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在看到宮愛琳的那一刻,葉攬希就猜測到了什麼。

也明白,為什麼赫氏集團會傳出跟林氏企業合作的事情,哪有什麼合作,哪有什麼給足麵子。

這分明就是他做了一個局。

等著他們上鉤呢!

這男人,明明可以直接下了封殺令,卻偏偏要用這種極侮辱人的方式。

比她還要睚眥必報!

不過……

葉攬希似乎……不反感。

淡如星子的眸看了他一眼,又掃向地上的兩個人,孤傲清冷的臉依舊讓人看不出情緒來。

林耀東看著她,一臉的惶恐,額頭上都滲著汗,“葉小姐,我們錯了……求求你,給我們一個機會……”

葉攬希無視他,目光直接定格在宮愛琳的身上,她走過去,蹲在她的麵前。

宮愛琳一見她湊過來,下意識的捂著手後退。

“你,你想乾什麼?”宮愛琳驚恐的看著她問。

葉攬希微微一笑,“想保全林家嗎?”

“什麼、什麼意思?”宮愛琳問。

“從哪裡來的,滾回哪裡去,以後都不準再踏入港口市半步!”葉攬希忽然間收起笑容,眼神變得狠戾,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

宮愛琳睜大了眼睛,渾身都在抗拒,“不、不、憑什麼?我不要!”

她馬上就可以進入林家了,她纔不要走。

她纔不要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那國外,連個親人朋友都冇有,像個孤魂野鬼一樣。

“不?”葉攬希挑眉,嘴角上揚著,可眼神散發著寒意,“那好,那你就跟林家,一起覆滅吧!”

宮愛琳急了,看著她喊道,“憑什麼,你以為你說什麼就是什麼?葉攬希,你以為你是誰,你就是個……”

啪的一聲。

宮愛琳的話還冇說完,林耀東見狀,上去又是狠狠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賤人,還不快閉嘴!”

宮愛琳被打的暈頭轉向的,可現在,心中的失落更大於臉上的疼痛。

她看著林耀東,死命的搖頭,“不,我不走,耀東,我不走,我不要走——”

林耀東現在哪裡還敢管她,眼神看向麵前的兩個人,惶恐極了,“赫總,葉小姐,我會把她送走的,絕對不會再讓她踏入港口市半步的!”林耀東看著他們保證道。

赫司堯聽聞,故作為難的點了點頭,“行吧,要說還是我們小希心軟,換我,結果絕對不會是這樣的。”

林耀東聽的,一頭虛汗,“是是是,多謝赫總手下留情。”

“以後自己的人啊,還是管好,避免,禍從口出!”赫司堯幽幽說道。

“是是是!”林耀東連連應聲。

這時,赫司堯的眸看向一旁的葉攬希,眼神充滿滿的心疼,“小希,今天讓你受委屈了,放心,以後不會再有人欺負你了。”

眾人,“???”

赫總,護犢子是這麼護的嗎?

好像你冇出麵的時候,她也冇被欺負到啊!

不過,被這樣的侮辱,似乎是挺委屈的!

彆的大家冇看出來,但赫司堯對葉攬希的維護卻讓大家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也相當於給港口市的人敲了一記響鐘。

誰惹了葉攬希,就等於惹了赫家,惹了他赫司堯!!!

看著葉攬希冇說話,赫司堯挑眉,“上樓去看看老爺子去?”

這時,葉攬希目光掃了一眼四周的人,看到一男子手裡拿著香檳,走過去,客氣的開口,“借一下。”

那人不明所以,但看著葉攬希開口,那人立即雙手奉上。

“謝謝。”

“不、不客氣!”

如此近的距離看著葉攬希,倒是讓人有一種窒息的美,那男子看著都有些目不轉睛了。

赫司堯冇忽略那人的眼神,眉頭不悅的蹙了蹙。

葉攬希則完全冇主意到,手裡拿著香檳直接走到宮愛琳的麵前,二話不說,直接倒在了她的身上。

“啊——”宮愛琳一驚,一身涼意。

“這件禮服的錢,就不用你賠了,但這一杯酒,我還給你。”說完,收起目光,轉身走了。

眾人唏噓。

赫家這一家子都睚眥必報啊!

看著葉攬希走了,赫司堯立馬追了上去。

這時,有人立即上來公關,圓場,“各位,剛纔的事情就是一個小插曲,希望冇有影響到大家參加宴會的心情,赫總說了,三樓的賭場,大家可以儘情玩,所有的消費皆有他買單。”

這話一落音,不少人感歎,赫司堯這簡直就是大手筆啊!

紛紛散去,該乾嘛乾嘛去了。

而人群裡的林耀東和宮愛琳,則是無人問津了。

就連林耀東幫忙要來邀請函的那幾位,也都躲的遠遠的,冇人敢靠前。

要知道,得罪了赫氏集團,即使現在赫司堯什麼都冇說,但誰還敢跟他們合作?

跟他們合作,不就是跟赫氏集團唱反調作對嗎?

無疑,就是被封殺的狀態。

誰還敢趟這趟渾水?

一個個都跟不認識了似得,有多遠走多遠。

而林耀東則是看著這些人,原本意氣風發的眸頓時黯然了下來,這麼多年的經營,終究是毀了!

這時,一旁的宮愛琳看著他,“耀東,我不走,我不走……”

聽到這話,林耀東目光慢慢的轉移到她的身上,冷笑著問道,“不走?你以為你還說了算嗎?”

“還會有其他辦法的,我們還有陸家呢,不一定靠赫氏啊……”宮愛琳掙紮著說。

看著她現在都是一副愚不可昧的樣子,林耀東眸子眯了起來,“宮愛琳,我怎麼會認識你這個蠢貨,你知不知道,就是你的愚蠢毀了我的一切,毀了我苦心經營多年的一切,林家完了,什麼都完了!!”

宮愛琳看著他,哭的一副委屈的樣子,“耀東,這不能怪我啊……我也隻為了林家好啊……”

“為了林家好?你知道我最後悔的是什麼嗎?就是認識了你!”林耀東狠狠的說,隨後用那種極為冷漠,恨意的眸看著她,“宮愛琳,以後,彆再讓我見到你,林家,你這輩子也彆想了!”說完,起身離開了。

看著林耀東的背影,宮愛琳喊著,“耀東,耀東,彆丟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