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氏集團跟林氏企業要合作的事情,很快就被傳了出來。

傳的沸沸揚揚的。

商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一開始林耀東還擔心合同還沒簽,怕赫氏集團那邊會生氣,但是赫氏集團就跟冇看到外界的傳言一樣,依舊淡定的跟他們談合同,走內容,林耀東也就放心了。

最重要的是,這訊息一傳出去後,不少公司企業都紛紛跟林氏企業拋來合作的橄欖枝,甚至那些他平日裡攀不上的酒會,也都紛紛發來了邀請函,各個行業見到他都是噓寒問暖,敬著,捧著,雖然也都是想變相的結識赫氏集團,但這種被人捧著的感覺,還是讓林耀東獲得了極大的滿足心。

他瞬間感覺自己成為了上流社會的人一樣,很是享受這種感覺。

他明白,這一切都是赫氏集團帶來的,所以,更加看重這次的合作,勢在必得!

葉攬希對商界的新聞,並不關注,連續著去了公司兩日,這天,工作隙間,於橫開口,“你們聽說了冇有,赫氏集團跟林氏企業合作的事情?”

車北抬眸,“這事穿的沸沸揚揚的,怎麼會不知道,就是不明白,為什麼赫氏集團忽然會跟一箇中小企業合作,還挺耐人尋味的!”

葉攬希頭也冇抬,他們的對話,一個耳朵進,一個耳朵出。

這時,於橫看向葉攬希,“葉姑娘,你知道嗎?”

葉攬希抬眸,看著他,“什麼?”

“赫氏集團跟林氏企業合作的事情啊,你知不知道內情?”於橫問。

這會兒,葉攬希才聽明白,他們所討論的事情,是赫司堯的公司要跟林又父親的公司合作。

可一想到那天在雲齋的事情,依照赫老爺子護犢子的勁兒,這事兒他不會不跟赫司堯說,既然說了,赫司堯又怎麼會跟林氏企業合作?

除非……

“葉姑娘?!”這時,於橫在她麵前揮了揮手,“你想什麼呢?”

葉攬希回神,斂眸,“我怎麼會知道內情?”

於橫跟車北相互看了一眼,隨後朝葉攬希湊近了一些,“葉姑娘,你還想瞞著我們?”

“瞞你們什麼?”葉攬希垂眸,看著電腦,頭也不抬。

“你跟赫氏集團的關係……”於橫點到這裡,看著她,眸子神秘的眯了起來,“彆以為我們都不知道,我們都已經猜到了!”

葉攬希怔了怔,“是嗎?既然你們都猜到了,那更應該知道,我跟赫氏集團冇什麼關係!”

於橫笑了,“所以,葉姑娘你這是承認了?”

葉攬希冇說話。

“要我說,你也彆賭那氣,為什麼非要跟赫氏撇清楚關係,即使以後赫司堯繼承公司,可多少都有你一份,要知道,光是指甲縫裡漏出來的,都夠你生活一輩子了!”

葉攬希端起一旁的水杯,淡定的喝了口水。

“你們好歹也是兄妹一場,在醫院的時候也能看的出來他對你還不錯,我看他不至於最後一點都不留給你……”

噗。

葉攬希直接噴了出來,噴了於橫一臉。

於橫愣住了,滿臉的水珠。

一旁的車北看著,忍不住笑了起來。

“葉姑娘……這就是你對我的賞賜麼?”於橫一臉呆滯的看著她問。

葉攬希直接拿起一旁的紙巾,直接乎在了他的臉上。

隨後看著他問,“誰說我跟赫司堯是兄妹的?

“難道不是?”車北問,“這在我們公司私下都已經討論到不能再討論了,這是我們得出的最合理的答案!”

葉攬希,“……”

她頓時為公司的前程而擔憂起來。

這一公司人的智商啊……

於橫淡定的擦完臉,看著她,“葉姑娘,您就彆否認了,雖然不知道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放心,我們不會因此而看輕你,出身這事情,是我們決定不了的,但我們臣服你的人品,所以我永遠站在你這邊!”

葉攬希,“……”

看了他一眼,懶得解釋。

原本還以為他們真的猜到了,葉攬希也冇打算隱瞞。

但是看他們這智商……葉攬希也不想多做解釋。

畢竟跟赫司堯那一段也不是什麼光彩值得炫耀的事情,索性,葉攬希給他們一記笑容,“我謝謝你啊!”

“客氣,好兄弟,講義氣!”於橫的手,在自己的胸口義氣的捶了捶。

……

宮愛琳找了林又許久。

打了無數通電話,林又這才接了。

“你在哪?”宮愛琳直接問。

“您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吧?”

“馬上跟我回林家,跟你爸爸說,你會跟陸式聯姻,給他道歉!”

“我話說的很清楚了,我不會結婚的,我也不會回林家的!”

“林又!”宮愛琳氣的大喊了一聲,但看著四周,她又壓低了聲音,“你到底想怎麼樣?你就算不為自己著想,是不是也應該為我著想?”

“如果您執意要進林家,我冇辦法,但如果您不進的話,後半輩子我也絕對不會讓您受一點委屈,媽,我隻希望您能尊重我一次,就這一次……我的婚姻,我隻想自己做主!”林又電話裡說道。

宮愛琳眯起了眸,“說了這麼多,你無非就是想跟那個女人在一起?”

林又冇說話,不否認。

“哪個女人到底是誰?竟然能把你迷成這樣,我倒是想見識見識了!”

“媽,在您冇有放下執念之前,您不會見到她的,等你想通了我們再溝通吧!”說完,林又直接掛斷了電話。

“林又,林又!”宮愛琳又低聲喊了兩句,可那邊已經掛斷了,等她再打過去的時候,電話已經處於忙音了!

宮愛琳氣的重重的將手機扔在了桌子上。

正在這時,不遠處的位置上,蔣語甜正喝著咖啡,聽到她的電話後,嘴角揚了起來。

她起身,朝她走去了,“請問,您是林又的母親嗎?”她笑著問。

看著麵前的人,宮愛琳眯起眸,“你是?”

“阿姨您好,我叫蔣語甜,是林又的朋友。”她笑著介紹,“剛纔聽您打電話纔敢認,我能坐下嗎?”

宮愛琳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