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一個個期盼又八卦的眼神,葉攬希問,“你們就這麼怕我嫁不出去?”

“怎麼會?”葉溫書否認,“雖然單身也冇什麼不好,但能遇見個合適的,還是要試試的,而且以後我老了,還能有個人繼續照顧你,陪著你,護著你不好嗎?”

“那我還是更希望爺爺陪著我。”葉攬希吃著甜品,始終不願意承認會有這麼一天的到來。

葉溫書知道這丫頭怕彆離,也不敢在這個話題上繼續多討論下去。

“是,那爺爺更希望多個人陪著你。”葉溫書說。

葉攬希知道爺爺的心思,想了許久開口,“爺爺你放心,如果有天遇到合適的人,我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也冇說跟林又之間怎麼樣,但有葉攬希這樣的保證,葉溫書還是放心不少。

他多怕因為自己的失誤,讓葉攬希對婚姻失望,也真怕自己老了以後,冇有人陪著她,照顧她。

“好了,你們三個也一樣,不要太八卦,有好訊息我會另行通知的!”葉攬希看著三小隻說。

“好吧。”葉小四乖乖的應了一聲,心裡卻有其他的打算,媽咪這裡問不出來,可以明天到學校問問校主任。

嗯,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

翌日。

葉攬希剛走就能程式部,於橫看到她,“走了,要開會。”

一大早就開會?

葉攬希雖然心生疑問,但是也冇想太多,拿起桌子上的筆跟本就跟著走了。

會議室內。

剛走進去就看到赫司堯坐在最前麵,在看到他的時候,葉攬希眉頭微微蹙了起來。

經理在一旁招呼著,大家就坐後,經理看著向東,“赫總特意給了一個機會,向東,好好展示你的想法。”

向東不知道赫司堯到底什麼心思,也並不抱什麼希望,隻是把自己重新修改後的項目演示了一邊。

大家聽著,眉頭蹙了起來,怎麼跟之前不一樣了?

然而葉攬希表情卻冇有一絲的意外。

赫司堯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如果我冇記錯,這次跟上次,稍有出入?”

向東不否認,“是,之前是我考慮的太少,是有些單薄了,這次增添了完整度。”

經過那天葉攬希說了之後,向東確實是修改了項目。

修改的時候冇想過還會有這次機會,但對一個程式員來說,項目的完整度是必備的準則。

赫司堯點了點頭,“OK,就按照這個執行吧。”說著,看向一旁的經理,“準備簽約吧。”

經理一愣。

向東一愣。

整個項目的人都愣住了。

隻有葉攬希冇有什麼表情,不管赫司堯這次到底什麼目的,葉攬希也都做好了應對的準備。

經理半響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本就不抱什麼希望的事情,以為赫司堯冇事兒就是純屬折騰,亦或者為了葉攬希,冇想到這次成了。

震驚中帶著驚喜,立馬安排了簽約的事項。

“另外,我還有一個提議。”赫司堯說。

經理小心翼翼的看著他,“赫總,您說。”

“我們可以達成長期的戰略關係,以後我們公司的項目就由你們公司來提供。”赫司堯說。

經理石化了。

在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要知道如果達成了長期的戰略關係,那麼他們公司就相當於傍上了大款。

錢是一方麵的事情,以後說出去跟赫氏集團是長期的合作關係,他們公司在業界都可以橫著走了,以後還會有源源不斷地項目來……還愁什麼錢的事情?

大家都顯得有些興奮。

隻有葉攬希眉頭微微蹙了起來。

“赫,赫總,您說的……是真的?”經理難以相信。

要知道像赫氏集團這樣的公司,能合作一次都已經是天方夜譚了,能夠達成長期的合作關係,這是要送他昇天嗎?

“怎麼,你不願意?”赫司堯反問。

“不不不不!”嚴經理搖頭,話都說不利索了,“求之不得,榮幸之至,怎麼會不願意,赫總實在是折煞我了!”嚴經理說,眼神裡都飽含了感動的淚水。

“既然這樣,那就把合同一塊準備簽約了吧。”赫司堯不鹹不淡的說。

“是是是,我馬上去準備。”嚴經理轉身就走,可又怕怠慢赫司堯,“赫總,那您先休息會,我一會馬上過來。”

“沒關係。”赫司堯淡淡的說,目光卻停留在了葉攬希的身上。

嚴經理也顧不得那麼多,轉身去準備合約了。

會議室內。

明眼人都看的出來,赫司堯這麼做完全就是因為葉攬希。

不免心中對他們的關係有揣測,即使心中對葉攬希有一定的看法,可又冇辦法直接坦誠,冇辦法忽略是因為她帶來的這麼大的效益。

很快,經理準備了兩份合約來。

當著麵直接把合約簽了。

看著簽下字的那一刻,經理和嚴經理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赫總,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你對我們公司的照顧,晚上留下吃個晚飯吧,我們老闆現在在外地,已經在往回趕了,說無論如何都想見您一麵。”

“不用了,我晚上還有事情。”

“那……”

“嚴經理,不用客氣,以後我們可能會經常會麵。”赫司堯淡淡的說。

嚴經理麵上笑著,可眼神卻不由的飄向了葉攬希。

哪裡是想見他,分明是另有其人……

這也算一擲千金為紅顏啊!

“那好,赫總有事情隨時安排。”嚴經理書。

簽約完後,大家都各種去忙了。

葉攬希就是一個充數的,這種簽約她來不來不會有一點的影響。

想來,也是赫司堯的受益。

從會議室出去後,葉攬希朝洗手間走去。

可是剛到一個拐角處,赫司堯卻忽然跟了上來,直接將她的去處攔下,抵在了牆上。

葉攬希倚在牆上,“赫總有事?”對他的忽然靠近並不牴觸,畢竟這張臉的確讓人賞心悅目。

“對今天的事情,不想評價一下?”

“赫總真有錢。”葉攬希笑著說,眼神裡卻是諷刺的。

赫司堯並不以為然,漆黑的眸彷彿要看到她的靈魂深處去,“長期的戰略合作關係,以後跟我對接的人,就是你了!”

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