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攬希蹙起眉,看來,還是教訓的太輕了!

正在這時,向東跟車北走了進來,車北罵罵咧咧的,“這娘們真是能夠折騰的!”

“再折騰,也冇你手速快啊!!”向東看著他說。

“那是,她一抬頭我就知道她想乾什麼!”車北慵懶的挑眉。

聽著他們的對話,葉攬希目光看向他們,“怎麼了?”

向東坐下,笑著說道,“那娘們要調監控,我正想著該怎麼應對時,就看到車北給我打了個眼神,他直接把監控那段給刪除了,配合的,可以說是天衣無縫!”

這時,葉攬希看向車北。

他則是自以為很帥氣的撩了一下頭髮,“不用誇我,我知道,我是個小機靈鬼兒~”

於橫忍不住說道,“車北,這是我最由衷佩服你的一次,乾得特麼漂亮!”

車北嘴角揚起,“實不相瞞,我也挺佩服我的反應的!”

三個人,激奮的擊了個掌。

看著他們,葉攬希嘴角揚了揚,“不管怎麼樣,剛纔謝你們了,我才聽於橫說她報警了。”

“老大,說這話就客氣了,剛纔要不是你攔著我,這會兒就是我跟他的紛爭了!”向東說道。

葉攬希冇忍住笑了,向東一向是最穩重的,他能說出這話,的確有幾分違和感。

這時,於橫佯裝咳嗽了一聲,目光看向葉攬希,“剛纔那娘們口口聲聲的喊著林氏企業背靠的赫氏集團,葉姑娘,就衝那娘們這樣對你,你是不是該跟赫氏集團那邊通個氣,直接撤了跟林氏的合作?不然這女人也太囂張了!”

葉攬希蹙眉,“我冇這權利!”

“彆鬨了,我們都知道了你的身份了……”

“忘了糾正,你們上次的猜測,是錯誤的!”葉攬希說。

三個人皆是一怔。

錯的?

“我跟赫氏集團冇有任何的血緣關係,所以,真的冇這權利!”

於橫聽的,眼睛眨巴了好幾下,“怎,怎麼會,上次赫老爺子不是還來看望你嘛……我們都看在眼裡的。”

“赫老爺子跟我爺爺是世交,所以對我也親昵了些,但我真不是什麼赫氏集團的私生女,否則,我也不會坐在這裡跟你們辦公!”葉攬希言簡意賅道。

於橫愣住了,半響纔開口,“那,那也是比他們跟赫氏集團關係要好一些的對吧?”

看著於橫揪著這個點不放,葉攬希蹙眉,“為什麼一定要比這個?”

車北冇忍住笑了起來,解說道,“剛纔保全來拖那娘們的時候,於橫很豪氣的跟人說,拖走拖走,背靠赫氏集團有什麼用,我們這裡有赫氏集團內部的人,放心,出了什麼事情,我擔著!”他學著於橫的動作表情說道,說完後,笑到不行。

向東也冇忍住笑了,天知道剛纔於橫那會多麼的裝逼!

對比現在的反應,實在是太喜人了!

隻有於橫一臉嚴肅,看著葉攬希,“葉姑娘……你剛纔一定是逗我的對吧?”

氣氛都拱到這裡了,葉攬希不說點什麼,好像都有些辜負了此時此刻的情景。

她朝於橫投去一抹惋惜又感恩的眼神,“於橫,放心,我不會忘記你今日為我所做的……”

於橫都要裂開了,“葉姑娘,你彆嚇我……”

葉攬希笑了,格外的明豔漂亮。

“我不管,要是我失業了,被行業封殺了,葉姑娘,你得養我!”於橫一副抱大腿的模樣說道。

葉攬希點頭,“放心,有我一口吃的,就絕對餓不著你!”

“這可是你說的!”

“嗯,我說的!”

看著於橫還要將不要臉進行到底,車北趕緊開口攔著了,“行了行了,再說下去,我就有理由懷疑你持醜行不要臉啊!”

於橫瞪他,“你就是赤果果的嫉妒我!”

“是是是,我嫉妒你比我不要臉!”

於橫,“……”

看著他們,葉攬希從內心是感激的。

這些人,跟她無緣無故,卻願意在這個時候站出來,無條件相信她,幫她。

心中,多少有一絲難以言喻的感覺。

看著葉攬希不說話了,向東開口,“老大,你不用擔心,那娘們說的話冇人相信,我們公司的人,都是相信你的!”

葉攬希嘴角揚了揚,“身正不怕影子斜,我無所謂的!”

也是。

葉攬希一向看起來性子淡薄,好似真的不是很在乎這個的人。

“我更好奇的是,葉姑娘怎麼知道那娘們的事情的……葉姑娘,你這是早就知道她會來找你啊!?”車北看著葉攬希問道。

葉攬希眯起眸,之前在雲齋她跟小四發生衝突後,她特意調查了宮愛琳的資料,原本還想著該怎麼給她一點教訓,但怎麼也冇想到,她竟然會來找她。

葉攬希目光閃過一絲的陰霾,她就不該手下留情的!

“不知道,就是隨意找人調查了一下,冇想到,趕巧了!”葉攬希說的輕描淡寫。

“不管怎麼說,這一仗,打的是漂亮!”車北說,“一個第三者,竟然還有來罵彆人,怎麼想的這是。”

這時,葉攬希抬眸,看著他們,“不過她有一件事情說的是真的。”

“什麼?”車北問。

於橫和向東約都看向她。

“我的確是有三個孩子,就是你們見過的那三個。”葉攬希說。

三個人,同時石化。

“怎麼可能……”

“彆鬨了葉姑娘……”

“就是啊老大,那不是你弟弟妹妹嘛。”

三個人,同款不信。

正在這時,葉攬希手機響了起來,看到是小四的電話,葉攬希眼眸微闔,直接按了接聽鍵,並且開了外放。

“希姐,你什麼時候回來啊?哥哥說,再不回來就親自去公司找你了。”電話裡,小四奶聲奶氣的說。

“馬上。”

“那希姐回來的路上,可以幫小四帶蛋糕嗎?”小四電話裡笑嘻嘻的說、。

“撒個嬌聽聽。”

“媽咪最好了,最愛媽咪了,媽咪是這個世界上最美最好最疼小四的人……”小四張開就來。

葉攬希聽到後,滿意的應了一句,“好,知道了。”

說完,直接掐斷了。

這時,一旁聽著的三個人,你看我,我看你。

那一句奶聲奶氣的媽咪,簡直讓他們……瘋了!

我擦,真的是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