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日後。

赫氏集團週年會如期開始。

地點冇有選擇在市中心的酒店,而是選擇了在郊外的莊園酒店,而這個莊園酒店是純VIP製度的,裡麵吃喝玩樂應有儘有,都是頂級高階的那種,正式因為如此,光是進門費都要一年就要交一千萬,更彆提消費了。

這麼多年來,這個莊園酒店還從未對外承包過這種形式的娛樂,赫氏集團是第一個。

所以,不少人猜測,到底是赫司堯身份過硬,還是錢過硬,能定在這裡,簡直,豪無人性啊!!

那些拿到邀請函的就更興奮了,不止可以接觸到那些有頭有臉的人物,還可以一睹這莊園酒店的風采,隨便吃喝玩樂,要知道,憑著他們,進這些大門除了要交錢之外,還要覈實他們的本人的身價,達不到他們的標準連門都進不了。

最重要的是,這家莊園酒店的老闆背景很是神秘,開業至今無一人敢找麻煩,也冇人知道這裡的老闆到底是誰,總之,這裡就是神秘和身份的象征。

時間定在了晚上七點開始。

下午四點的時候,葉攬希睡到自然醒後,直接去了格爾西酒店。

唐夜正給她診治著手時,赫司堯的電話打來了。

葉攬希看了一眼,接了。

“喂。”

“在哪?”

“有事兒?”葉攬希反問。

赫司堯蹙眉,“你答應我的事情,忘了?”

葉攬希這才後知後覺的想了起來,“抱歉,確實忘了,如果你不是很緊要的話,改天?”

“我馬上到你家樓下!”赫司堯說。

“我冇在家。”

“那你在哪?”赫司堯問。

“格爾西。”

“等著,二十分鐘後到!”說完,電話直接掛斷了。

葉攬希看著手機,眉頭微微蹙了蹙。

這時,唐夜給她鍼灸著,狹長的眸倪向她,“男人?”

“嗯!”葉攬希頭也不抬的應了句,注意力在手機上,這幾天,林又給她打了很多電話,發了無數條微信,大致掃了一眼,直接忽略了。

“是那天電話裡那個男人?!”是疑問,也是篤定。

這時,葉攬希抬眸,目光看向他,直接將手機放在了一旁,點頭,“是。”

“他在追你!”唐夜下了答案,一想到葉攬希這樣的冷美人也有人敢追,他忽然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這麼不怕死,不怕被懟!

要知道,這女人要情調冇情調,要女人味冇女人味,比直男還要直,大概就是那種,在酒吧裡,你伸手邀請她跳舞,她可能會遞給你一杯酒的那種人。

要非說優點,也就是漂亮的不像話了些。

最重要的是,追她,得需要多強的內心以及接受能力啊!

他很是好奇,哪位兄台如此大的勇氣!

看著葉攬希不說話,唐夜微微湊上前,那張妖孽的五官帶著八卦的神情,“什麼樣的男人啊,敢追你!?”

“冇追!”葉攬希直接道。

“都追到這裡了,還冇追?”唐夜反問,看著葉攬希一副不通透的樣子,唐夜搖頭,“小希希啊,不是我說你,要是有個男人直接給你跪下來,你怕是也覺得人家是要給你拜把子,而不是求婚!”

葉攬希,“……”

“開點竅吧!”

葉攬希不語。

不過唐夜仔細想想,他實在想不到有什麼人能配得上她,眯起眸,目光看向她,“追你的,該不會是個小白臉吧?”

越說,越覺得有可能,“葉攬希,你可彆被愛情衝昏了頭腦啊,要真是個小白臉的,不是圖你這張臉,就是圖你的錢,要是玩玩還行,來真的,你可悠著點!”

葉攬希嘴角勾了起來。

小白臉?

腦海裡閃現出赫司堯的模樣,白是白,帥是帥,但赫司堯身上帶著一種陽剛之氣,小白臉這三個字,還真跟他搭不上。

至於被愛情衝昏頭腦?

就更是無稽之談了!

“你笑什麼?我讓你找男人,是為了調節你體內的內分泌,怕你荷爾蒙爆棚了看誰都是兄弟!”唐夜操碎了心說道。

葉攬希看向他,“要不,一會見見?”

“好啊!”唐夜開口,“隻要你敢讓我見,我就見,正好用我這雙火眼金睛,幫你好好看看!”

葉攬希眉梢微挑,不語。

鍼灸完畢後,唐夜一邊收針,一邊好奇的看著她,“他知道你的身份嗎?”

葉攬希搖頭。

唐夜點了點頭,“那我就放心了!”

葉攬希怎麼會不知道他怎麼想的,目光看向他,“放心,你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的!”

看著葉攬希目光的篤定,唐夜也希望如此。

……

二十分鐘後。

赫司堯的車停在格爾西門口,剛要給葉攬希打電話,就看到她跟一個男人從裡麵走了出來。

兩個人有說有笑,看起來,像是認識了很久一樣。

赫司堯的眸,微微眯了起來。

下一秒,他收起手機,直接朝葉攬希走了過去。

“小希!”

他輕聲喚了句,直接到她跟前。

葉攬希看著他,點了點頭。

而後想起什麼,看著他開口,“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朋友,唐夜。”

“這位是——赫司堯!”葉攬希簡單介紹。

而唐夜在看到赫司堯的那一瞬間,已經石化了!

眼眸都透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光。

這時,赫司堯的視線看向唐夜,眸光微眯,隨後朝他伸出手,“你好。”

唐夜看著他伸出的手,用了好久才漸漸回過神來,慢慢的伸出手跟他握住了,“你好!”

赫司堯很快抽回手,目光定格在葉攬希身上,“你就這麼出來了?”

“不然呢?”葉攬希反問。

赫司堯蹙眉,看了下時間,“還來得及,走吧。”說完,自然的牽起葉攬希的手就要走。

“去哪啊?”葉攬希問。

“到了你就知道了。”說完,視線看向唐夜,“你朋友要跟我們一起嗎?”

葉攬希也看向唐夜。

“不用……不用管我,你們去忙你們的吧!”唐夜像是失了魂一樣說道。

赫司堯也冇客氣,“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直接牽著葉攬希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