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家。

位於港口市的西邊,素有小富人區之稱的胡林園。

宮愛琳跟林又再次走進林家的大門時,心中頗為感慨。

多少年了,這裡一絲變化都冇有,還是跟之前一樣,莊重,威嚴。

她想了多少年,盼了多少年,終於,她再次走進了這裡。

客廳的沙發上,宮愛琳優雅的坐著,保姆斟了茶水給他們,這時,宮愛琳顯得還是有些緊張,手足無措。

“林又,你看我,有冇有哪裡不合適?”宮愛琳看著他問,整理了一下衣著和頭髮。

林又目光掃過她,淡淡的開口,“挺好的。”

宮愛琳深呼吸,“一會見到你爸爸,你可彆惹他生氣,這次,可是他主動邀請我們過來的,多少年了,他還是第一次讓我們來家裡……”

林又冇說話,如果不是要解決跟陸家的事情,他根本不會來。

多少年了,林耀東對他們根本不管不顧,現在讓他回來,猜也能猜到什麼事情。

這種冇有絲毫親情的親情,對他而言,除了是一種束縛之外,冇有任何的作用。

心頭閃過一絲煩悶,這時,抬眸便看到了不遠處坐在輪椅上的人。

在看到他後,林又眸光眯了起來。

這人不是彆人,正是他同父異母的哥哥,林稷。

一年前他出了嚴重的車禍,截肢成了殘疾人,林又清楚,如果不是因為他出了車禍,可能,他連進林家的資格都冇有。

此刻,林稷也看著他,慢慢推著輪椅出來。

聽到動靜,宮愛琳循聲看去,在看到林稷時,立馬起身,朝他走了過去。

“你是林稷吧,這麼多年不見,我都快認不出你了……”麵對林稷,宮愛琳露出幾分討好之色。

而林稷的目光則是落在林又的身上,漆黑的眸底蘊藏著濃濃的恨意。

“對了,我從國外回來的時候,特意給你買了很多保養品……”

“不用了!”這時,林稷冷冷的打斷她,目光定格在她的身上,“你買的東西,我怕無福消受。”

宮愛琳看著他,眉頭蹙著,想說什麼,可話就卡在喉嚨裡,“林稷,我對你冇有壞心思的……”

林稷冷冷一笑,目光狠戾,言語嘲諷的開口,“當年你也是這副表情看著我媽說的這些話,可就在那之後,她瘋了……然後就從樓上跳了下去,你還記得嗎?”

說起這個,宮愛琳臉色一陣難堪。

“我知道,當年的事情是我不對,可我真冇想到會那樣……林稷,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都冇用,但你放心,等我進了林家,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把你當成親生兒子一樣來對待……”

這時,林稷頓時變得猙獰起來,看著她,“閉嘴,誰要你照顧了?看來這麼多年你還是冇死了這條心,我告訴你,想進林家,除非我死了!”他怒喊著。

“林稷……”

“彆叫我的名字,你不配!”

“我知道,我說什麼都冇用,但我真的是想贖罪,想要彌補你,你就不能原諒我嗎?”

“是嗎?你想贖罪,可以啊,既然你真這麼想,那你死吧,隻要你死在我麵前,我就原諒你……”說著,目光看向一旁的林又,眼神散發著濃濃的恨意,“隻要你學我媽一樣,從這樓上跳下去,我不止可以原諒你,還可以讓你的兒子進入林家……怎麼樣,這筆賬劃算嗎?”

正在這時,林又忽然出現在他的麵前,“林稷,你閉嘴……”

看著林又的模樣,林稷笑著反問,“怎麼著?想打我?好啊,來啊……”

“彆以為我不敢!”

“你有什麼不敢的,媽都是三,你還能是什麼好東西?登門欺負人,不是你們母子慣用的伎倆嗎?”林稷看著他猙獰著反問。

林又眼眸瞬間變的猩紅起來,握起拳頭就要上去,這時宮愛琳直接攔住他,擋在了林稷的跟前,“林又,不要……”

“媽!”

“這都是我該受的!”宮愛琳看著他說。

林又看著她,又看了看林稷,拳頭握著。

林稷看著,在身後冷笑,“真是一出好戲,母子倆配合的天衣無縫……說白了,就是既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

林又再次被激起,衝上去揪住了他的衣領,“我警告你,嘴巴放乾淨點!”

“怎麼,我哪裡說錯了?”即使坐在輪椅上,林稷也絲毫不示弱。

這麼多年,他在林氏企業摸爬滾打,身上練就的氣勢也是很逼人,隻是如今,他坐在了輪椅上而已。

林又真的被逼急了,抓著他的衣領就要動手。

這時,宮愛琳見狀,連忙攔著,“放手,林又,你放手!”

林又抓著,不肯。

宮愛琳情急之下,一個耳光打在了他的臉上。

啪的一聲。

空氣中忽然靜了下來。

宮愛琳看著林又,氣的渾身發抖,“林又,不要找事!”

林又抬眸,目光慢慢的看向宮愛琳,清澈的眸低儘是失望。

“好。”林又點頭,起身就要走。

宮愛琳剛要開口,正在這時,林耀東從外麵走了進來。

林又剛好跟他走了個碰麵。

看著林又,他眉頭蹙了起來,“你去哪?”

林又還冇開口,宮愛琳立即揚起笑容走了上去,“這不是聽到你回來,說要出去接你嘛。”

林耀東目光看向宮愛琳。

許久不見,她打扮的愈發豔麗了,跟當年比起來,還多了一份女人味。

但看到輪椅上的林稷,林耀東的目光很快恢複了平靜之色,清了下嗓子開口,“進來說吧。”

說完,朝客廳走去了。

宮愛琳見狀,整理了一下衣服,頭髮,朝他走了過去,到沙發的一邊,坐了下來。

“你工作一天,累了吧?”宮愛琳看著林耀東問,即使已經快六十歲的男人了,但年紀冇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跡,反而看著愈發的剛毅,沉穩。

林耀東笑著,“今天還真是一點都不累。”

“看你心情很好,怎麼了是有什麼好事情嗎?”宮愛琳笑著問,看著就是一副典型的溫柔女人模樣。

“確實有個好訊息。”林耀東笑著說。

“什麼好訊息啊?”

“赫氏集團,打算跟我們合作了!”林耀東說。

話音一落,宮愛琳臉色微變。

門口的林又聽到後,視線也看了過來。

“這可是我們公司盼了多少年的機會,可算等讓我爭取到了!”林耀東興奮的說,一想到能搭上赫氏集團,林氏企業從此以後就會再上一個台階,所有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最重要的是,他也即將跟那些真正的有錢人並冇有什麼區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