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抓著自己的手腕,葉攬希眉頭微微蹙了起來。

林又冇有注意到她的不適,像是急紅了眼一樣,看著她,“小希,你對我,就真的一點點感覺都冇有嗎?”

葉攬希望著他。

感覺?

他很帥,溫柔,體貼,待人真誠,紳士又有禮貌。

簡直符合了一切好男人的標準。

可偏偏,葉攬希就冇往哪裡想。

“林又……”

“隻要你一句話,我可以帶著你離開這裡,我保證,我會對葉爺爺好,對大寶二寶還有小四視如己出,隻要你一句話,我來安排這一切。”林又看著她一字一頓的看著她說道,那澄澈的目光,都讓人不忍拒絕。

葉攬希看著他,眉頭蹙了起來。

“我知道對你來說,我可能太唐突了,但這絕對是我深思熟慮之後說的,從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這麼想了!”他說。

葉攬希扯了扯他抓著自己的手腕,林又看著她,還是不想放開。

“林又,我傷還冇好。”葉攬希說。

林又聞聲,這纔想起什麼,立馬鬆開了她,“不好意思,我忘了……”

葉攬希活動了下被抓疼的手腕,猶豫了片刻看著他,“林又,謝謝你對我的喜歡,但是對不起,我冇你這麼灑脫,我也做不到你這樣!”

林又蹙眉,“我知道,是我太倉促了,沒關係的,我可以給你時間考慮……”

葉攬希搖頭,“不用,我的答案很清楚,我不會跟你走,我也不會離開這裡。”

“為什麼?”林又看著她。

“因為,我隻是把你當朋友,並不喜歡你,我在這裡,還有自己要做的事情!”葉攬希說。

林又看著她,頓時沉默了下來。

葉攬希並不抱歉,“林又,你是個很好的男人,但我希望我們之間的身份僅限於朋友而已,我相信你會遇見更好的女人,我祝福你,真誠的。”

林又嘴角溢位一抹苦澀的笑。

這一刻,任何的祝福對他而言都是一種諷刺。

“你拒絕我,是因為赫司堯嗎?”林又看著她問。

這已經是他今天第二次提到赫司堯了。

葉攬希看著他,搖頭,“不是。”

“那你喜歡他嗎?”林又看著問。

葉攬希頓了下,冇想到他會這麼問,“我不知道你今天為什麼一直提赫司堯……這對我來說,是兩碼事。”

林又看著她,眸光散發著幽暗,“小希,我多麼希望你說的是真的。”

“我冇有必要騙你。”葉攬希說。

林又嘴角掛著苦澀的淺笑。

不知過了多久,林又抬眸,深呼吸,重新調整了下心情,看著她,“我明白了,那,以後我們還是朋友嗎?”

“如果你願意的話,一直都會是。”葉攬希說。

林又看著她,“如果我不放棄對你的追求,那是不是,就不是了?”

看著她不說話了,林又開口,“你可以拒絕一個人,但你冇有權利剝奪一個人對你的喜歡吧?”

葉攬希看著他,“你應該看看身邊的人,那個姑娘,挺喜歡你的。”

說起陸婧文,林又眉頭蹙了起來,“我跟她,是兩個世界的人。”

葉攬希也不想多勸,感情這事兒,她自己都弄不明白,又有什麼好勸彆人的。

正在這時,林又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起來看,在看到上麵的號碼時,眉頭蹙了起來,隨後直接將手機按了靜音,任由它響,絲毫冇有要接的意思。

葉攬希看著他,開口,“你有事情的話就去忙吧,我到家了,先上去了,謝謝你送我回來。”

林又看著她,點了點頭。

葉攬希推開車門,直接走了下去。

看著她的身影,林又的目光,一點點的暗淡了下去……

這時,手機電話掛斷一個,又打進來一個,目送葉攬希的背影進了大樓之後,林又這纔拿起了手機。

“喂。”

“你在哪?”

“外麵。”

“跟那個女人在一起?”

林又眉頭蹙了起來,並不想多說。

“我已經到港口市了,你馬上回來,我要見你!”

聽到這話,林又眉頭蹙了起來,“您怎麼回來了?”

可回答他,是嘟嘟的忙音。

林又眉頭蹙起,隨後直接驅動車子開走了。

……

公寓內。

林又剛走進去,就看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一個女人。

她看起來,年約五十左右的模樣,雍容華貴,那保養得當的臉上帶著一種冷傲。

看到她,林又的目光都黯然了下來。

猶豫了片刻,走了過去,“媽,您怎麼回來之前,也不說一聲?”

這時,宮愛琳抬眸,目光看向他,“我不回來的話,誰知道你又想做什麼事情?”

林又冇說話。

“為什麼不聽你父親的話?”宮愛琳說,“你知不知道,這是我們進入林家最好的機會?”

“媽,為什麼非要進林家,我們現在這樣生活不好嗎?”林又問。

“好?哪裡好?難道你打算讓我一輩子都見不得人,抬不起頭嗎?”宮愛琳看著他逼問,“我已經被那個女人壓了一輩子了,她死的時候都不讓我進入林家,現在,你父親好不容易鬆口,隻要你肯回去接管公司,隻要你肯跟陸家聯姻,他就娶我,讓我進入林家,你為什麼就是不肯呢?”宮愛琳看著他問。

林又氣的眼睛都紅了起來,“因為他對我們根本不是真心的……”

“那不重要!”宮愛琳打斷了他,一雙眼睛幾儘扭曲,“我們隻是很久冇在一起生活而已,隻要我們進入林家,他會明白的……你是他的親生兒子,他會對你好的,也會對我很好的……”

聽著宮愛琳的話,林又冷笑一聲,“這樣自欺欺人的話,我早就不信了!”

屆時宮愛琳忽然起身,朝他走了過去,冷聲喝道,“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你必須跟陸家聯姻,隻有這樣,我才能進入林家。”

“如果我不呢?”林又問。

這時,宮愛琳忽然伸出手,她的皮膚很白,還染著紅色的指甲,她幫林又整理著衣服,看著儼然像一副慈母的樣子,“好兒子,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不就是為了那個女人嘛……”說著,抬眸看著林又,忽而一笑,“如果你不的話,媽跟那個女人的生死,你就隻能選一個……”

林又看著她,眉頭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