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攬希看起來倒是風輕雲淡的很。

可唐夜眼神顯然閃過一絲的慌亂,“她、她來這裡做什麼?”

葉攬希目光淡淡的掃過他,“不用激動,她不知道你在這裡,她是來找我的。”

聽到這話,唐夜這才鬆了口氣,“那就行,那就行。”

“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葉攬希忽然好奇的看著他問,第一次聽說薑桃,就是從唐夜這裡聽說的。

唐夜不知道怎麼的,臉就莫名奇妙的就熱了起來,他眨著狹長的眸,“能,能有什麼事情,這女人……凶狠的狠,誰見了不躲著。”

“那你臉紅什麼?”

“誰說我臉紅了?”唐夜反問,“我這……喝酒喝的!”說完,唐夜端起桌子上的紅酒,一飲而儘。

葉攬希看著他,嘴角突的揚起。

行,你不願意說就算了。

被葉攬希這麼一笑,唐夜更心裡冇底了,看著她,忽而想起什麼,“對了,她來找你,為什麼?你該不會得罪暗網了吧?”

葉攬希漫不經心的吃著東西,慢悠悠的說道,“前段時間我追查我爸的事情時,跟暗網打過一兩次交道,他們想讓我加入暗網。”

“所以,派來了薑桃?”唐夜問。

葉攬希點頭。

“那你……”

“她還不知道我的身份!”葉攬希淡淡的說道。

唐夜眯起了眸,“她還不知道你,但你已經識破了她?”

“當年你跟我提起她的時候,我一時好奇就查了她一下,長得挺漂亮的就記住了。”

唐夜,“……”

他該說什麼嗎?

陰柔的五官頓時都沉了下來,看著麵前的紅酒,他又倒了一杯,一飲而儘了。

所以,身邊有一個黑客,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

人家來找你,還冇找到,但你已經識破了。

最最最最重要的是,你隨便跟她說一句話,一個事情,她就有可能什麼都瞭解了……

唐夜現在多麼的慶幸,他跟葉攬希是朋友,而不是敵人。

太太太特麼恐怕,也太太太特麼的變態了!

清了下嗓子,唐夜開口,“那你,打算跟她說嗎?”

葉攬希挑眉,“我又不打算加入,為什麼要跟她說?”

唐夜,“……所以,你連麵也不打算露?”

“這樣是最好的。”

唐夜嘴角溢位一抹苦澀的笑,莫名的心疼薑桃三分鐘。

來了之後人冇摸到也就算了,被人看透了也就算了,最後還要空手而歸。

這時,葉攬希似乎嗅到了什麼,抬眸看著他,“要不,你作為代表,幫我去跟她說一聲?”

唐夜,“……當我什麼也冇說!”

看著他一副為之避恐不及的樣子,葉攬希笑了笑,隨後打量著他,“一個稱霸江湖的醫聖,竟然會怕一個小姑娘,我真好奇,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唐夜看著她,衝她微微一笑,“好奇心會害死貓的,小姑孃家家的還是不要問太多。”

“或者,我問問薑桃?”

唐夜眸子倏兒眸了起來,“不行!”

看著他反應如此之大,葉攬希隻笑不語。

唐夜知道,她不會問,剛纔隻是調侃他而已。

認識這麼多年,他對葉攬希這點瞭解還是有的,定了定心,看著她問,“你跟她,很熟?”

“還行,她住我們樓下。”

唐夜,“……”

唐夜嘴上不說,但心裡卻為薑桃捏一把汗。

究竟知不知道自己住在一個什麼人身邊啊啊。

這女人稱之為惡魔都不過分!!

唐夜抿了抿唇,隨後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彆跟她提我,否則,她會瘋的。”

唐夜說這話時,臉上冇有玩笑的成分。

葉攬希也不知道他說的真假,不過也冇再繼續追問下去,點了點頭。

每個人心裡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

既然不想說,葉攬希也不想多問,點到即止。

“還有,她住你樓下……算了算了,冇什麼事情!”唐夜說。

葉攬希看著他,嘴角揚了揚,“放心,我會關照她的。”

狹長的眸閃過一絲尷尬,“我不是這意思……”

可越說越不知道該怎麼說,想了下,唐夜作罷了,“算了,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總之,跟我無關。”

葉攬希看著他,嘴角揚著冇說話。

“說說暗網,你真冇加入的打算?”唐夜問,“這倒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葉攬希目光很堅定,“我答應過爺爺的,至少在他百年之前,我不想讓他擔心。”

“唉,黑客界的一顆遺珠。”唐夜惋惜。

葉攬希冇什麼反應,對她來說,電腦的世界,隻是她的一個愛好,並不是全部。

比起來,她更在意身邊人的感受。

這時,唐夜繼續開口,“暗網是這幾年最新崛的新勢力,發展很迅速,現在已經在江湖上占了一席之位,不過這兩年發展愈發的迅速,我聽說,他們招募了好幾個頂級黑客,都很厲害,跟其他幾方勢力交鋒的時候,可以說是把對方打的片甲不留。”

葉攬希聽著,冇什麼反應。

“我看暗網絕對不是想有一席之地這麼簡單,他們頗有一種要當老大的感覺。”唐夜說分析道。

葉攬希聽著,依舊不說話。

“如果他們真的要當老大,那麼,你勢必會是他們最大的阻礙,你如果一直保持中立還行,但凡你要是有加入彆的地方的意思,那麼你很有可能是眼中釘,肉中刺……”說著,唐夜的神情愈發的嚴肅,湊近她跟前說道,“他們很有可能不是爭取你,而是會直接……拔掉你。”

聽到這話,葉攬希抬眸,目光定定的看向他,冇有絲毫的畏懼。

“所以,你還是要小心點。”

葉攬希則是露出一抹毫不介意的笑,“你說的這一切的前提是,他們能夠找到的。”

唐夜,“……”

“還有就是,他們想拔掉我的時候,還要擔心自己內部的問題!”

唐夜,“……”

“雖然是這樣,但是你也不要大意了,暗網這兩年招募的黑客也是很厲害的,目前還冇有出現過敗績,如果有機會,你最好跟他們交鋒一下,試探一下虛實,心裡也好有個底。”唐夜緊張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