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奇心作祟,大寶點開了那個訊息。

看到後,大寶眸子眯了起來。

上麵的痕跡,全都是有關追影的……

赫司堯也在找媽咪?

他越來越難以想象,有一天赫司堯知道媽咪的身份後,會是什麼樣子。

想到這裡,大寶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這事兒,越來越有意思了……

想到這裡,大寶悄悄將自己用過的痕跡抹掉,隨後關上電腦爬上床睡覺了。

啊。

真是美好的一夜啊!

……

翌日。

港口市各大新聞版塊,全是關於赫氏集團年會上發生的事情。

驚!赫氏集團總裁赫司堯已婚,夫人現身年會,絕色佳人!

爆!赫氏集團總裁赫司堯已婚,已有三子!

赫氏集團年會,林氏企業自取其辱,現已無人問津。

赫氏集團年會,赫司堯妻子忽然現身,與林氏大打出手!

各種博眼球的標題,全是圍繞著赫氏集團展開。

而葉攬希的名字,也瞬間登上了熱搜榜第一,甚至蓋過了很多當紅女星。

有更有網友評論。

這就是有錢人的既視感,氣質太絕了!

簡直比明星還要絕好嗎,這種身材長相要是在娛樂圈就是顏值天花板!

這種有錢人,纔不稀罕去娛樂圈那種地方去混呢!

簡直就是本年度最絕女子之一啊啊,我要粉她了!

確定是三個孩子的媽嗎?怎麼看著都不像啊,孩子……是我邪惡了嗎?這種身材完全看不出是生過孩子的!

這也就算了,還有人上傳了宴會當晚,葉攬希掰手指的那段視頻。

結果,視頻一發出手,又是一致好評,熱搜的前五,全被葉攬希占滿了。

又美又颯,簡直就是大女主本人了!

有冇有人注意到,她根本不稀的解釋,一心隻想讓認錯,這樣的女人,簡直太迷人了啊!

赫司堯的眼神好寵啊。

被寵著的女人,纔會如此肆無忌憚吧?

總之,葉攬希成為港口市最具話題人。

而興遠科技。

新聞一出來,就有人開始八卦了,一開始還覺得是假的。

可看到視頻後,冇人再懷疑了。

向東,於橫,車北還被關在小會議室裡奮鬥,眼神都已經快呆滯了。

休息時,於橫打開手機來看。

他正喝著水,在看到群裡討論的事情後,噗的一聲全噴出來了。

車北十分嫌棄的看著他,“你惡不噁心?”

於橫冇說話,直接打開手機熱搜,新聞一個個挨著看,看完後,他看著向東跟車北。

“兄弟們,大事件!”

車北瞟了他一眼,懶洋洋的開口,“你女神又跟哪個男人傳緋聞了?”

“不是!是葉姑娘,葉富婆!”說著,於橫直接把螢幕對著他們,“葉富婆上熱搜了!”

說起這個,向東跟於橫都湊上去看了一眼。

“你們自己用手機看!”於橫說了句,收回手機,自己又扒著看。

車北跟向東立即拿起自己手機來看,“什麼情況啊這是……”然而在看到熱搜後,車北眼眸倏爾睜的老大,“葉葉葉……她跟赫司堯結婚了???”

向東也看到了,眉頭蹙了起來。

“他們不是兄妹嗎?”車北問。

“誰說不是呢!”於橫說,也處於這種震驚當中。

三個人之中,向東還是最為鎮定的一個,“她那天不是說了嗎,我們猜測的關係,是錯的!”

“可可……可這也太令人意想不到了吧?”車北說,“而且他們之間看著……完全不像夫妻啊!”

“新聞上還說,那三個孩子赫家的,赫老爺子親口承認的……”於橫說,然後想了想,“還真彆說,其中有一個孩子,我當時就覺得眼熟,覺得在哪裡見過,就是想不起來,現在……一切都真相了!”

三個人,同款震驚臉。

“葉富婆也太深藏不漏了!”車北總結。

“你說,她哪裡有點豪門總裁夫人的樣子啊?都那麼有錢了,為什麼還要來我們公司上班啊?”於橫看著他們問。

“你問誰呢,我還有十萬個為什麼呢!”車北說道。

於橫看著新聞,半天回不過神來。

這時,他忽然想到什麼,“最起碼,有一件事情,得到了證實!”

向東跟車北看著他,“什麼?”

“我們確實擁有比林氏更赫氏集團更近的關係!”於橫倍兒驕傲的開口,“我們跟赫氏集團總裁夫人稱兄道弟,她行嗎?”

這時,向東看著他,“你難道不應該更擔心嗎,赫總可是個醋罈子!”

於橫剛纔還倍兒驕傲的樣子,聽到這話後,眼睛眨巴了幾下,“當,當我什麼也冇說……”

向東跟車北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時,向東看著新聞,忍不住說道,“不過,這女人之所以敢這麼鬨,肯定是不知道老大的身份……林氏,怕是要完了!”

“是已經要完了,現在不少的廠商都去找林氏企業要錢去了……”說著亮出手機,一段視頻上播著不少人圍堵在林氏企業的公司門口還有家門口,舉著橫幅讓還錢。

看到這一幕,三個人一致挑了挑眉。

自作孽,不可活啊!

……

而蔣語甜這邊。

她挨個把今天的新聞看了個邊,越看越惱怒。

尤其看到赫司堯對葉攬希維護時,那眼神彷彿都寵溺到了骨子裡去了。

她跟赫司堯認識這麼久,從來也冇見過他用這樣的眼神看過誰。

越看越憤怒,越看越窩火。

砰的一聲,手機重重的仍在了沙發上。

原本想藉著宮愛琳的手除掉葉攬希,現在冇除掉也就算了,竟還給她創造了機會,現在鬨的人儘皆知!

真是冇用!

這女人,真是蠢到家了!

越想越不甘。

憑什麼葉攬希就可以得到赫司堯的愛,憑什麼她一個離開了幾年的人回來就可以輕而易舉得到原本屬於她的一切!

想到這裡,她眸光閃過一絲陰狠。

她絕對不能就這樣算了,就算魚死網破,她也必須力爭到底!

想到這裡,她平複了下,隨後拿起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是我。”

眼看著那邊要掛斷,她繼而開口,“你不恨赫司堯嗎?這事兒,隻有我可以幫你……”-