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司堯剛上樓,直接去了大寶那屋。

剛敲了敲門,門直接被打開了,大寶站在裡麵,似乎在等他一般。

“還冇睡?”赫司堯看著他問。

大寶點頭。

“能進去聊兩句嗎?”赫司堯問。

大寶直接打開了門,邀他進去。

這屋,是之前老爺子為他跟葉攬希在老家準備的婚房,可他一次都冇回來住過,也就是前兩天,老爺子把他的房間裝給大寶後,這才把他的東西都收拾到了這裡。

看著赫司堯不說話,大寶開口,“看到這屋,是不是感慨萬千?”

聽的出他話裡有話,赫司堯垂眸,目光看向大寶,他也直直的看著自己,眼神,毫無畏懼。

“不止,還後悔莫及!”赫司堯坦誠道。

大寶眉梢挑了挑,直接坐在了床上。

這時,赫司堯直接朝他走了過去,一路上思來想去那麼多話,到這一刻,竟一句也用不上。

“我知道你還在怪我,但我想給你表個態,我要追回你媽咪,不是一時衝動和興起,是以一輩子為前提,我會彌補,也會用一輩子去愛她,保護她!”

聽著赫司堯的話,上一次他的態度還模棱兩可,這一次,竟已經冇有絲毫的含糊了。

“所以呢?”大寶挑眉。

“你得幫我,最起碼,不能阻攔我!”赫司堯直接說。

他發現,跟大寶說話,不用太多的彎彎繞繞,乾脆,簡單,直接,最有效。

“可我憑什麼相信你?”

“就憑我是你爹地,不會騙你。”赫司堯說,“我以我的人格向你保證,絕對不會再發生你所擔心的事情。”赫司堯說。

大寶看著他,眸光閃爍。

這段時間他的表現確實有目共睹,但大寶總覺得,男人太輕易被原諒,就不會太珍惜。

思忖了片刻,大寶開口,“好,我可以不阻攔你,但若是再讓希姐受傷,我不會管你是誰的,到時候天涯海角,你不會再見到她。”

明明一個才幾歲大的孩子,可從他嘴裡說出的話,赫司堯竟一點也不懷疑。

看著他,就像是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赫司堯揚起唇角,“放心,你不會有這個機會的。”

“最好是這樣。”大寶說。

“那你……不考慮幫幫我?”赫司堯看著他問。

“自己惹的事情,自己解決才更有誠意不是?”大寶反問。

他的言語,眼神之間可真的一點都不像個幾歲大的孩子,有時候麵對他,赫司堯都覺得是在麵對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一般。

赫司堯點頭,“你說的對,我自己惹的事情,會自己解決。”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好。”赫司堯勾唇。

“時間不早了,我要休息了,晚安。”大寶下了逐客令。

赫司堯起身,剛要走,忽然想起什麼,回頭看著他,“還有個事情……”

“什麼?”

“你媽咪……在國外是做什麼工作的?”赫司堯問。

大寶眯起眸,跟他同款神情,“為什麼問這個?”

“她似乎,很有錢?”

大寶眸光閃過一絲光,很快掩飾下來,看著赫司堯反問,“是不是看不上你錢的女人,很難搞?”大寶反笑著反問。

赫司堯,“……我從來都冇想過用錢來搞定她,純粹就是好奇。”

“那你很明智。”

“你在迴避我的話題。”赫司堯看著他道。

大寶笑著,“人艱不拆,看透就彆說透了!”

赫司堯看著大寶,現在愈發的好奇,葉攬希到底是做什麼了。

他點點頭,“OK,我知道了,我會親自揭開她這層神秘的麵紗的。”

“祝你好運。”

赫司堯點頭,“晚安。”

“對了,二寶跟我態度一致,你不用特意再去找他說。”赫司堯說。

赫司堯回頭看了一眼大寶,這孩子,遠比他想象中要精明的多。

不,不是精明。

是睿智的多。

還從來冇覺得,有一天一個孩子會讓他產生這種感覺。

“知道了。”說完,赫司堯收回視線開門朝外麵走了出去。

等人走了之後,大寶這才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笑。

看來,他已經起疑了,用不了多久,媽咪的身份估計也就會被知曉了。

赫司堯,希望到時候,你還能像現在這般鎮定。

……

赫司堯前麵剛走,門隨後被推開,二寶走了進來。

“走了?”

“嗯!”大寶點頭。

二寶這才鬆了口氣,“他都說什麼了?”

大寶看他一眼,“他要是去找你,你不就什麼都知道了?”

“彆,我最怕煽情了,而且跟他獨處,總感覺怪怪的,最重要的是,要是問我什麼敏感的話題,我怕我忍不住。”二寶說。

“少說就不會錯。”

“他對你起疑了冇?”

大寶搖頭。

二寶點了點頭,“那就好。”

可話剛落音,大寶開口,“不過他對希姐起疑了!”

二寶怔了下,“然後呢?”

“然後……他應該會自己去查。”

二寶抿了抿唇,“那除非希姐親口承認,不然,他應該很難找到證據。”

大寶嘴角勾起,誰說不是呢。

“算了,這種事情,還是你們去周旋吧,我還是比較適合躺贏的人生!”說著,二寶直接慵懶的靠在了大寶的床上。

大寶眉頭蹙起,眼神頗為嫌棄的看著他,“起來。”

二寶知道他的脾氣,從小就不讓人著他睡的地方,眉頭蹙了蹙眉,“小氣。”

說完,懶洋洋的起身,然後看著大寶收拾床褥的樣子,“有本事你一輩子也彆找女朋友,這床,你就自己一個人睡!”

大寶頭也不回,“她行,但你不行!”

二寶,“……兄弟情碎了一地!”說完,起身朝外麵走去了出去。

大寶收拾好床鋪後,剛要躺下,這時手機響了一下,她拿起來看,是薑桃發來的訊息,“睡了冇有?”

“還冇。”

“有個事兒忘了跟你說。”

“什麼?”

“昆說要來見你。”

“見我?什麼時候?”

“估計,明天晚上到!”

大寶,“……what???”

薑桃也是頗為心虛,“他也是剛問我要的位置。”

“你給了?”

“……嗯!”

大寶,“……”

看著跟薑桃的對話框,大寶眉頭蹙了起來。

不行,現在還不是跟昆見麵的最佳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