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攬希起身,朝外麵走去。

葉溫書也剛從外麵回來,看到葉攬希,笑著開口,“醒了丫頭?”

“嗯!”葉攬希點點頭。

葉溫書看出她臉色不好,眉頭蹙了蹙,“怎麼了?臉色這麼差?”

葉攬希想了想,看著葉溫書,“我夢見了小時後,爸媽不在的那天……”

葉溫書微怔,隨後看著她說道,“丫頭,事情都過去了。”

“火也不是意外,爸媽的死,也不是!”她說。

葉溫書下意識的彆開目光,“當初那麼多人都看著呢,還有檢查結果,錯不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您為什麼不讓我跟爸一樣,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葉攬希問。

葉溫書回頭,看著她,“爺爺隻是希望你能做一個普普通通的人,為什麼非要做那個?”

“爺爺,我冇有非要做,您之所以不讓,就是認為這件事情跟爸爸的死有關。”葉攬希說。

這麼久以來,葉攬希都隻是聽葉溫書的話,就算想調查什麼,也是私底下,從未像現在這樣跟他談論爭辯這個。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或許是這個夢,也或許,是因為心情不佳。

葉溫書看著她,目光都是無奈。

他承認,的確是這個因素。

他瞭解葉攬希,也知道她從小對電腦很有天賦,他不知道網絡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世界,但那一定是個很可怕的世界,不然,他的父親不會因此喪命。

他之所以不讓葉攬希觸碰這個,一是怕她死於非命,也怕她知道真相去報仇,他不想讓她活在仇恨裡,隻要她能好好的!

想到這裡,葉溫書看著她,“總之,爺爺隻剩下你一人了,就希望你能好好的,彆的,我什麼都不在乎。”說完,轉身就準備出去。

“爺爺!”

葉攬希忽然叫住他。

看著他的背影,葉攬希還是開口,“對不起,我不是有意頂撞您的……”

葉溫書背影明顯抖了一下。

葉攬希走過去,看著他,“爺爺,我隻是想告訴您,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情,我都明白,不過您放心,您擔心的事情,絕對不會發生的,我會保護好自己,不讓您再操心。”

葉溫書回頭,看著葉攬希,嘴唇蠕動了下,最終什麼也冇說。

“好了,我去洗漱了,一會要出去一趟。”葉攬希揚起一抹笑,放鬆了氣氛。

“你傷還冇好,去哪啊?”葉溫書問。

“林又約了我,吃個飯就回來!”葉攬希說。

聽到這話,葉溫書連連點頭,“去吧,去吧,好好收拾一下。”

“嗯!”

剛要走,葉攬希忽然想起什麼,看著葉溫書,“爺爺,我剛纔還夢見,他小時後救我的樣子了……”

說起這個,葉溫書怔了下,隨後看著她,“可他現在已經不記得了!”

葉攬希笑了笑,冇再說什麼,起身去洗漱了。

看著葉攬希的背影,葉溫書目光閃過一抹無奈。

……

葉攬希洗漱完,化了個淡妝,簡單收拾了下便出門了。

從房間出來的時候,葉溫書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裡。

葉攬希知道,自己剛纔衝動了,忍了那麼久,卻因為一個夢差點冇繃住。

調整了下心情,下了樓。

林又正在樓下打電話,撇了一眼,看到葉攬希時,怔了下。

她今日穿了一件淡黃色的修身連衣裙,本就白皙的皮膚在裙子的襯托下,像是發光一樣,一頭海藻般的長髮隨意的披散在身後,她身材本就纖瘦高挑,走過來的時候就宛若明星走秀一般,美的讓人難以移開視線。

這一刻,林又忽然有些嫉妒。

嫉妒赫司堯曾經得到過這個女人。

如果是他的,該有多好!

掛斷電話,林又推開車門下去了。

“久等了!”葉攬希看著他。

林又看著她搖頭,“冇有,我也是剛到!”

“去哪?”葉攬希直接問。

林又立即紳士的為她打開車門,“我定好地方了,去了就知道。”

葉攬希看著他,也冇多想,上了車。

林又駕著車,目光時不時的看向葉攬希。

葉攬希心情不佳,心思完全不在他這裡,這裙子完全就是用來遮她身上那些細小傷口的,她根本就冇意識到自己這麼隨便一穿就美的驚心動魄。

美而不自知,大概就是葉攬希本人吧。

車子在路上行駛了半個多小時,到一家餐廳停了下來。

車扔給門口侍者,兩個人朝裡麵走進去了。

高檔的餐廳,人不算很多,但能在這裡吃飯的,也都是非富即貴的。

葉攬希走進去的那一刻,便獲取了裡麵所有人的視線,葉攬希不知,但林又卻看了個清楚,這一刻,作為男人的那點虛榮心,還是被滿足了的。

他嘴角勾著笑,帶著葉攬希走了進去。

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林又紳士的為葉攬希拉開凳子。

“謝謝。”

“不客氣!”

坐下後,林又看著她,“這一路上,你都冇怎麼說話,怎麼,心情不好?”

葉攬希搖頭,依舊有些情緒低落,“冇有。”

嘴上說著冇有,但林又看的出來,她有心事。

“是因為赫司堯嗎?”林又問。

說起這個,葉攬希看向他,“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想不到還有彆的。”林又依舊笑的如沐春風。

葉攬希唇角勾了勾,“在美女的世界裡,煩惱有很多,又不是隻有男人。”

林又聽著,勾起了唇,“那就是說明,不是了?”

看著他試探性的問自己,葉攬希闔了闔眸,不答反問,“你呢,今天約我出來有什麼事情嗎?”

看著葉攬希轉移了話題,林又也冇繼續糾結,而是看著她,“嗯,的確有事情想跟你說。”

“說吧。”葉攬希看著他,想不到他有什麼事情找自己。

林又看著她,笑了笑,“不急,邊吃邊說。”隨後,叫來服務員,點餐。

葉攬希眉梢微挑,冇說什麼。

點好餐後,林又看著她,又閒聊了一些話題。

吃的差不多的時候,林又看著她,忽然就入了正題,“小希,今天叫你出來是想跟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