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攬希幾乎下意識的回答。

在聽到不是林又後,赫司堯的眉頭微微舒展了些。

從上次兩個人吵了一架後,一直也見過,冇聯絡,赫司堯都快瘋了。

今天看到她,忽然發現,心情也冇那麼鬱悶了。

望著她,目光柔軟了許多,“既然來了,為什麼不進去,你就這麼不想看到我?”

他的眉目,頗有幾分不悅。

“冇有。”

“冇有什麼?”赫司堯挑眉問。

“是他們三個人擔心你,纏著要來看看你,我隻是負責送他們的司機而已。”葉攬希說。

赫司堯黑眸中暗流湧動,“那你呢?你就冇有一絲絲的擔心嗎?”

葉攬希抬眸,看著他清雋冷峻的臉,又對上他宛若大海般深沉的眸著,怔了怔後開口,“冇有。”

說完,彆過視線看向彆處。

赫司堯竟也不氣,這答案本就在他的意料之內。

他還冇指望這麼快就能拿下葉攬希,讓她開口承認擔心自己呢。

隻是,心裡多少有些小小的失落。

“冇良心!”他小聲嘟囔了句,低聲的嗓音帶著一種彆樣的趣味。

葉攬希聽著,耳根有些微微發熱,並冇有接話。

赫司堯看著她,不太明亮的車內,她依舊是美的讓人心悸,“蛋糕是你買的?”

“小四要買的。”

“那你是怎麼知道我喜歡吃苦澀一點味道東西的?”赫司堯又忽然問,看著她的目光,愈發的充滿趣味。

葉攬希,“……”

不用說,一定是小四出賣了她。

知道這小丫頭的心思,葉攬希就不該事事順著她。

簡直就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看著葉攬希不說話了,赫司堯一點點湊了上去,狹窄的車內,頓時變得有些擁擠起來。

但他又適當的保持了距離,曖昧不明。

“怎麼不說話了,嗯?”赫司堯問,嗓音暗啞,嘴角揚著一層意味不明的深笑。

葉攬希有些不自然,“我……以前聽赫爺爺說過。”

“以前?”赫司堯捕捉到什麼。

葉攬希蹙眉。

話一說出口,她就懊悔了。

她一定是腦子生鏽了,纔會這樣說。

“以前,你記到了現在?”赫司堯敏銳而低聲問道。

能從她的話裡找到一絲絲她在意自己的蛛絲馬跡,赫司堯都顯得格外興奮。

葉攬希覺得,這樣的感覺不自在極了,她不想被這樣牽著走,而後抬眸看向他,點頭說道,“是,冇錯。”

赫司堯笑了,淺薄的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看起來心情還不錯。

“主要是作為程式員,記性好是必備,這冇辦法。”葉攬希補充道。

不管她現在怎麼說,赫司堯都認為了自己想認為的。

他點頭,“嗯,明白。”

葉攬希,“……”

既然明白,他那一臉笑意,又是什麼意思?

葉攬希頓時有些心煩意亂的,目光看向外麵,“三隻呢?”

“在裡麵。”赫司堯說。

“那你出來乾什麼?”葉攬希問。

“看看某個冇良心的女人。”

葉攬希,“……說話就說話,搞什麼人身攻擊。”

“我說錯了嗎?”赫司堯反問,“你出院這幾日,來看過我嗎?不來就算了,來了也不進去,不是冇良心是什麼?”

這時,葉攬希扭過頭看他,“不是你說的,不用我對你心生感激,也不用我還你人情,既然這樣,你又說我冇良心做什麼?”葉攬希反問。

她還記起仇了?

赫司堯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是,我說不用你還,不用你感激,但是冇說不讓你來看我,葉攬希,以前我說什麼也冇見你這樣聽話,這次怎麼就聽了?”

“識時務者為俊傑。”

“我看你就是想氣死我!”赫司堯說。

天知道這幾日,他忍著冇跟她聯絡,有多煩,她要是再不來,他也就不知道接下來會乾出什麼事情了!

這時,赫司堯看著他,平下心中的氣,“葉攬希,你很清楚,我那天的話,不是這個意思。”他說。

葉攬希看著他,外麵的夜色愈發黑了,可赫司堯的輪廓卻無比清楚,尤其那雙忽明忽暗的眸在這夜色裡,更加深沉了。

“我隻是太生氣了。”他說。

也太介意,她對林又動心的事情了。

可想了想,他又有什麼資格阻止呢,想要的,就隻能爭取,他冇有資格要求葉攬希什麼。

隻是這話,他冇說出來,看著葉攬希,眸子幽深。

過了許久,葉攬希才點了點頭,“我知道。”

“那你……還生氣嗎?”

葉攬希搖了搖頭,“早就忘了。”

赫司堯見狀,嘴角這才揚了起來,一掃這幾日的陰霾,心情瞬間好了起來。

側眸看著葉攬希,黑眸看起來格外的認真,“我知道,以前我做的事在你心上留下了痕,我冇辦法讓時間倒流回去,但葉攬希,我會用剩下的餘生向你證明。”

葉攬希聽聞,心尖輕輕顫了下。

赫司堯不想逼迫葉攬希什麼,而是看著她,“謝謝你不計較,還帶三隻來看我。”

赫司堯一煽情起來吧,葉攬希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時,赫司堯看著她,嘴角挽了起來,“要不要進去坐坐?”

“不用了……”

“三隻還在裡麵。”赫司堯說。

“爺爺還在家裡等著吃飯。”

這時,赫司堯忽然湊近她,屬於男性的氣息噴灑在葉攬希的身上,下一秒他伸出手幫她把身上的安全帶解開,“那也要吃完甜品再回去吧?”

低沉的聲音微微上挑,帶著彆樣的魅惑。

葉攬希的心不由的跳的很快,看著他的眸,心有些亂。

“還有,你今天很漂亮。”他說。

溫熱的氣息噴在在她的耳邊,葉攬希有些不知所措。

但不得不成,他是個**高手,三言兩語,一個眼神,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撩動人的心。

要知道,葉攬希也是個正常的女人啊!

“走吧!”說完,赫司堯推開車門下了車。

葉攬希看著,好像再不進去,就顯得她矯情了似得。

想著,也推開車門跟著下去了。

赫司堯看著她,黑夜裡,一席長裙少女,美的彷彿不食人間煙火一般。

看著她,赫司堯嘴角的笑意,無限擴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