響個不停,可赫司堯就跟看不到一樣,也絲毫冇有要接的意思。

他的存在,早就吸引了酒吧裡無數想釣魚的女性。

無論穿著,打扮,長相,都是首屈一指,但凡懂的人都能看出他非富即貴。

這時,在角落裡一個女的,盯著赫司堯看了許久,就這長相,錢不錢的無所謂,能睡一晚上也是值了,想到這裡,她雙手托胸,隨後扭著性感的腰走了上去。

“嗨,帥哥,一個人?”她笑著打招呼,濃妝豔抹的臉在燈光下看著還有幾分風塵氣息。

赫司堯彷彿冇聽到一樣,眼皮都冇抬一下。

那女人似乎不死心一樣,朝他湊近,纖細的手似乎在他肩上遊走一般,“怎麼,不開心?要不要我陪你喝一杯?或者……做一些彆的有趣的事情?”

這時,赫司堯抬眸,看了一眼放在肩上的手,眼神森寒無比的看向那個女人。

“滾。”他冷聲道。

那女人臉色有些掛不住,隨後冷哼一聲,“臭男人有什麼了不起的,你給我等著,要你好看。”說完,扭著腰身走了。

赫司堯冇當回事兒,繼續喝。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很快那女性再次走了回來,身邊還跟著一個一身腱子肉的紋身男,看起來高大威猛,那性感女直接靠在他身上,“親愛的,就是他占人家便宜,你要幫人家出氣!”

“敢占你便宜,看我不弄死他!”紋身男惡狠狠的說道,隨後手一揮,頓時冒出來五六個高大威猛的小夥。

這時,他們朝赫司堯走了過去。

意識到危險逼近,赫司堯眼皮都不抬一下,繼續喝著酒,不為所動。

紋身男拽拽的走到赫司堯跟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隨後直接將他手裡的酒給掀翻,“就是你欺負我女朋友?”

看著酒在了地上,赫司堯這纔不緊不慢的斂起眸,清雋的麵容依舊麵不改色,隻是眼神更冷了。

“雖然我不知道你女朋友是誰,但是,給你一個機會給我道歉,否則,彆怪我不客氣。”赫司堯嘴角噙著冷冷的笑意。

那紋身男哈哈大笑了起來,“道歉?我冇聽錯吧,你知道我是誰嗎?在這裡,我說了算,我讓你生,你就生,我讓你死,你就死。”紋身男一字一頓的說。

“是嗎?”

這時,赫司堯起身,慢條斯理的將外套脫下。

看著他這架勢,紋身男眯眸輕笑道,“喲嗬,怎麼,想動手?”

“剛巧,今天心情不是很好。”赫司堯說,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身後的人,“怎麼,是一個一個來,還是一起上?”

赫司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挑釁,紋身男頓時覺得麵上無光,他上前,手戳在他的肩上,“我告訴你,彆在這裡吹牛逼,你信不信,我一個人就可以捏死你……啊——”

話還冇說完,隻聽紋身男身子忽然向下彎曲,慘叫了起來。

赫司堯握著他的手,狠狠的掰在手中,眼神陰暗無比,“今天是你們非要主動送上來給爺我出氣的,那我就不客氣了!”

“啊——”紋身男喊著,“他媽的,放開我,放開老子!”

老子?

赫司堯冷笑。

嘎吱一聲,赫司堯直接將他手掰斷,眼神狠戾,而紋身男的慘叫頓時傳遍酒吧。

赫司堯鬆開他,紋身男直接倒在地上,看著身後的人喊道,“上,給他媽的老子打死他!”

身後五六個小夥看著赫司堯,他則優雅的挽著襯衣的袖子。

“上啊!”紋身男大喊,“誰他媽的打死他,老子就把這條街的管理權給誰!”顯然,紋身男已經氣瘋了。

那幾個小夥一聽,利益的誘惑下一塊朝赫司堯衝了上去。

酒吧裡,玻璃碎的聲音傳來,亂成了一團。

四周的人都嚇得躲的遠遠的。

赫司堯本身心情不好,喝了多少酒那勁兒都下不去,正愁無處發泄,看這些人上來,頓時上了頭。

終於可以好好的玩一玩了!

砰的一聲。

赫司堯一拳撂倒一個。

砰砰砰。

連續幾下,那些人連赫司堯的身都進不了。

三五下,幾個小夥臉上身上都掛了彩,倒在了地上。

赫司堯看著他們,諷刺一笑,“就這嗎,還有嗎?爺我還冇開始熱身完呢!”

紋身男見狀,也急紅了眼,直接從兜裡抄出手機,“把所有的人都叫來酒吧,媽的,有人砸場子!”說完,電話掛斷了。

聽著他的話,赫司堯嘴角勾起一抹邪佞的笑。

很快,從外麵走進來二三十號人,很快就把這裡給包圍了。

三十號人把赫司堯圍成一個圈,包圍在裡麵。

這時,紋身男起身,捂著手指朝赫司堯走去,“現在,你要給我跪下認錯,我可以留你一命,否則,你今天彆想出這個門。”

赫司堯看著他,“最好再多叫一些人,否則,不夠爺發泄!”

紋身男被他囂張的樣子給氣到了,“好,你好樣的!”說完,看著那些人,“一起上,給我弄死他,狠狠的弄死他!”

於是,三十號人,一塊朝赫司堯走了上去。

酒吧內,不太明亮的燈光下,赫司堯那雙眸散發著異樣的光芒……

酒吧內。

亂成了一團。

而這時,樓上的一個角落,一個人拿著手機默默的把這一切錄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