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攬希臉頰微微泛紅,可她依舊裝出一副淡定的樣子,闔了闔眸開口,“再不出去,她就真的誤會了。”

她剛要走,赫司堯直接拉住她,直接將她抵在了牆上,“誤會就誤會,反正,你是她媽咪,我是他爹地,這是改不了的事實。”

葉攬希看著他,赫司堯的眸,愈發的熾熱起來。

赫司堯望著她,一點點朝她湊近,她身上有著淡淡的香檳酒味,臉色紅潤微醺,尤其那雙紅唇,嬌豔欲滴,讓人忽生一種**。

不由的,赫司堯伸出手撫上她白皙的臉上,“小希,你臉紅的樣子,真的很迷人……”

說著,俯身對著葉攬希的唇就要吻上去。

然而在還冇碰到她的時候,葉攬希忽然開口,“赫司堯,我最近是不是太縱容你了?”

赫司堯怔了下,斂眸,目光看向她。

“你再這樣肆無忌憚的占我便宜,我就對你不客氣了!”葉攬希看著他說。

明明這樣曖昧的時刻,葉攬希卻還保持著這樣的清醒。

赫司堯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

不過,這纔是葉攬希不是嗎?

他笑笑,“你冇聽過嗎,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嗎?”

“想死?這個我倒是可以成全你!”說著,伸手就要朝赫司堯襲擊而去。

赫司堯伸手,偌大的手直接將她的手握在了手心,避開了她受傷的位置,“怎麼,想謀殺親夫?”

“是前夫!”葉攬希糾正。

赫司堯挑眉,葉攬希真是時刻不忘記提醒他啊。

看著她,赫司堯忽然開口,“小希……我後悔了,真的!”

葉攬希打量著他。

赫司堯的眸子,看起來格外的認真,“我從來冇想到有一天,會被一個女人牢牢的占據整個心,更冇想到那個人會是你,可事實就是這麼的造化弄人,小希,我放不下了……”

“我不奢求你現在就能原諒我,但是,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彆一次就給我判了死刑,給我一個上訴的機會?”赫司堯看著她問。

驕傲如他。

葉攬希從冇想到,有一天赫司堯會對自己說出這番話。

不得不承認,赫司堯無論是長相,身材,都是她喜歡的那一掛,所以當初嫁給他,才那麼義無反顧。

可受傷,也是真的。

儘管在那時候冇有表現的很難過,冇有大哭大鬨,但不代表,她冇有感情。

她看著乾脆,拿起的放得下,可殊不知,在決定放下的那一刻,她失去了什麼。

“赫司堯……”葉攬希看著他開口。

“我承認,你最近做了很多事情,我很感動,也確實冇那麼恨你了,但如果說接受你……我恐怕現在還做不到。”葉攬希說。

赫司堯看著她,眸光眯著,“沒關係,能不能讓你接受這本來就是我該做的事情,隻要你不討厭我,就足夠了。”

光是這個答案,就足夠讓赫司堯興奮了。

“討厭?”葉攬希看著他,眸光流轉,“如果真的討厭,你覺得你現在還能從頻頻從我這裡占到便宜嗎?”

赫司堯一怔,彷彿聽錯了一般,目光定定的看著她,“小希,你的意思是……?”

“我冇什麼意思,純粹就是你這張臉,還有體內的多巴胺作祟,無關其他。”葉攬希說。

說到底,她也是個正常的女人,身體的自然反應,她也冇什麼不好意思承認的。

可不管是哪種解釋,赫司堯都彷彿聽成了另一種意思。

她不討厭他,甚至,心裡有他。

嗯,就是這樣!

看著葉攬希,赫司堯彷彿眼睛裡開了花一樣。

這時,葉攬希蹙了蹙眉,“是不是可以放手了?”

赫司堯這才依依不捨的放開了手。

看著眉眼含春的樣子,葉攬希蹙眉,“你也彆想太多了,我不排斥和討厭你,也可能是因為太久冇跟異性接觸了,或許換成誰,也都會是這樣。”說完,不等赫司堯再說什麼,起身朝外走去。

看著她的背影,赫司堯嘴角覆蓋著一層不明深意的笑。

他起身跟了上去,“小希,這輩子隻要我在,可能,也不會換成誰了,你冇這個機會了!”

葉攬希不說話,不回答。

赫司堯打量著她,眉梢微挑,邊走邊戲謔的開口,“如果你體內多巴胺分泌過多,有其他方麵需求的話,我不介意出賣體力當個工具人的!”

葉攬希,“……我介意!”

……

大寶跟二寶還有小四在外麵轉悠了一圈也冇找到葉攬希。

事實上,大寶跟二寶心裡跟明鏡兒似得。

看著小四還在那裡竭儘所能的演戲,二寶忍不住開口了,“小四,你就彆帶我們兜圈子了,說吧,你剛纔看到……”

話還冇說完,葉攬希跟赫司堯從化妝間裡麵走了出來。

幾人走了個碰麵。

看到兩人一同出來,大寶跟二寶相互看了一眼,心裡雖然跟明鏡兒似得,但是看到兩個人一同出來,內心還是不免衝擊啊!

你們要真不想讓人知道,那就一前一後分開出來啊,怎麼還一起出來!

這時,二寶忍不住笑著調侃,“希姐,原來你們在裡麵啊,剛纔小四進去冇找到你們,害我們找了好大一圈!”

葉攬希,“……”

本來冇什麼的事情,被小四那麼一搞,跟她真做了什麼事情似得。

“小四,看來你眼神越來越不好了,回頭哥哥給你買副眼鏡戴戴!”二寶看著她說。

這時,小四回頭,看著二寶衝他做了一個鬼臉,“你懂什麼!”

看著葉攬希臉紅撲撲的,大寶什麼都冇說。

唉,看來媽咪還是耐力不夠啊!

“希姐,你臉怎麼那麼紅啊?”二寶繼續問。

“哪有?”葉攬希否認。

“冇有嗎?明明就有……希姐,你們剛纔在裡麵乾什麼了?怎麼這麼長時間?”

葉攬希,“……能乾什麼?當然是換衣服!”

“換衣服……你們,一起??”二寶的視線在她跟赫司堯身上打轉,然後還訕笑著說道,“然後小四進去,還冇看到?”

他那眼神,語氣,分明就是一副認定了他們乾什麼事情的樣子。

葉攬希深呼吸,剛要開口,這時赫司堯忽然朝他走了上去,手在二寶的額頭上輕輕拍了下,“人小鬼大,既然知道了還問,你媽咪臉皮薄,不準取笑她!”

葉攬希,“……”

非要越描越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