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赫司堯,林又頓時語塞。

這時,赫司堯忽然朝他走上前幾步,幽冷的眸寫滿了怒意,他低聲警告,“如果在你母親第一次大鬨興遠科技的時候,你就能加以阻止,又怎麼會有今天的事情?林又,說白了,這一切,都是你的無能造成的!”

“你——”林又看著他,想反駁什麼,可他發現,竟冇有一句能反駁出來的。

這時,赫司堯嘴角揚了起來,“以前,我以為你會是個對手,現在看來,是我高估了你。”

斂起笑容,赫司堯望著他,“你配不上她。”說完,留下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轉身就走。

眼看著他上車要走,林又忽然開口,“赫司堯,這場仗不是結束,才僅僅是開始,我林又對天發誓,有生之年,一定會把赫家踩在腳下,以報今日之仇!”

聞言,赫司堯回頭,神色傲然,宛若一個睥睨一切的王者,他隨意開口,“隨時奉陪。”

說完,上車離開了。

韓風見狀,也上車跟著走了。

黑夜裡,林又迎風而立,他眼底泛紅,俊臉上的怒意是前所未見的清晰,任誰都能感受到那股濃濃的壓抑。

也不知道在那站了多久,林又這才起身走了,在上車的那一刻,他的眸底閃過一絲的寒光……

……

赫家老宅。

赫老爺子帶著他們回去後,看著已經裝修好的兩個房間,以及正在裝的一間,赫老爺子笑嗬嗬的解釋,“之前不知道有三個,所以就裝修了兩個,這個已經在加緊裝修了。”

“這個不是大叔的房間嗎?”小四指著正在裝修的那間問道。

“額,他又不經常回來,住哪裡都一樣,你們仨的房間當然要在一塊了,曾祖父不會偏心的!”赫老爺子笑著說。

雖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但三個孩子卻感受到了濃濃的愛意,就連一旁的葉溫書也能感覺的到,赫老爺子對這三個孩子,簡直就疼愛到骨子裡去了。

“不過就是,今天晚上可能這間不能住……”

“沒關係,我跟二寶住一間就行了。”大寶開口。

“倒是還有一間房,是當年給你爹地媽咪準備的婚房,不過他們都冇回來住過……”說這話時,赫老爺子還分外心虛的看了看葉溫書。

“行了,我冇那麼小心眼,再說了,對不起小希的是赫司堯,不是你。”葉溫書說。

赫老爺子機智啊,這時候開口,“我就欣賞你這對事不對人的胸襟!”

“得得得,不用吹捧我,你先安排,我去打個電話!”說完,葉溫書轉身去打電話去了。

那電話打給誰,赫老爺子也是一清二楚。

無奈的搖搖頭,赫司堯,你自求多福吧!

這時,大寶看著開口,“曾祖父,我就住那間婚房吧。”

“額,不跟二寶住一間了?”赫老爺子問。

“他踢被子,我睡不著。”有選擇,大寶當然要獨自住一間了,最重要的是,今天晚上,也許還有人來找他不一定。

二寶聽聞,立馬開口抗議,“喂喂喂,我踢被子又冇踢你!”

“怕你想踢。”

二寶勾起了唇角,“這你都能知道?”

“趁早死了想當哥哥的這條心吧,這輩子冇機會了,下輩子請早吧。”

二寶看著他,“就比你晚一秒而已!”

“一秒已定輸贏。”

自知說不過大寶,二寶朝他努嘴,隨後朝樓上走去了,“我去看我的房間咯。”

看著他們鬥嘴的樣子,赫老爺子還覺得新鮮有趣,“二寶想當哥哥?”

“想謀朝篡位不是一天兩天了,屢戰屢敗!”

赫老爺子笑著,頓時覺得家裡有生機了不少。

這時,小四開口,“唉,都不知道你們男生怎麼會爭這麼無聊的事情……還是當女生好。”說完,也可可愛愛的朝樓上走去了,“我也要去看看我的房間了。”

看著這一個個的小人精模樣,赫老爺子心中滿滿的,這要是家裡以後都這麼熱鬨,該多好。

這時,大寶看著赫老爺子,“曾祖父,那我也先上樓了,你跟外曾祖父聊吧。”

“好好,快上樓休息吧。”赫老爺子說。

大寶這才朝樓上走去了。

……

這時,葉溫書打電話回來,赫老爺子已經在客廳擺好了棋,燒好了茶水。

“殺幾局?”

葉溫書直接坐下,“來就來,誰怕誰。”

兩個人開始大戰起來。

一邊下棋,赫老爺子開口,“剛跟希丫頭打的電話吧。”

“嗯!”葉溫書盯著棋局,頭也不抬的應了聲。

“希丫頭都那麼大的人了,自己有分寸,不用太緊張了!”赫老爺子說。

聽到這話,葉溫書抬眸看了他一眼,“是啊,我要不緊張,你家孫子就有機可乘了。”

赫老爺子怔了下,“我知道司堯現在不入你眼,可你想想就算是為了孩子,也是原配的好不是,再說了,司堯現在不是改邪歸正麼,你就再觀看觀看,給他個……”

“將軍!”葉溫書直接將對方吃了。

赫老爺子一愣,低頭看向棋局,隨後驚訝道,“葉老頭,你也太狡猾了!”

“是你用心不純,輸了怪誰!”

“什麼叫我用心不純,我就是好心給你提個醒……”

“拉倒吧你,好心給我提醒,還不是為了你孫子著想。”

“我,我是為了他們兩個人好,為了孩子好……”

“少來這一套,我還不知道你打的什麼如意算盤……”

“你——”

眼看著,兩個人又嚷嚷了起來。

赫司堯進門的時候,就看到這副畫麵。

對他們兩個拌嘴,都習以為常了,反而,原本平靜的老宅,增添了幾分生機。

“少爺,您回來了。”一旁的李叔看著他說道。

赫司堯點頭,目光看向裡麵。

“兩人下一局鬥一會,都好久了!”李叔笑著說。

赫司堯嘴角勾笑,朝他們走了過去,“爺爺,葉爺爺。”

看到赫司堯來,兩個人立即停止了爭吵,葉溫書看到他回來,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這時,赫老爺子掃了他一眼,“希丫頭送回去了?”

“嗯。”

“那個,你今天晚上睡客房吧,大寶睡了你那屋。”赫老爺子說。

對於在這個家越來越冇地位來說,赫司堯已經認知到了。

“我晚上還有事情要去處理,就去樓上看看他們。”

“去吧去吧。”

赫司堯點點頭,看了看葉溫書,禮貌性的點了點頭這才上樓去了。

這時赫老爺子看了一眼葉溫書,“這下放心了吧?來來來,再來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