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司堯是故意的,這都不用再挑明說了。

針對性很明確。

葉攬希也不想在他麵前展露出任何的不情願,她更想迎風而上。

“冇問題,赫總給我這麼大的項目,感謝都來不及,以後我會好好工作。”葉攬希微微笑著說,“哦對,隻不過我的出現,可能會讓某些人有些不適,也會造成赫總的困擾,這些事情,我就先說句抱歉了。”

如果說葉攬希幾年前是潑辣,耿直,毫無情趣。

那麼現在的她,就像是一隻狡猾的貓,讓人摸不透,抓不住,猜不準,還撩人心扉。

“葉攬希,你的笑容裡,有幾分真心?”赫司堯盯著那張臉問,明明是同一張臉,卻感覺極為不同。

“真心?”葉攬希挑眉,“這東西要看對誰了,如果是對赫總的話……半分也冇有。”最甜的微笑,說著最傷人的話。

赫司堯還是被她刺激到了,忽然捏住她的下巴,“既然冇有,當初為什麼非要嫁給我?”

“赫總,你自己都說是當初了,那時候年紀小,不懂事,以為遇見個男人就是一輩子了,所以掏心掏肺的,現在明白了,這世界上的男人千千萬,不行就換。”

她分明是在故意刺激他。

說著,還反問,“赫總現在是要跟我追憶過往?還是說,看著我離開你之後冇有想象中過的很慘,反而過的還不錯,所以讓你不舒服了?”

葉攬希說話,專挑著刺激人的說。

赫司堯直直的盯著她,“是,我很不舒服,葉攬希,你欠我的,我要你一點點還回來!”

“欠?”葉攬希挑眉,嘴角溢位一抹意味深長的笑,“那你想讓我怎麼還?”

是啊。

讓她怎麼還。

赫司堯不知道,也冇想好。

可是他就是覺得不爽,憑什麼她可以一句話就做了決定,讓他連選擇的機會都冇有。

這時,葉攬希忽然伸出手,輕輕的搭在了他的肩上,“赫司堯,你該不會……後悔了吧?”她輕佻著問。

看著她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赫司堯眯起眸,“後悔?”

“以前的我,無趣,冇氣質,冇品位,讓你覺得丟人,現在你覺得我變了,所以後悔了是嗎?”葉攬希看著他問,眼神又撩又充滿了淡淡的諷刺。

似乎,她就像是在看他的笑話。

這個女人確實變得足夠讓人衝動,但赫司堯也不是一般的人,見過的女人也是不計其數,還不至於一個眼神就可以讓他失了分寸。

一把抓住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緊緊的攥住,眼神警告似得看著麵前的人,“你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

“不是嗎?”葉攬希反問,眉梢微挑,有些惋惜的樣子。

這表情,這畫麵,讓他覺得似曾相識。

“葉攬希,彆在我跟前用這些小心思,冇有用,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放過你?”赫司堯輕易的就看破了她的內心。

既然被看透,葉攬希也就不裝了,直接收回手,“不是我就放心了,赫總,我本想著好聚好散,但你執意覺得我欠你的話,那你隨意,不管你做什麼,我都奉陪。”她說。

這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

前一秒還含情脈脈,下一秒卻能立即抽出來,真是夠演技精湛的。

赫司堯看著她冷笑,“那最好。”

“冇其他的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說完,直接從他身下繞開,剛要走,忽然回頭看了他一眼,“赫總,如果你實在是太有錢,太閒的話,不行就把我們公司收購了,這樣就不用對接了,我直接給你打工!”說完,帶著挑釁的笑容,踩著高跟鞋走了。

赫司堯看著她,眼神諱莫如深。

……

赫司堯剛回公司,蔣語甜就直接推門去了他的辦公室,冇了往日的分寸。

“為什麼做這個決定不告訴我?為什麼還要跟興遠達成長期合作關係,司堯,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蔣語甜看著赫司堯問道,這也是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在他麵前這樣失態。

赫司堯掃了她一眼,顯然對她的行為表示不悅,但他並冇有直接說,而是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我現在連做一個事情的決定權都冇有了嗎?”過了片刻,赫司堯抬眸看著她淡淡的問道。

他的聲音不大,但是卻足夠攝人。

蔣語甜知道她越軌了,使自己平下心來,“我不是那個意思……隻是,為什麼事先不告訴我?”

“那你為什麼當初拍板拒了興遠的項目?”赫司堯問,“我當時說了,先擱置下來。”

這樣的事情,蔣語甜冇少做過,可是赫司堯從來也冇有這樣過。

“興遠的項目不是最好的,我以為你說擱置就是拒絕的意思。”蔣語甜說。

“不是最好的,也是在所有項目裡最好的。”赫司堯說,“語甜,你不是不明白我的意思,你是故意的。”他輕輕點破。

蔣語甜沉默了幾許,隨後點頭,“是,我是故意的,興遠並非我們一定的選擇,我這麼做,是為了公司著想!”

“就真的是為了公司嗎?”赫司堯問,那雙漆黑的眸彷彿能夠洞悉一切一樣。

蔣語甜最後歎息,“是,我承認自己也有私心,但是司堯,我也是為了你好。”

“語甜,公司是公司,我是我,彆太過多乾涉我的私人生活,這不是你分內該做的事情。”這是赫司堯第一次跟蔣語甜這麼說。

她愣住了。

這也是這麼多年來,赫司堯第一次這麼跟她說話。

以前哪怕他是知道,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卻很清楚明白的告訴她,不要乾涉他的生活。

“你這是……什麼意思?”蔣語甜看著他問。

“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就可以了!”他說,收回視線,目光放在了麵前的資料上。

蔣語甜心中萬分委屈,可麵上她卻得強裝鎮定,身側兩邊的拳頭緊握著,許久後她說了句,“好。”說完,不等赫司堯開口,轉身走了出去。

等人走了之後,赫司堯這才抬頭看了一眼門口的方向。

過了許久,這才收起視線,繼續把精力放到工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