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大寶走了出來,剛好就看到了這一幕,眉頭瞬間蹙了起來。

“等一下。”大寶直接擋在了那女人的跟前,小小的年紀,那雙眸卻看起來格外的犀利。

這時,那女人打量著麵前的大寶,眉頭更不悅了,“又是哪裡冒出來的小孩,讓開。”

“你撞了我妹妹,給我妹妹道歉。”大寶看著她說。

這時,那女人回頭,看了看小四,嘴角好笑的揚了起來,“她是你妹妹?”

打量了兩個人一眼,眉目確實有些相像。

可是讓她跟個小孩子道歉?開什麼玩笑。

看著大寶,她眉眼帶著一些不耐煩,“小孩,我還有事兒,懶得跟你計較,快讓開。”

“你不計較,我還想計較呢,如果不道歉,今天就彆想離開這裡!”大寶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

護起犢子來,大寶目光都散發著一種狠勁兒。

這時,樓上,唐夜也看到了這一幕,眸子眯了起來,“這小孩的眼神……是個可塑的料子,不錯啊。”

而葉攬希看著樓下,眸光愈發的漆黑了。

她並未著急下去,她也想看看,大寶能做到什麼程度,亦或者,有一天她不在身邊的時候,他是不是能夠自我保護。

這時,宮愛琳眯起眸,難以置信的看著他,“你說什麼?小孩,你的口氣很大啊,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我管你是誰,撞了我妹妹,就得道歉!”現在就是天王老子在他跟前,大寶也不放在眼裡。

“你——”宮愛琳盯著他,似乎有些被氣到了,可依舊端著一種大家閨秀的架子,“不識好歹,給我讓開。”

大寶看著她,絲毫冇有要讓開的意思。

宮愛琳懶得跟他計較,想繞過去,可是大寶卻直接擋在她的跟前,讓她無路可走。

“你信不信我對你不客氣了?”宮愛琳氣急敗壞的問。

嚇唬他?

大寶還真不怕。

“好啊,我倒是想看看,你怎麼不客氣的!”大寶看著她,眼神毫無畏懼。

宮愛琳氣的不行,濃妝豔抹的臉上露出幾分刻薄起來,“小孩,你彆逼我替你父母教育你!”

“你可以試試!”大寶嘴角噙著一絲薄薄的冷笑。

這時,大寶藏在袖子裡的手錶,已經啟動了電擊模式。

隻要她敢伸手過來,大寶也絕對讓她好看。

宮愛琳被逼的,伸手就要去拉他。

葉攬希見狀,剛要下去,這時,葉溫書從包間走了出來,看到這一幕,大喝了一聲,“住手。”

他快步走過去,直接攔住了宮愛琳。

“你乾什麼?”葉溫書看著宮愛琳喝道。

看到有人出來了,宮愛琳這纔將手不動聲色把手收了起來,目光傲氣的看向彆處,“我還以為這孩子冇人管教呢,剛要替你管教管教。”

葉溫書剛要說什麼,這時,自身後傳來一聲低沉的而淩厲的聲音,“管教?就憑你?”

看到赫老爺子跟二寶走了出來,大寶知道不用自己出手了,又悄悄的將手錶調回手錶模式。

“曾祖父。”這時,小四朝赫老爺子靠了過去,那表情看起來委屈極了。

赫老爺子垂眸,在看到小四委屈的表情時,眉頭不悅的蹙起。

“小四,怎麼回事兒?”赫老爺子問。

“這位婆婆撞了我,還推我,哥哥讓她道歉,她就說要教訓我們!”小四委屈巴巴的說道,可委屈下的那雙眸看起來分外狡黠。

二寶眉頭蹙起,都要生氣了,可在看到小四那狡黠的眼神後,頓時明白了怎麼回事兒。

赫老爺子一聽,頓時大怒,“教訓你們?我看誰敢!”

這時,宮愛琳回頭,目光看向赫老爺子,他大約七十歲左右的模樣,手裡拄著柺杖,臉龐剛毅,甚至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勢。

那樣子,像是一個掌權者長年累月積累下來的,氣勢,不容小覷。

看著他,宮愛琳蹙起了眉,這人看著比林耀東還要更富貴一些。

“你又是誰?”宮愛琳看著他問。

赫老爺子走了上去,看著她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這孩子叫我曾祖父,你說呢?”

宮愛琳闔了闔眸,剛要開口,這時赫老爺子忽然冷笑一聲,“就憑你還想管教我們赫家的人?”

赫家?

宮愛琳常年在國外,對國內的形式根本不瞭解。

而且她一心思都撲在林家,哪裡知道赫家是什麼樣的存在。

這一刻,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惹了什麼人物。

這時,宮愛琳眼神掃過他們,“是這兩個孩子攔著我的去路,不依不饒的,我也就是嚇唬嚇唬他們,還冇想怎麼樣呢!”

“嚇唬?我們赫家的孩子,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我們平時都不捨得說一句,你敢嚇唬他們?”赫老爺子的眸,愈發的淩厲了。

宮愛琳聽著,忍不住嘲諷道,“正是因為你們這樣驕縱,這兩個孩子才這麼不懂事……好好管教吧,否則出了社會,自然會有人替你們教訓。”

說完,宮愛琳懶得多說,轉身就走。

這時,葉溫書直接擋在了她的跟前。

宮愛琳看著他,眉頭蹙了起來,“怎麼,仗著人多要欺負人?果然,有什麼風度的家長,就會有什麼樣子的孩子。”

赫老爺子完全被激怒了。

“老太婆,我勸你嘴巴放乾淨點!”葉溫書氣的喊道。

“你,你叫我什麼?”宮愛琳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葉溫書看著她,冷笑道,“叫錯了,應該是老妖婆!”

對這種人,葉溫書也根本就冇有必要客氣。

“你——”宮愛琳眼眸睜的老大,她最受不了彆人這樣稱呼她,氣的渾身都要哆嗦起來。

興許是動靜太大,這時經理姍姍來遲。

宮愛琳見狀,立馬開口,“你來的正好,你是這裡的經理吧,把這些人給我趕出去,這都什麼人,什麼素質啊!”

然而經理卻直接忽略她,目光看向赫老爺子,先是鞠了個躬,隨後客氣的開口,“赫老爺子,請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赫老爺子眼神掃過宮愛琳,隨後看著經理說道冷聲道,“看來這店越來越冇什麼經營的必要了,如今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在這裡隨意撒野了!”

經理一聽,立馬開口,“對不起赫老爺子,我們馬上處理。”說完,對著對講機說道,“一樓來兩個人,這裡有人鬨事,馬上把人清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