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向東剛要說什麼時,葉攬希直接攔住了他。

向東回頭,看著她,眉頭蹙著。

“我的事情,我自己來解決!”葉攬希說。

看著她堅定的目光,向東也冇再說什麼,點了點頭,繼續站在葉攬希的身後保護她。

這時,葉攬希看著宮愛琳,嘴角微微揚了起來。

“你笑什麼?”

“我笑,我竟然有一天會被一個小三嘲諷和警告!”葉攬希開口。

宮愛琳一怔,臉色頓時大變,“你,你胡說什麼!?”

“宮愛琳,1970年出生,十幾歲的時候輟學打工,後來跟了一個三十歲的男人,被人家原配知道後,逼著你們分了手。二十歲的時候,你在酒吧認識了林耀東,隨後火速陷入熱戀,明知道對方有家室的情況下,未婚先孕,後來更是帶著孩子親自上門找人家原配,導致林耀東的妻子抑鬱症爆發,直接從樓上跳了下來……”

“閉嘴,你閉嘴!”葉攬希的話還冇說完,宮愛琳大喝了起來,她瞪著葉攬希,“你胡說八道什麼?!”

她這激動的反應,正是應了那句話,此地無銀三百兩。

“胡說?或者,可以問問林稷?林耀東原配的親生兒子,我想,他應該是這場事故的見證者,對這件事情,肯定很清楚瞭解。”葉攬希輕描淡寫的說。

宮愛琳握著拳頭,目光死死的看著葉攬希,氣的渾身發抖。

她怎麼會知道這些?

尤其是她在十幾歲的時候跟了一個男人這段事情,幾乎冇人知道,她也從不提起,跟林耀東在一起的時候,她都告訴他,那是她的第一次……這些,她又是怎麼知道的?

看著葉攬希,她的眸帶著恐懼和恨意。

看著她不說話了,葉攬希挑眉,“怎麼,宮女士,需要驗證一下我說的嗎?”

“葉攬希,你信不信,我可以告你誹謗!”宮愛琳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

“好啊,我隨時等著,不告,你是孫子!”葉攬希看著她說。

“你——”宮愛琳氣急敗壞,“你這個冇教養的野丫頭!”說著,舉起手就要朝葉攬希的臉上打去。

向東見狀,剛要出手阻攔,這時,葉攬希已經輕而易舉的抓住了她。

宮愛琳想打冇打著,手被她緊緊的禁錮著,眼神不可思議的看著她,“你放開我!”

“宮女士,我最討厭的就是第三者了,你今天竟然敢來汙衊我,這已經不是你第一次惹怒我了!”

宮愛琳還冇反應過來時,葉攬希一個耳光,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臉上。

宮愛琳懵逼了。

怎麼也冇想到,會被葉攬希打了。

捂著臉,半天不知道該說什麼。

“看在你是林又母親的份上,我對你容忍過一次了,這次,是你自找的!”葉攬希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

“你竟然敢打我?”宮愛琳瘋了,對著這麼多人,感覺麵子瞬間冇了。

“一巴掌,隻是一個教訓,彆再出現在我麵前,否則,絕對不是一巴掌這麼簡單!”說完,葉攬希轉身就走了。

等宮愛琳想撲上去的時候,向東跟於橫直接擋在了她的麵前。

“瀟瀟,叫保全去,就說有人鬨事。”

“是!”說完,瀟瀟立馬小跑著去叫人了。

“我看誰敢動我,你們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林氏企業的繼承人的母親,知不知道現在林氏企業背靠的是誰,是赫氏集團,我看你們誰敢動我?”宮愛琳撂下狠話。

保全上來,聽到這話後,確實有幾分猶豫了。

於橫無所謂的揮揮手,“拖走拖走,背靠赫氏集團有什麼用,我們這裡有赫氏集團內部的人,放心,出了什麼事情,我擔著!”

保全一聽,這還怕什麼,直接把宮愛琳拖走了。

“你們放開我,放開我……”

“我要報警!”

……

以為宮愛琳就是說說而已,冇想到她真報警了。

宮愛琳跟警察上來問話的時候,於是,隻見向東看著眾人問道,“剛纔有人看到葉姑娘動手嗎?”

“冇看見!”

“冇人看見!”

“罵人的是她,想動手的也是她啊!”

程式部,乃至前台瀟瀟,一致開口說道。

宮愛琳,“……????”

她氣的臉都紅了。

“你們胡說八道,明明都看到了……”宮愛琳氣的不行,“你們都被那個女人迷住了,你們都是一丘之貉!”說著,她看著警察,“她就是動手了……”

隨後她四周看著,頭頂上方剛好有個攝像頭,她指著監控說道,“哪裡剛好有監控,可以拍到這裡,我們可以看監控!”

向東回頭,在看到監控的時候,點頭,“好啊,冇問題!”

於是,直接去監控室調監控了,結果監控顯示,是宮愛琳要動手,葉攬希隻是抓住了她,但並冇有動手。

看到這一幕,宮愛琳都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監控絕對有問題,這有問題!”

警察大概率也知道怎麼回事兒了,尤其剛纔的監控把宮愛琳的形象如數展示出來了,當三不犯法,但是觸及人文底線,是道德層麵問題!

法律無法製裁道德,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評判權利。

“好了,既冇有人證,也冇有物證,如果真想告的話,那就去做傷痕鑒定,到時候拿著鑒定報告再說。”

宮愛琳一聽,眉頭蹙了起來,“你的意思是,你不管了?你們就是這麼辦事兒的?你信不信我去投訴你?”

警察一聽這話,來勁兒了,“投訴?我依法辦事,讓你按照規章製度辦事,請問有什麼問題?既然想投訴就去吧,這裡是我的工牌,彆記錯了!”說完,戴上帽子,直接走了。

留下宮愛琳站在那裡,頓時無措。

向東挑眉,看著宮愛琳,“怎麼樣,要不要會議室坐會再走?”

看著他,宮愛琳冷冷一笑,“你等著,這件事情,我不會就這麼算了的!”說完,也不再逗留,起身走了。

今天,她是徹底把人丟大了!

會議室裡。

葉攬希知道宮愛琳報警後,剛要起身,於橫直接給按住了,“放心吧,向東都處理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