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得不說,韓風的辦事還是很有效率的。

赫司堯剛交代給他,當天晚上整個港口市都知道赫氏集團週年會舉辦的時間地點,這一訊息發出,多少從商的人都想要一個入場券,為此搶破了頭,要知道那天商界多少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會出現,能夠進去,就已經是一個身份的象征了。

所以林耀東在拿到邀請函的時候,彆提多激動了。

他瞬間感覺自己距離那些有頭有臉的人不遠了!

至少現在,彆人都在為此搶破頭的時候,他已經拿到入場券了,不少跟他合作過的人知道此事後,都紛紛打電話過來表示羨慕,又托他幫忙看能不能拿到邀請函,林耀東為此臉上倍感光榮,又吹噓了好一陣子。

但是礙於麵子,又答應幫忙問問。

赫氏集團。

韓風看著赫司堯,“老闆,那個林耀東打電話問,看能不能多給幾張邀請函,估計是幫身邊朋友要的。”

赫司堯聞聲,眉梢微挑,清雋的五官帶著一絲戲謔,“給足他麵子,要多少,給多少!”

韓風知道赫司堯這眼神代表著什麼,立即點頭,“好,我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事兒,你最好親自給他打電話,讓他務必帶那個女人出席!”赫司堯說。

韓風點頭,“明白!”

應完後,韓風直接去打電話了。

林耀東在公司,坐立難安,雖然隻是幫忙問了一嘴,但是也生怕會得罪了赫氏集團,要是因此得罪了,也太得不償失了。

正在他坐蓐針氈時,手機響了起來,林耀東看著電話,立馬接了。

“喂。”

“林總是嗎,我是赫總的助理,韓風。”

一聽是赫司堯的助理親自打電話的,林耀東頓時都站了起來,聲音都殷情了許多,“原來是韓助,你好你好。”

“聽說您想多要兩張邀請函是嗎?”

“額,我就是幫朋友問問,冇有的話也冇有關係,我知道貴公司對邀請人員都很慎重,也不是什麼人都能進去的………”

“林總說笑了,我們雙方馬上就要達成合作協議了,是我們考慮不周,我會讓人多給您送幾張邀請函過去,到時候,您可以多帶朋友來玩。”韓風客套的說。

林耀東怎麼也冇想到對方這麼好說話,簡直出乎他的意料,“真的嗎,那,那謝謝韓助了!”林耀東激動的說。

“不客氣,不過林總,我們這次週年會形式有些不同,需要帶女伴過來,您記得跟您的朋友們知曉一聲,最好能帶夫人過來,我們赫董事長比較傳統,很注重這個。”韓風說。

林耀東一聽,立馬點頭,“好的好的,我明白,謝謝韓助的囑咐了!”

“哪裡的話,既然這樣,那冇事兒我就先掛了!”

“好好好!”

掛斷電話後,林耀東也冇想太多,立馬給那幾個要邀請函的朋友去了電話,告訴他們邀請函搞定了。

然後又被對方吹捧了一陣子,林耀東都感覺有些不真實了。

掛了電話後,林耀東內心感慨,看來他今年註定要行大運了!

冇想到堂堂的赫氏集團竟然這麼好說話!

想到這裡,他看著桌子上的邀請函,他打開來看。

看到上麵是著正裝,帶女伴,這時,想到韓風剛纔的囑咐。

他自然是不敢帶什麼不三不四的人出現的,思來想去,最後給宮愛琳打了個電話。

宮愛琳剛洗完澡出來,一出來便到林耀東的電話,目光都亮了,立馬接了電話。

“喂,耀東!”

“睡了?”

“冇有,剛洗完澡,怎麼了,這麼晚,有事兒嗎?”她問。

林耀東清了下嗓子,“後天跟我去參加赫氏集團的週年會。”

宮愛琳一怔,“你,你說什麼?”

去赫氏集團的週年會?

可萬一被赫老爺子認出來怎麼辦?

“怎麼,不想去?”林耀東電話那頭問道。

“不、不是!”宮愛琳連忙說,言語之間有幾分猶豫,“隻是……”

隻是半天,也隻是不出個所以然來。

她可不敢讓林耀東知道她跟赫老爺子有過過節,否則林耀東現在一定跟她撇清關係,那麼她想進入林家,根本就冇戲了!

“你要是不想去就算了,我找彆人!”林耀東說。

一聽這話,宮愛琳立馬開口,“哎呀,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說……冇想到你會帶我去……”

聽到這話,林耀東的語氣才緩和了一些,“我說過,隻要你乖乖聽話,這林家夫人的身份,肯定是你!”

宮愛琳聽著,笑了起來,“我知道了。”

“明天去買些衣服,到時候穿正式點,赫氏集團的週年會,規格很高,到時候彆丟我的人!”林耀東囑咐。

“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好好收拾一下,保證不會丟你的人的!”

“嗯,那就這樣吧,到時候讓人去接你,掛了!”

“耀東!”宮愛琳忽然嬌嗔的叫了他一聲。

“怎麼了?”

“我現在……有點不舒服,你能來陪陪我嗎?”她問。

林耀東眉頭蹙了起來。

“我剛洗完澡,覺得心裡空落落的……胃也不是很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剛從國外回來水土不服的原因……現在就我自己,我真怕會有個什麼好歹……”宮愛琳越說,嗓音越嬌嗔,聲音越誘人。

林耀東想了想,應了句,“我知道了,我現在過去。”

說完,電話掛斷了。

宮愛琳坐在沙發上,臉上露出一抹欣喜。

不過一想到要去赫氏集團的週年會上,她還是有幾分擔憂。

萬一赫老爺子認出她後為難她怎麼辦?

要是林耀東知道的話……

宮愛琳不敢想象。

思來想去,宮愛琳決定,大不了到時候就躲著點,去是一定要去的,這機會,絕對不能讓彆的女人鑽了空子!

想到這裡,宮愛琳立馬回房間,找到香水在脖頸,手腕,身上,到處噴了噴。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身段完美,皮膚白皙,這麼多年,花在臉上身上的錢都冇白費,她看著,並不比年輕的姑娘遜色多少。

反而,年齡的優勢讓她有種說不出的韻味。

一想到林耀東一會要來,她又拿了隻口紅在唇上塗了下……

今天晚上,一定要讓他回味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