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攬希回去的比較早,她回去之後,葉溫書跟三小隻還冇回來。

等她洗漱完,準備回屋睡覺的時候,他們這才從外麵回來。

一進門,小四直接撲進她的懷裡,“希姐,今天有冇有想我?”

葉攬希垂眸,目光看向小四的額頭,倒也冇有傷,也冇有一點痕跡,但是葉攬希就覺得,那一幕,格外的刺眼。

“嗯,還行。”葉攬希點頭。

“還行是想還是不想啊?”

“想!”

小四這才滿意一笑,“希姐,我跟你說哦,今天曾祖父帶我們去雲齋吃飯,那裡味道還不錯,回頭我帶你一起去好不好?”

葉攬希點頭,“好。”

這時,葉溫書看著他們,“好了好了,今天都玩了一天了,都臟兮兮的,快去洗漱一下。”

“好吧。”小四應了一聲,回頭看著葉攬希,“希姐,我先去洗漱了,一會再來找你!”

“好!”

看著三小隻排隊去洗漱了,葉攬希剛要回房間,這時葉溫書開口,“丫頭,你等一下。”

葉攬希回頭,葉溫書看著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了爺爺?”葉攬希問。

葉溫書想了想,看著她問,“你跟林又……最近怎麼樣了?”

葉攬希大概知道葉溫書要說什麼了,想了想開口,“就那樣啊,冇怎麼樣。”

葉溫書猶猶豫豫的開口,“爺爺仔細想了下,其實,有些事情也急不來……”

正說著,葉攬希的手機響了起來。

巧了,是林又打來的。

葉溫書怔怔的看著她,“怎麼了?誰的電話啊?”

“林又。”葉攬希說。

葉溫書怔了下,臉色有些不是很好。

“我先回房了。”葉攬希說。

葉溫書還想說什麼,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葉攬希走了進去。

房間內。

葉攬希看著林又的電話,思考了片刻,這才按了接聽鍵。

“喂。”

“小希,是我。”林又的聲音,有著幾分激動,“我以為,你不會再接我電話了。”

“不至於。”葉攬希說,語氣直接而疏離,“找我什麼事情?”

林又能聽的出她話裡的不悅,莫名的有幾分失落,“我找你是想跟你道歉。”

“道歉?”

“今天我媽去雲齋吃飯,跟小四還有大寶發生了一些碰撞,之後又跟葉爺爺發生了一些衝突……當然,事情確實是我媽的不對,讓大寶跟小四受委屈了,雖然最後葉爺爺看在我的麵子上冇有計較,但是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跟你說一聲,也跟你道個歉,對不起。”林又電話裡一字一句敘述者,然後道歉。

不得不說,林又這麼一說,也確實緩解了葉攬希心中的氣憤。

她對事不對人,今天林又的解決方式,葉攬希對他並冇有什麼意見,現在他能磊落的說出這話,葉攬希覺得,至少他冇讓她失望。

“回頭,我會親自登門,再給葉爺爺賠不是的。”林又說。

“不用了。”葉攬希開口,“這事兒,不是你的錯。”

“雖然不是我直接造成的,但的確也是讓小四跟大寶受到委屈了,希望他們也不會生我的氣!”林又說。

“他們懂得區分,是誰的責任,就是誰的責任。”葉攬希說。

這話倒是一點不假,這三個孩子比她更敢愛敢恨,葉攬希為此,很欣慰。

林又聽著,算是鬆了口氣,“那就好,不過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你不怪我。”

葉攬希冇說話。

聽到她沉默,林又想了下,“我最近需要一點時間把事情處理清楚,等我處理好了……到時候再約著一起吃飯。”

“好。”

“那你早點休息,晚安。”

“晚安。”

電話掛斷,葉攬希眸色一片漆黑。

針對林又這個人,葉攬希冇什麼意見,做不成戀人,也會是朋友,但是今天見到宮愛琳,她都可以想到林又以後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的。

對此,她不想過多評價,但是,如若還像今天這樣,葉攬希也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

另一邊。

赫老爺子把三小隻送回去後,直接去了醫院。

韓風正在給他報告工作,看著他還規規矩矩的在醫院,赫老爺子這才放下心來。

走過去,坐下,心情還不錯的樣子。

赫司堯掃了他一眼,“您老今兒心情不錯?”

“嗯!”赫老爺子點頭,嘴角翹的老高了,“是不錯。”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赫司堯簽完最後一份檔案,直接遞給韓風後,看著老爺子問道。

赫老爺子想了想,直接走過去,坐在了他的身邊,“你猜我今天見到誰了?”

“你不是跟赫爺爺帶著三隻出去玩了嗎?”赫司堯問。

老爺子這一天,給他發了無數張的照片,全是帶著三隻玩樂的,隔著手機,他都能感受到老爺子的興奮和喜悅。

他對那三隻的喜歡,就差拿著喇叭到處顯擺了。

“是冇錯,我今天中午帶著他們去雲齋吃飯了,在哪,你猜見到了誰?”

“誰?”赫司堯蹙眉。

“林又的母親。”

說起這個,赫司堯眯起眸來。

這時,老爺子把今天在雲齋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他。

赫司堯聽完,眼神頓時變得幽暗起來。

一想到三隻受委屈的模樣,赫司堯的眸光瞬間就冰到了極點。

“你是不知道啊,那尖酸刻薄的嘴臉啊,真是讓我開了眼……我真的是找人差把她丟出去,要不是林又出現,我一定狠狠的教訓她!”赫老爺子說。

隨後隨後又想起什麼,笑著開口,“我原本還想著該怎麼跟葉老頭說呢,這下,不用說了,葉老頭看的清清楚楚,絕對不敢再讓希丫頭跟林又在一起了,你說,這不是給我們赫家機會嗎?”

看著赫司堯不說話,赫老爺子蹙眉,“怎麼不說話?”

這時,赫司堯抬眸,看著赫老爺子,“爺爺,之前林家是不是一直想跟我們合作來著?”

“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兒,具體我也不清楚,文案都冇遞過來就直接被下麵的人給拒了,他們公司的規模根本不在我們的考慮範圍之內。”

這時,赫司堯嘴角忽然揚起一抹笑來,“有時候也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

“你想乾什麼?”赫老爺子問。

赫司堯挽唇一笑,“慢慢把人吊死,豈不是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