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上。

葉攬希看著赫司堯,“你到底要帶我去哪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他說,表情凝重,看著有幾分不悅。

看他一副故作神秘的樣子,葉攬希也就冇再多問,乾脆閉上眼睛睡覺了。

很快,車子在一傢俬人會所門口停了下來。

下了車,赫司堯看著葉攬希,“走吧!”

葉攬希也冇多問,跟著走了進去。

剛走進去,一個男人從裡麵走了出來,胖胖的,穿的很時尚,走路一扭一擺的。

“赫總?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說完,視線便定格在葉攬希的身上了,“好漂亮的姑娘啊,赫總,您撿到寶了?這是哪位即將要出道的新藝人嗎?這絕對會大火的!”

赫司堯垂眸,目光從葉攬希身上掃過,嘴角微微揚了起來,“不是。”

“額,那是?”

赫司堯不多做解釋,而是看著他,“我趕時間,一個小時搞得定嗎?”

“一個小時?這麼好的底子最多半個小時!!”男人說道。

“交給你了!”

“冇問題!”說著,那人看著葉攬希,“姑娘,跟我進去吧。”

葉攬希蹙眉,目光看向赫司堯。

“桑尼是國內第一造型團隊,相信他。”赫司堯說。

葉攬希想問什麼,但是想了想,人都到這裡了,再問那麼多,又有什麼意義呢。

乾脆跟著桑尼進去了。

化妝間內,燈光通明。

葉攬希剛坐下,這時他的團隊走了進來,桑尼開口,“難得見到這麼好的底子,雖然需要發揮的地方不多,但是,我親自來!”

造型團隊聽到後,點了點頭。

“對了,把我們壓箱底的禮服拿出來,就那件香檳色的胸前帶紗的那件高定。”

“桑尼老師,那件不是您的鎮店之寶嗎??”

“好的禮服,當然要陪最絕色的人,今天,它算是等到她的主人了!”桑尼看著葉攬希,嘴角勾了勾說道。

看著團隊的人還不動,桑尼開口,“還不快去。”

“知道了!”團隊的人應了一聲,立馬去拿了。

這時,桑尼開始給葉攬希化妝,收拾。

葉攬希底子很好,很白,皮膚也很細膩,全身上下一個顏色,不需要過多的粉飾,發揮餘地雖然小,但他還是儘他所能將葉攬希的優點都延長了出來。

葉攬希還從來冇被人這樣折騰過,眉頭時而蹙起,時而活動一下脖子,極為不配合。

桑尼很是無奈,“姑娘,你不會是第一次化妝吧?”

“我自己偶爾畫!”葉攬希說。

“那彆人呢?”

“你是第一個!”

桑尼,“……那我還真是榮幸啊!”

“確實。”

桑尼,“……”

這姑娘,真是有夠拽,有夠直接的。

“再給我幾分鐘,彆動,我保證讓你美到豔壓群芳!”桑尼說。

葉攬希想說,她根本不在意,但為了速度,她還是配合了。

十分鐘時間,桑尼給她畫好了,看著她,眸光都亮了。

“好了,可以睜開眼睛了!”桑尼說。

葉攬希睜開眼睛,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有幾分出神。

極淡的妝容,看不出畫了妝,但是又覺得哪裡不一樣了,總之看著,很不一樣。

葉攬希從來冇見過自己這樣的一麵,眉頭蹙了起來。

“怎麼樣,是不是很漂亮?”桑尼問。

“是我嗎?”葉攬希問。

桑尼笑了,“當然是你,隻不過,更明豔了!”

葉攬希看著,還是有幾分不習慣。

正在這時,造型團隊帶著手套把禮服拿了進來,桑尼見狀,立即走上去接過,拿著在葉攬希身上對比了一下,隨後嘴角的笑容無限綻放。

“就是你了!”說完,桑尼看著葉攬希,“姑娘,換禮服吧!”

葉攬希看著,直接拿著朝更衣室走去了。

那動作隨意到,整個造型團隊的人心都跟著揪了起來,那禮服可是他們的鎮店之寶啊!

她就那麼隨意的拿著……

幾分鐘後。

葉攬希從更衣室走了出來。

在她走下來的那一刻,整個化妝間的人都呆滯住了。

她美則美矣,但這一刻,她身上的仙美,足以讓每個人震驚了。

雖然桑尼早已經想到了,但這一刻看到禮服穿在她的身上,還是不免驚訝。

“桑尼老師,這……”

桑尼笑著開口,“這禮服,可算是找到屬於她的主人了,也算是值了!”

這時,桑尼走過去,“姑娘,走吧,赫總在外麵等著了!”

總算折騰完了,葉攬希也算是鬆了口氣,跟著桑尼一塊出去了。

這時,赫司堯正在外麵打電話。

“赫總,您看看,滿意否!”桑尼開口。

赫司堯回頭,葉攬希走了出來。

一席香檳色的極地長裙,將她的腰身溝壑的幾近完美,她很纖瘦,鎖骨儘顯,上圍圍著一層薄薄的紗,若隱若現,十分勾人。

她的妝容極為淡,但又給人一種極仙,極冷貴的氣質。

看著她,赫司堯一時之間也愣住了。

這時,桑尼冇忍住笑了,“赫總,這件禮服可是我們店的鎮店之寶,我可都把我的心給您掏出來了!”

赫司堯這纔回過神來,收起手機,直接朝葉攬希走了過去。

如海藻一般的長髮,隻是微微燙了一下,慵懶又隨意,看著她,赫司堯嘴角揚了起來。

“嗯。”赫司堯點了點頭,隨後目光看著桑尼,“放心,不會虧了你!”

桑尼笑著,“有您這話,我這番心血可就冇白浪費。”

赫司堯的視線,再次定格在葉攬希的身上。

看著她耳旁的碎髮,赫司堯伸出手幫她勾到耳後,動作,極致曖昧。

葉攬希覺得極為不自在,她抬眸看向他,“赫司堯,這樣,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赫司堯嘴角勾著,目光定定的看著她,“不奇怪,很漂亮。”

葉攬希怔了下,點點頭,“好吧,原來你喜歡這種調調的。”

赫司堯,“……”

一旁的桑尼聽著,忍不住笑了。

這時,赫司堯忽然上前一步,高大的身軀將她籠罩在內,目光極為專注的看著她,“我不是喜歡這種調調,我隻是喜歡……你!”

葉攬希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