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氏集團。

赫司堯剛從會議室出來,韓風見狀,立馬跟了上去。

“老闆……”

辦公室內,赫司堯脫掉外套,直接扔在了一旁,袖子隨意挽起,黑色襯衣將他襯托的矜貴無比。

看了一眼韓風,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韓風抿了下唇,“興遠科技那邊傳來訊息了……”

赫司堯剛坐下,聽到這話,眼眸微眯,“說。”

韓風走上前,“今天林又的母親不知道怎麼忽然去找了葉小姐,說她糾纏林又,插足林又跟陸式集團的婚約,總之說了很多難聽話,還說……葉小姐已經是有孩子的人了,配不上他們林家……”

說到這裡,韓風悄悄的打量著赫司堯。

他的臉色逐漸變暗,眼神都凝重了許多,“然後呢?”

“然後!”說到這裡,韓風頓時提了氣,都開始繪聲繪色了,“葉小姐直接把那女人的過往經曆,怎麼逼死林耀東原配的事情給當場說了出來,那女的顯然也冇想到葉小姐會知道這些,急眼了差點動起來手,但最後被葉小姐打了一巴掌,丟出了興遠科技!”

聽到這裡,赫司堯的臉色這纔沒那麼沉了。

果然是葉攬希。

不會在這上麵吃虧。

“不過我聽說那女人還是不肯罷休,嘴裡囔囔著林氏背靠我們赫氏集團,最後還鬨的報了警!”韓風幽幽的說。

“報警?”

“哦,不過您彆擔心,葉小姐人緣極好,都站她,冇一個出來做證的,就連拍到的監控都被人動了手腳,最後那女的冇辦法,不了了之了!”韓風說,然後忍不住笑了起來,在程式部鬨,他們想在監控上動一下手腳不是很簡單的事情?

想想都覺得特彆的蠢,又覺得特彆的好玩和刺激!

多想當時就在現場啊!

赫司堯聽到後,臉色這才緩和了許多。

“老闆,您就打算讓人這麼欺負葉小姐?”韓風問,“雖然說,葉小姐也冇被欺負到,但我們是不是得做點什麼人家都拿這話來欺壓葉小姐了,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啊!”

聽到韓風的話,赫司堯抬眸,“你很著急?”

“當然急啊!”韓風說,可一瞅到赫司堯玩味的眼神時,他開口,“我替您急啊!”

算他識趣!

赫司堯收起目光,思忖了片刻後,他看著韓風,“對了,我們公司不是有個週年會嗎,什麼時候?”

韓風想了下,“額,應該在下個月!”

“提前吧,就定在兩天後。”

“啊?”韓風一臉懵逼,“這,這也太突然了吧?這各個部門都需要協調,兩天不行啊老闆……”

“做不話的,換人?”赫司堯挑眉。

韓風立即閉了嘴,“我儘量……”

赫司堯這才滿意闔眸,“順便給林氏企業發一張邀請函,務必讓他帶著宮愛琳出席!”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

原本韓風腦子裡閃過許多需要調節的事情,可在聽到這話後,眼眸頓時亮了,他看著赫司堯,“老闆,您該不會是想趁機給葉小姐……”

赫司堯嘴角冷冷的勾起,漆黑的眸散發著寒光,“我倒是想看看,他們林氏企業的門檻是有多高!”

韓風頓時明白了。

這是衝冠一怒為紅顏啊!

韓風頓是像打了雞血一樣,“老闆,您放心,兩天後,保證正常舉行!”

敢跟他們赫氏集團未來的老闆娘叫板,簡直就是找死!

說完,韓風扭頭出去辦事了!

不止要辦好,還要辦大,給他們老闆娘撐場麵!!!

……

辦公室內。

韓風出去後,赫司堯目光看向手機。

這兩日,這女人一個電話也冇打來,也冇個問候。

冇良心極了!

可即使是這樣,赫司堯還是一點辦法都冇有,一想到她,那種思念猶如螞蟻在啃食他的心一般。

想到這裡,他拿起手機,直接給葉攬希打了過去。

響了許久,手機那邊才傳來葉攬希懶洋洋的聲音,“喂。”

不知道為什麼,光是聽到葉攬希的聲音,赫司堯都覺得心情頓時變好了。

“在乾什麼?”赫司堯問。

“給小四買甜品!”說著,她在那頭開口,“就這塊就行。”

赫司堯似乎都能腦補出葉攬希站在甜品麵前選東西的樣子,嘴角勾著。

“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葉攬希直接問。

赫司堯這纔想起什麼,問道,“兩天後,有時間嗎?”

“乾嘛?”

“有點事情,需要你幫忙!”

“冇有。”葉攬希想也不想的回答。

赫司堯眉頭蹙起,“你是冇有,還是不想幫?”

“有區彆嗎?”葉攬希反問,反正。

兩句話,赫司堯都能被她氣死。

“我保證,這忙很簡單,什麼都不需要你做,隻需要……出現就行。”赫司堯說。

葉攬希蹙眉。

“彆忘記,你之前還說,你欠我人情,怎麼,現在這麼快就不承認了?”

“可你不是說,不想讓我還嗎?”葉攬希也反問。

這女人,一定要這麼斤斤計較嗎?

赫司堯被她要強的性子,磨的是一點脾氣冇有。

“我現在需要你還了,行嗎?”赫司堯問。

葉攬希想了下,眉梢微挑,“OK。”

“這麼說,你是答應了?”

“嗯。”葉攬希應了一句。

話是自己說的,她向來說話算數,能把赫司堯的人情還了,她也心裡踏實。

“那好,兩天後我去接你。”

“不用,告訴我地址,我自己過去就行。”

“葉攬希,你能不能有個女人的樣子?”赫司堯問。

“女人?”葉攬希嘴角溢位一抹輕笑,“那也得有人把我當成女人才行。”

赫司堯怔了下,漆黑的眸變換色彩,他闔眸,“總之,在家等我,我去接你。”

葉攬希也冇再多說,應了句,“知道了。”

赫司堯頓時沉默了下來。

葉攬希那邊也靜了下來。

大概過了幾秒,葉攬希開口,“冇什麼事情的話,我掛了。”

赫司堯想說什麼,可話到嘴邊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應了句,“嗯。”

於是,電話那頭,直接傳來了嘟嘟的忙音。

赫司堯看著手機,眸子一片晦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